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性别平等全球化 李慧英  
 

□李慧英

性别平等全球化开始于20世纪70年代,1975年第30届联合国大会宣布:1976—1985年为联合国妇女十年,其宗旨和目标是平等、发展与和平,用这十年时间联合国联合各方力量特别关注与妇女和性别平等相关的议题。联合国妇女十年标志着性别平等已经不是某一党派、某一民族或者某一国家的事情,性别平等已经成为跨越党派、种族和国家的全球性议题。性别平等议题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四大主题之一,这四大主题是人权、人口、环境和性别平等。

从联合国宣布妇女十年开始,一共召开了三次世界妇女大会:1975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为纪念“国际妇女年”,召开了联合国成立以来第一次专门讨论妇女问题的政府间的世界大会;第二次世界妇女大会于1980年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召开,名为“联合国妇女十年中期会议”;第三次世界妇女大会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时间是1985年,这次妇女大会名为“审查和评价联合国妇女十年成就世界会议”。

这三次妇女大会的特点表现在其参与者的多样性上。参加“非政府组织妇女论坛”的妇女个人和妇女组织是参会的主体之一,世界妇女大会期间举办的“非政府组织妇女论坛”,是世界妇女大会的辅助性会议,先于大会一周召开并与大会有一二天交叉。它涉及面广,参加人数众多,是民间组织讨论妇女问题的主要场所。第二个主体是联合国成员国,各国政府代表团在会议期间要达成具有共识的共同纲领,并就如何推进本国性别平等形成行动议案。第三个参会主体是联合国,联合国是性别平等全球化的推动者、倡导者和组织者,要求各个成员国实施行动纲领,并对实施情况进行阶段性检查。这三支力量在性别平等全球化过程中各自发挥着不可缺少的作用:联合国扮演了组织者、倡导者和推动者的角色;各国政府根据本国性别平等推进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制定相关立法和规划,采取措施、消除歧视,积极推进性别平等的实现;妇女组织把有关性别平等问题向政府和联合国进行呼吁,对政策实施情况进行反馈,要求政府和国际社会给予关注和解决。

联合国妇女十年结束后,性别平等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传统习俗、惯例和性别歧视问题依然大量存在。比如,在非洲许多国家至今仍存在一种非常残忍的习俗:行割礼。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每年有200万的女童接受这种痛苦而可怕的手术。此外,印度一直流行着一种残忍的习俗——焚烧新娘。在印度有这样一种不成文的习俗,女孩子结婚要带大量嫁妆到夫家,如果夫家觉得所带嫁妆不够,就可以把新娘焚烧掉。在很多国家,包括发达国家,歧视女性的问题表现形式多种多样。比如就业中同工不同酬的问题,参政中大量女性受到排斥的问题。针对种种性别歧视问题,联合国也在考虑如何在未来能够采取比较有力的措施,督促各国政府采取消除性别歧视的行为和做法。1979年12月18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一个禁止性别歧视、维护妇女人权的重要纲领性文件——《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以下简称《消歧公约》)。为了实施公约联合国还专门建立了消除歧视公约委员会,它履行的职责主要是对各个签约国实施公约情况进行监督和检查。具体做法是要求签约国每4年向消除歧视公约委员会汇报执行公约情况,并接受消除歧视公约委员会的检查和监督。我国于1980年签署《消歧公约》,至今已经有185个国家在《消歧公约》上签字。

任何国家只要在《消歧公约》上签字就意味着必须履行国际义务。从1980年起,中国政府在性别平等问题上的所有努力已经不仅仅是政府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的要求,而成为一项必须履行的国际义务。2000年5月和2005年3月中国政府向联合国递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北京宣言〉〈行动纲领〉执行成果报告》,2002年又递交了《关于〈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执行情况第五次和第六次定期报告》。2006年8月,中国政府针对消歧公约委员会的审查意见专程到联合国予以答复。这意味着我们已经参与到性别平等全球化过程当中,中国不仅需要一个就性别平等问题与国际社会进行对话、交流的环境,而且还要履行接受联合国监督、审查的义务。所以,中国走向世界的过程不仅仅是经济全球化的过程,同样也是性别平等全球化的过程。这就需要我们了解有关性别平等全球化的公约和规定,了解世界各国执行《消歧公约》的做法和经验,用以促进我国性别平等的进程,不断解决中国在性别平等方面存在的问题。

在性别平等全球化过程中,由于我们的认识不足,对性别平等关注度不够,所以在和国际社会对话、交流过程中常常出现值得反思和改进的地方。如:消歧公约委员会在审查我国政府提交的定期报告中提出:中国的法律中为什么没有关于性别歧视的定义?这对中国执行公约的各项责任义务产生了什么影响?我国有大量关于性别平等的条款,但是至今没有对性别歧视做出明确界定。此外在上次审议的结论性意见中,委员会建议加强国家机制的结构、职权和资源,并要求介绍中国政府就此采取的措施。针对21世纪初中国颁布的新《婚姻法》中提到的要禁止、消除一切形式的暴力,消歧公约委员会的关注点是:新婚姻法规定了哪些形式的暴力,对这些暴力有何惩处措施,受害人对此法的使用情况如何?这些问题的提出督促我们反省我国在推进性别平等过程中应该注意和解决的问题;在立法和政策制定和修改方面应该注意的问题。作为政府官员,更应当清醒认识到当前性别平等全球化的现状,不仅要充分了解我国政府的方针政策,还要充分了解我们需要履行的国际义务,增加与国际社会就性别平等议题的对话与沟通能力,认识了解我们与国际社会的差距,增加性别平等方面的危机感和紧迫感。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