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富政府”是经济的稳定力量吗? 沈明高  
 

近年来,中国政府对经济的影响力不但没有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而有所减弱,反而有更加强化的趋势,这主要表现在政府越来越富有,干预经济运行的实力大大增强。

一个较为富有的政府应该有助于确保经济的稳定发展,但前提是要推动以民生为中心的结构转型,创新政府调节经济的机制,防止政府干预经济产生的道德风险。

从中国宏观经济的风险来看,“过热”是一种常态,这是传统经济发展方式的基本特征之一。在未来的数年里,投资的较高增长应该可以保持,无论是城市化的进程还是环境治理,甚至缩小地区间经济发展差距都需要大量的后续投资,再加上流动性过剩,投资增长短期内出现衰竭的可能性不大。近期宏观经济的最大风险主要来自外需的疲软,以美国为主的外部经济放缓或衰退,或者贸易保护主义抬头,都有可能制约中国出口的增长。

推动以民生为中心的结构转型是保持宏观经济稳定的关键。可以预料的是,当外需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阻力的时候,中国政府很有可能会将从紧的货币政策修正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将稳健的财政政策调整为积极的财政政策。然而,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的积极财政政策不同的是,未来积极的财政政策的目标可能不是简单地刺激投资,更要拉升消费,以缓解产能过剩造成通货紧缩的压力。一个“富政府”可能的政策选择包括:减税;调整政府支出结构,增加对包括社保和医保等与民生相关的投资;通过改革资源价格的方式调整国民收入在家庭与国家、消费与生产之间的再分配。如果政策措施得当,外部经济的冲击反而是中国结构调整的转机,有助于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

与宏观经济稳定相关联的还有:第一,市场的稳定,即避免资产市场(包括房地产市场和资本市场)大幅度调整的风险;第二,结构转型过程中的价格改革(如能源价格改革、汇率改革等)可能带来的通胀风险;第三,财政收入波动的风险等。在财政相对宽裕的时候,可以考虑择要设立相应的市场稳定基金、价格稳定基金或财政收入稳定基金等,防止周期性变化对宏观经济产生的风险。

比如,在印度有价格稳定基金,当橡胶、茶叶和烟草等的价格降低到一定水平的时候,该基金会启动以保护农民利益。鉴于猪肉在国内消费中的重要性,可以考虑设立肉制品价格稳定基金,其代价可能要远比一轮通胀对经济冲击所带来的损失要小得多。俄罗斯也有一个稳定基金,用于稳定油价的周期性波动对财政收入的冲击,当油价高于一定水平的时候,该基金由财政拨入资金开始“蓄水”,而当油价低于一定水平的时候,该基金开始“防水”以弥补当期财政收入的不足。

政府干预经济的最大危害是容易助长投资者的道德风险。随着政府积累的财富越来越多,市场和投资者对政府调节经济的预期在不断上升,出现了回报与风险之间的割裂,由投资者享受投资收益,而由政府承担投资风险。也就是说,政府越富有,市场的风险可能反而会越集中,宏观经济出现宽幅波动的可能性就越大。市场主体道德风险的泛滥可能损害政府调节经济运行的效率,这是市场调节优于政府调节的主要原因之一。

(2008年第1期 《财经》 沈明高)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