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5月29日讯(记者 张瑞宇)5月29日上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在发布会上通报了四起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典型案例,多角度呈现了成年人利用未成年人犯罪现状。

据了解,近五年北京法院共审理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案件113件,涉案被告人324人,其中,成年被告人211人,未成年被告人113人。另有20余名未成年人因未达刑事责任年龄等原因,依法不予刑事处罚。2019年在个别涉恶案件中,出现了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的情形。

发布会现场

侵财类案件最多 行为方式以拉拢、引诱、介绍为主

发布会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蓝向东介绍,市高级法院对全市法院近五年(2015-2019)审理的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案件的情况进行了专项调研,调研发现,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的案件相对集中于侵财类案件,累计占比约为63%。其中,又以敲诈勒索罪数量最多,案件量接近侵财类案件的一半。此外,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扰乱公共秩序类犯罪约占14%,组织、强迫、引诱、容留、介绍卖淫类犯罪约占14%,故意伤害、贩卖毒品、绑架等其他案件约占9%。

中国网记者了解到,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的行为方式相对宽泛,大部分犯罪团伙是通过拉拢、引诱、吸收、介绍方式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的。例如,有的以给未成年人充当“保护伞”为由,让未成年人产生心理依赖或恐惧,拉拢未成年人共同实施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有的犯罪团伙则以“提供工作岗位”为名,直接吸收未成年人入伙等。

如典型案例二中,张某被“上司”授意实施电信诈骗一案。未成年人张某入职某公司后,发现该公司存在以为客户办理大额信用卡的名义,骗取客户交纳服务费等费用的不法行为。张某虽有警觉,但在成年同伙的“洗脑”下,为谋取经济利益,继续按照他人授意从事欺诈的犯罪行为,入职三个月,便参与诈骗数额3万余元。对于行为性质,张某并非没有认识,但还是经不住这份“工作”出力少、来钱快的诱惑,从而步入歧途。

部分罪名案件出现地域性特征 未成年女性受利用比例较高 

蓝向东介绍,调研发现,有些犯罪已出现地域性犯罪的苗头。如在以组织、介绍卖淫等行为为手段,实施抢劫、敲诈勒索犯罪的案件中,半数被告人来自同一地区。当某类犯罪出现地域性特征时,一些未成年人会因同乡间的相互介绍而参与犯罪,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犯罪应有的羞愧感,增加了回归社会的难度。

统计显示,此类犯罪约12%的被告人在未成年阶段曾有过同类违法或犯罪记录。此类犯罪另一个突出的特点是,未成年女性受利用比例明显高于其他案件,直接参与且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未成年女性,约占28%;因未达刑事责任年龄等原因依法不予刑事处罚的未成年女性,约占涉案未成年女性的31%。

例如典型案例三,被告人刘某组织卖淫、敲诈勒索案,刘某伙同他人组织两名17岁、两名15岁少女进行卖淫活动,并收取嫖资。事后刘某以卖淫女为“未成年人”为由,以向公安机关报警等借口为要挟,向事主勒索钱财,4名未成年少女既沦为了他人的“摇钱树”,又损毁了自己的身心健康。

突出法治教育 增强未成年人抵御外界诱惑的能力

在此次发布的典型案例四中,被告人黄某某身为父亲,却诱导16岁的亲生女儿,帮助其一起绑架女儿的朋友并勒索高额赎金,结果父女二人双双入狱。同样,在典型案例一中,周某、李某带领袁某、殷某实施抢劫案。未成年人袁某和殷某均与家人关系疏远,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过早走入社会,法律意识淡薄,自制力差。当周某、李某准备以证照不全为由,打砸被害人摊位并勒索、抢劫财物时,怂恿、拉拢袁某、殷某参加,二人并没有反对,而是听任安排,盲目跟风,参与了原本与己无关的抢劫案。

“对于孩子出现的异常表现,家长一定要悉心留意,及时了解情况并加以指导。对于已经出现严重不良行为或犯罪行为的家长,更应当从自身找原因,积极配合司法行政机关教育、引导未成年人矫正偏差行为。” 蓝向东在发布会上说。

除了家庭教育,也要充分利用学校这块主阵地,以中小学生为法治教育的重点,依托青少年法治教育基地、法治共建单位、法治副校长等阵地,普及法律知识、明确行为界限,促进未成年人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增强抵御外界诱惑的能力。

北京法院表示,将坚持对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的被告人保持高压态势,秉持“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严格落实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增加非刑事化处遇措施,探索构建合法、科学、有针对性的分级干预体系,增强帮扶工作的精准性和有效性,防止一放了之,再次被利用等情形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