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国家大局 思想理论 市场经济 民主法制 学术思潮 科学技术 中外历史 干部教育
当代世界 参考文摘 社会观察 党的建设 文化教育 军事国防 文学艺术 特别专题
 
  偶然中的必然 吴敏文 欧春芳  
 

战争形态向信息化演变的趋势已成必然。这一“必然”是由无数“偶然”铸成的。其中,电子计算机是完成各种复杂的信息处理和承载各类信息系统的基本平台,精确制导技术则是深刻改变作战方式和战场面貌的重要军事技术,二者的出现,“偶然”的作用都不可低估。

1943年,二次大战进入关键时期,为美国陆军承担新式火炮试验任务的阿贝丁弹道实验室,面临极其繁重的弹道计算任务,人工计算不仅效率低而且经常出错。为改进这一工作,美陆军军械部派青年数学家戈德斯坦中尉前往指导协助。为提高弹道计算的效率,戈德斯坦和协助单位宾法尼亚大学莫尔学院的两位青年学者——36岁的副教授莫契利和24岁的工程师埃克特一起,大胆提出了研制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的方案。

用一项尚待开发的新技术来完成迫在眉睫的弹道计算任务,这违背将成熟技术用于军事用途的常识。在陆军军械部4月9日召集的对这个方案的审议会议上,意见分歧严重,几乎无果而终。就在会议即将结束时,军械部科学顾问韦伯伦教授猛然站起身,“砰”地一声推开身后的椅子,对阿贝丁弹道实验室负责人大声说:“这确实是一项不能确保一定会达到预期效果的开发方案,然而,现在正是一个合适的时机。西蒙,给戈德斯坦这笔经费!”不知是怕自己改变主意还是怕与持反对意见者纠缠,说完这句话,韦伯伦教授立即转身向大门外走去。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的命运就这样戏剧性地——十分偶然地决定了下来。

戈德斯坦在科研组织方面表现出了杰出的才干,莫契利是总设计师,主持机器的总体设计;埃克特是总工程师,负责解决复杂而困难的工程技术问题。研制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1944年夏的一天,对第一台电子计算机的诞生具有重大意义的另一个偶然事件出现了。正在阿贝丁车站等候去费城的火车的戈德斯坦,偶遇闻名世界的大数学家冯·诺依曼教授。戈德斯坦抓住机会向数学大师讨教。冯·诺依曼和蔼可亲,耐心地回答戈德斯坦的提问。听着听着,冯·诺依曼敏锐地从这些数学问题里,察觉到不寻常事情。他反过来向戈德斯坦发问,直问得年轻的戈德斯坦中尉“好像又经历了一次博士论文答辩”。

冯·诺依曼教授从1940年起担任阿贝丁弹道实验室的科学顾问,计算问题也正使数学大师焦虑万分。这次偶遇促成他成为戈尔斯坦实验小组事实上的成员,他与其他成员频繁地交换意见。年轻人机敏地提出各种设想,冯·诺依曼则运用他渊博的学识,把讨论引向深入,并逐步形成了电子计算机的系统设计思想。在冯·诺依曼的指导下,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ENIAC”(埃历阿克)如期研制成功。冯·诺依曼教授的杰出贡献,使他成为享誉世界的“电子计算机之父”,体现他提出的“程序存储、顺序执行”等设计思想的电子计算机,被人称为“冯·诺依曼机”,至今仍有深刻影响。

利用技术和装备优势,通过空中打击支援地面作战,以提高作战效能和减少人员伤亡,是美军的一贯作战思想。但传统航空炸弹命中率往往很低。投弹精度上的缺陷,大大地降低了打击效果,使美军强大的空中优势和火力优势大打折扣。

1964年的一天,美空军上校乔·戴维斯办公之余到楼顶休息,极目远眺之际,偶然看到马丁·玛丽埃塔公司的工程师演示一种叫激光器的新东西。这种激光器是陆军一位科学家发明的,目的是用它来引导反坦克导弹。当乔·戴维斯看到激光器能准确锁定远处的一个移动目标时,正为飞机投弹命中率低而长时间苦恼的他马上想到:既然它可以如此准确地锁定远处的目标,引导反坦克导弹,就应该可以用来引导飞机投放的炸弹。

得克萨斯仪器公司的工程师韦尔登·沃德随即设计出安装在普通的500至2000磅炸弹上,包括弹头上的激光传感器和可移动的尾翼装置。每当炸弹偏离目标时,尾翼就会起作用,使炸弹保持正确的方向。

经过大量的实验和改进,美军终于研制成功激光制导的精确制导炸弹。1972年5月的一天,10架美军的F-4“鬼怪”式战斗机首次使用MK-82、MK-84、MK-118三个型号的激光制导炸弹执行轰炸任务。炸弹被投放后,准确射向了被激光锁定的目标。

精确打击效果的凸现,使“点穴”和“斩首”成为美军的首选打击方式。1986年4月15日,美军在远程奔袭利比亚的“黄金峡谷”行动中,对卡扎菲的住所发射了多枚2000磅GBU-10激光制导炸弹,准确地命中阿齐齐亚兵营卡扎菲的二层小楼。2001年11月3日晚上,美军间谍卫星和无人侦察机同时发现正在撤退中的塔利班指挥机构,次日凌晨一时左右,三架F-15战机和“捕食者”侦察机对目标一起发射了精确制导炸弹,包括拉登得力助手拉提夫在内的塔利班指挥机构被精确摧毁。

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激光制导技术完成从用于陆军到用于空军的嫁接,大大拓展了精确打击的空间和效能。后来,美军精确制导从单一的激光制导发展成为红外制导、GPS制导、景物匹配制导等复合制导,至少从以下三个方面深刻改变了战场和战争面貌。其一,精确打击大大提高了作战效能。其二,精确打击减少附带损伤,使战争可控性增强。其三,远程精确打击手段导致产生非接触作战、非线性作战等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样式。

无论是在电子计算机还是在激光制导技术的产生过程中,都像有一个精心准备的场面,在热切地期待着“偶然”这个客人的光临。在电子计算机产生中,弹道计算对计算能力的热切期待、戈德斯坦的创新冲动、冯·诺依曼教授渊博的学识和责任感……在激光制导的产生中,传统航空炸弹的低命中率缺陷、乔·戴维斯上校为提高投弹精度的长期思虑……都是迎接“偶然”这个客人的精心准备。


 
   
打印本页
好友推荐
发表观点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 学习时报社 电子邮件: xxsb@263.net 电话: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大有庄100号 技术支持: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