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继续解放思想的阻力在哪里  
 

任仲夷说,解放思想并不是很容易的,是要冒风险的。这既道出了解放思想的前因,也道出了禁锢思想的后果。正因为束缚改革的思想仍在,思想解放的风险才依旧,而解放思想的勇气才总是这般稀缺可贵。

今天再谈解放思想的风险,已经不是意识形态教条之下的政治正确,而是日渐固化的利益格局下的利益平衡。一方面,既得利益的固守者,不会欢迎哪怕是公正的利益调整所带来的损失,千方百计使得迫切的改革一再推迟,从而极大增加了社会失序的风险;另一方面,正当利益受损者,在持续的要求不能得到制度体现时,会增加社会内部的摩擦力,使社会进步沦为虚耗。这些风险的客观存在,使得今天的执政官员倡导解放思想,不仅要有对历史方向的高度自信,还要有自外于既得利益的道德自律,更要有不避繁难的现实韧性,以穿透特殊利益恋旧守成的思想拉力。

就此而论,对于再次解放思想的风险评估,恐怕不在于政治正确的思想压力,而在于利益博弈的现实压力。这就使得今日再谈解放思想,决非鼓涨虚荣的道德勇气,而是要直面真实的利益诉求。每一种利益,只要有可能,都会寻求一种思想表达。解放思想,意味着要让每一种利益都能公开表达,公正博弈,公平选择。

认清今日解放思想的风险,积蓄起今天再论改革的勇气,才可能产生理念的真砥砺,思想的真碰撞,社会的真进步。所释放的,也就不仅仅是官员体系内部的进取心,更是整个社会的凝聚力和创造力。

(2007年12月30日《南方周末》)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