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网上直播>>抗震救灾每日通报字号:
构造地质学家陈正乐:一份来自地震灾区一线的日记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8-05-21  发表评论>>

第三天

昨天晚上一场大雨,使我们的帐篷都在水中浸泡,幸亏帐篷防雨性能不错,我们帐篷内部还行,没有进水,但是外面是一片汪洋。

早上,六点55分我们出发直奔北川。昨晚,安县国土局的人员告诉我们,安县去雎水乡?震后至今还没有任何消息,对于该地区的地质灾害一无所知,因此特邀请张永双他们去该地段考察,他们陪同前往。因此,我门两车先去北川。

越往北川县城接近,地震坍塌的房子越多,破坏程度越厉害。

从安县至北川,路过安县老县城安昌镇,过擂鼓台后,到任家坪。发现这里的房子几乎全部坍塌。在公路旁,我们发现和实地测量了一个地震鼓包和地震破碎带,初步得到地震造成的地表逆冲缩短量大约为25%。继续前进,我们进入到了北川县城。由于交通仍为完全疏通,我们只好下车徒步进入县城,开展科学考察。

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北川县城,应该再不能称之为“县城”。我们所见的只是一片废墟,和在废墟上廖廖几栋东倒西歪的破碎的房子。北川县城东坡的滑坡体,掩盖了县城东侧大部分建筑,就是这个滑坡体掩埋了北川中学大部分的师生们。县城街道上除了房子的碎片、零乱的杂物和衣服,就是一些滚石。在县城的西南侧,一个更大的滑坡体,几乎将北川老县城全部掩埋,老县城的房子已经全部坍塌。远处,县城北侧,一个山梁的一半已经全部跨踏,就是这个滑坡体造成了河道的堰塞,在上游形成了堰塞湖(也是我们考察的重点内容之一)。

进入县城,基本见不到灾民,只有救援人员,主要为医疗卫生和道路抢修、及其废墟清理的施工人员,只见到一个日本的救援队在一个原为七层楼、现只见一层楼的房子废墟中仍在继续搜寻幸存人员。县城中,已经看不到一个完整的建筑物,只有一些摇摇欲坠、还没有完全坍塌的房子。县政府大楼已经完全坍塌,听说3个副县长死亡,3个失踪。由于,县城的防疫工作十分及时,或许由于昨晚的一场大雨,现场气味不浓。但是我们还是得戴上口罩。

鉴于我们的主要任务,我门匆匆穿过满目凄凉、全是残垣断壁的县城,先观测北川县城西侧的滑坡体,然后,沿河流往北川的北东方向前进,继续考察北川地震断裂的活动情况。

河道堵塞的堰塞湖在北川河道下游十分发育,几乎每一、二公里都有一个滑坡体形成的堵塞坝和堰塞湖。地表活动断裂的发育情况可见具体由张岳桥负责,我只是负责摄像(虽然我也是一个蹩脚的摄像师,摄象机也很古老、落后)。我们沿河道往北东方向考察了大约3-4公里,到达一个叫沙坝村的地方,由于桥梁坍塌,已经无法前行。我们的考察一直到下午2点多采开始返回,大约4点左右回到北川县城,正好遇到了张永双和小雷他们。原来,他们上午在安县国土局的人员陪同下去雎水镇考察,达到后发现道路不通,只好下车徒步涉水前进,但是遇到一个特大的滑坡体,使得前进没有可能(该地区的救援工作进展十分缓慢,特大滑坡体中仍然埋有数十辆汽车,包括客运车)。根据当地人介绍,救援人员已经死亡5人,2位武警和3为志愿者,主要死于后期的震后滑坡塌方。因此,在完成初步的地震灾害考察后,他们赶到北川开展工作。

沿河道往北川北东方向的考察途中,可以见到不少在河道一级或二级阶地上建立起来的村庄,现在房子都已经全部坍塌,村庄中已经没有住留任何村民(都已经临时安置在安县、绵阳等地区),唯一仍然坚守村庄的只有一些在地震中存活下来的家畜和家禽。我们多处可以见到,一些受伤或未受伤的狗,仍然在主人的房子前后徘徊,忠兴耿耿地保护着主人的家产。多群流浪的猪和鸡鸭,仍在四处寻食。坍塌房子前的花盆中,君子兰仍在开花怒放。沿途偶尔还可以见到三三两两的老百姓,他们一般徒步或骑车,或是从外地务工的人员返回家乡,想得到留守在家中亲人的消息,或是从家中拿出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往外投奔亲朋好友。见得最多的就是参与抢修道路的部队救援人员,他们都在紧张的施工,想尽快打通道路,加快震后救援工作。(然而,由于塌方、滑坡严重,进展缓慢)。

晚上,返回安县的路上,根据后方的消息,我们直接又赶到成都,准备明天从成都到震中漩口镇和映秀镇考察。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地质矿产研究所的丁俊所长热情接待了我们。

2008年5月19日凌晨1点

文章来源: 国土资源部 责任编辑: 武越明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