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CEO总统”的一种“目标管理” 张琏瑰  
 

□ 张琏瑰

2008年2月25日当地时间上午10时,在韩国首尔国会大厦门前的草坪上举行新任总统就职仪式。在数位前任总统、各国来宾及6万名韩国民众代表面前,当选人李明博宣誓就职韩国第17任总统,并作了半个小时的演讲,阐明自己在未来5年执行期间的施政纲领。

其实,早在竞选过程中,李明博就已通过多种方式将其政治哲学、治国理念、行政目标及未来内外政策走向大致端出,一位有着清晰的角色意识,也已做好充足的执政准备,决心有所作为的强势总统形象已呼之欲出,这是自前总统朴正熙被杀(1979)以后近30年间韩国政治史上所没有过的。

李明博胜选当天(去年12月19日),笔者在一篇评论中曾将李明博上台后的执政路线概括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以恢复和发展韩国经济为中心,以加强与美国及其他大国关系,现实主义地处理同朝鲜关系为两个基本点。去年12月25日,李明博成立了“政权接管委员会”,该委员会在广泛征求民众建议基础上,设计并制定李明博政府的对内对外政策,为李明博上台执政做政治、组织等准备工作,并不时地就一些问题阐明其主张。李明博本人也利用各种机会直接表述其主张和意志,这就使我们对李明博政府的内外政策走向有了更清晰的了解。其中,其对朝鲜政策的调整尤引人关注。因为,李明博对朝鲜新政策,不仅是对韩国业已执行10年的对北“阳光政策”的总结和修正,同时也是因朝鲜拒不执行共同文件规定的2007年12月31日之前对其全部核计划进行完整准确申报的承诺,从而使六方会谈乃至有关各方对朝政策面临困局时,提出了一种新思路,对世人启发良多。

韩国先后两届政府推行10年的对北政策始于1998年初上台的金大中政府,初时被命名为“阳光政策”,其含义是:只有温暖的阳光才能诱使一个在寒风中颤抖的人脱掉紧裹的衣服。细究起来,虽名“阳光”但用意却不“阳光”,反而颇有“美人计”的味道,故初时遭朝鲜方面抵制。于是,金大中政府后来将之更名为“包容政策”,意韩国愿意“包容”朝鲜。即使如此,仍给人以辞不达意的感觉,故卢武铉政府上台后又将之改为“和平繁荣政策”。其实,若说“阳光政策”有阴谋成分,那的确是冤枉。金卢两届政府对朝鲜的政策是真挚的,援助是慷慨的。据韩国进出口银行2007年6月27日向国会议员提供的材料称,自2003年至2006年底卢武铉执政前4年共向朝鲜提供无偿援助12400亿韩元,是金大中政府执政5年提供的无偿援助5459亿韩元的2.27倍。也就是说阳光政策执行9年间共向朝鲜提供无偿援助17859亿韩元。韩国已成为朝鲜重要的外汇来源渠道。据韩国有关方面调查,金大中为促成2000年南北峰会,一次便向北方的一个银行户头秘密“送金”5亿美元,足见一斑。不过,在韩国国民看来,10年“阳光政策”,结果并不理想。第一,阳光政策本意是欲改变朝鲜,但结果是朝鲜丝毫未变,而韩国自己却被改变了。如今韩国社会正公开分化为 “亲北”、 “从北”和“反北”等对立派别,政治分裂加剧,社会动荡。第二,在南北关系上,北方主导权进一步强化,南方“人质心态”则在蔓延。南方害怕战争,北方则利用“战争边缘政策”牢牢控制了南北关系的主导权,包括南北峰会在内的一切南北对话是否进行,何时何地进行,谈些什么,结果如何皆由北方决定,甚至在提供粮食、化肥、项目援助等方面,南方也鲜能坚持己见,在诸如西海界线等争执方面上,北方表现出更加强硬的姿态。第三,更重要的是,在此10年间朝鲜研制和部署了覆盖韩国全境的新型导弹,爆炸了核武器,使在本质上与朝鲜处于零和竞争状态的韩国面临更加严重的安全问题。2007年1月17日《劳动新闻》发表一篇文章称,如果大国家党在大选中获胜执政,“南北关系就将崩溃,最后只会导致核战争灾难”,使韩国民众第一次感到核战争危险。总之,在韩国有相当多的人认为“阳光政策”是失败的,有“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因此,在2007年底的大选中,执政势力遭到惨败,主张调整对北政策的李明博势力在毫无悬念中获得胜利。

李明博认识到,在2006年10月朝鲜试爆核武器以后,迫使朝鲜放弃核武器,恢复朝鲜半岛无核化,防止东亚出现连琐性核扩散,不仅关系到韩国的切身安全利益,也是维护东亚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关键。同时,他也清醒地认识到,朝鲜的核试验已使一切问题发生了质的变化,在与朝鲜交往中过去人们普遍认为的积极因素,在朝鲜核试验以后都变成了消极的东西。如推进对朝外交,发展与朝经济合作,对朝提供经济援助等等,在这之前都应叫做好事,但在朝鲜进行核试以后这些在客观上都变成了对朝鲜坚持有核道路的支持,甚至是为朝鲜核计划输血,从而与韩国国家利益及全人类共同利益背道而驰。因此,李明博不同意那种“即使朝鲜拥核也不影响南北合作交流”的主张和做法。他说:“对于朝鲜来说,最重要的是废除核武器,只有朝鲜放弃核武器,才能开始(韩朝)全面经济往来。”(李明博当选后首次新闻发布会语)他也不赞同“通过对话和平解决朝鲜核问题是唯一可接受的选择”这种说法。他说:我们追求与世界携手并进的真正的“全球韩国”,并为建立更加稳定的韩半岛、更加富饶的亚洲和更加公正的世界秩序而努力。为此,首先要为彻底解决北(朝鲜)核问题与创建“韩半岛新的和平框架”而努力。目前,无核化正在被延迟,但我们将耐心慎重地应对。他说:“北核问题应该从根本上和有成效地解决,北核问题应成为加强 ‘国际反扩散机制’作贡献的历史性先例,并应把北韩无核化事例打造成为成功的模式”。(李明博1月17日新闻发布会语)

李明博业已提出其政府对朝鲜政策的基本构想,这就是“无核、开放、3000”,即以朝鲜放弃核武器为前提,对朝鲜提供积极援助,使其年人均收入在未来10年里达到3000美元。他宣布将募集400亿美元国际合作基金,在朝鲜弃核后用于对其进行援助。但在朝鲜弃核之前,他要重新审查卢武铉政府推进行的对朝援助项目。首先要使韩国政府设立的南北合作基金使用制度化和透明化,防止私下和不当“送金”。李明博的“政权接管委员会”曾向卢武铉政府提出要求,请他们提供近5年这项基金使用明细表。其次,李明博要重新审查卢武铉任期结束前夕决定的对朝援助项目和合作项目,凡不符合新政策的项目都要搁置,如与西海界线(NLL)有关的和平合作特区建设、需巨大投入的帮助北方修复铁路和公路项目、开城工业区第二期建设项目等等。李明博表示,今后朝鲜半岛南北关系的发展将同朝鲜核设施去功能化密切相连。他说,“如果有助于朝鲜实现无核化,南北领导人可以在任何时候会晤”,“但是,下一次南北峰会得在首尔举行”,暗示他不会为追求“政绩”而牺牲“南北平等”,更不会用购买的方式实现峰会。

仔细分析李明博的对朝政策,可以感觉到其基本思路极具现实主义色彩。这就是抛弃理想主义,结束主观试验,冷静地分析现实,政策设计充分顾及最好和最坏两种可能,使之更具弹性,因而具有更广阔的适用域。质言之,李明博的对朝政策具有软硬两手准备,而且“软”的一面更“软”,硬的一面更“硬”。

2007年10月3日通过的六方会谈共同文件规定,朝鲜要在12月31日之前完成三项承诺,即宁边三项核设施去功能化,对其全部核计划进行完整准确的申报,重申不搞核扩散。第一项去功能化虽有进展,但在关键项目即废弃尚未使用的核燃料、销毁冷却塔方面已经卡壳,去功能化进程将会大幅拖延。第二项全面申报因涉及朝鲜全部核计划、核现状及核战略透明化问题,对解决朝核问题具有分水岭意义,故朝鲜在规定期限内既不申报,也不进行解释,从而使共同文件的命运乃至六方会谈的前途处于生死难卜的状态。

迄今为止,在朝鲜核问题上实际上存在两种极端政策。一种是施压政策,即企图以经济、政治乃至武力制裁逐步升级的办法迫使朝鲜放弃核武器。但是,一方面是在核扩散问题上国际社会弥漫浓重的绥靖主义,另一方面施压政策本身需要付出巨大成本,使人望而却步,故在朝鲜“以超强硬对强硬”的威逼下,这种施压政策走向式微。另一种政策是“赎买”政策,即在偏安思想主导下,企图以提供经济、外交等诸多好处为手段“赎买”或叫诱使朝鲜放弃核武器。韩国一方面公开宣布“谈判解决是唯一可接受选择”,同时主动走出“核冬天”,加大对朝援助力度,即是其典型表现。对此朝鲜当然心中有数。他们在委蛇中收下了“美人”但不中“计”。这便是朝鲜核问题每每在关键时刻重陷僵局的原因。

在施压和赎买两种政策都陷尴尬的情况下,李明博实际上提出了第三种选择。他不是一味施压,也不是一味赎买,而是实行目标管理,达标重奖,不达标重罚,规矩张榜上墙,以实绩定奖惩。其实,这就是管理企业的一些最基本的原则。李明博高明之处就在于把企业管理的原理运用到政治和国际关系领域。说到这里,人们可能对李明博在竞选中宣称自己要“像公司CEO一样领导这个国家”这句话有点感性认识了。

纵观韩国历史,自李承晚始至卢武铉止,历届总统或者是来自军营,或者是来自政客,以企业家出身走向总统宝座的,李明博是第一人。这在韩国政治传统中是一个异数还是一个先河,只有历史才能回答。有的韩国人认为,李明博作为一个具有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和较强的推进能力、并已有成熟的治国方略的强势总统,有可能成为继朴正熙之后对韩国发展贡献最大的总统,是否如此,这也只有让历史来作回答。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