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挑战艾滋病

    如果现在你手边有50万元人民币,这儿有一个有意义的投资良机等着你。如果一切顺利,回报将会是令人瞠目结舌的丰厚。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经过前期铺天盖地的宣传,人们对艾滋病在亚洲如此迅速地传播日益感到了不安。亚洲艾滋病患者所占人口比例将接近非洲的数字。专家们预测说,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到2010年,仅中国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数目将达到空前的1000万人。

    也许这难以令人相信,因为这就是你应该投资的领域。你在人参和桑树皮上的投资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奇迹。

    “传统的中药在治疗艾滋病方面大有前途”,中华中药研究会的免疫学主任广冲芬(音译)教授自信地说。目前全世界都在为攻克艾滋病这种致命病毒展开角逐,而像广冲芬这样的医药研究者也日益对中药的功效深信不疑。

    最新的研究结果更让人感到振奋。从1989年开始,广教授所领导的医疗小组就一直在坦桑尼亚进行临床试验。在去年完成的目前最完善的临床试验中,24名艾滋病患者中有14名对中药的治疗产生了积极的反应。这种被命名为“中研二号”(音译)的中药复方制剂是由包括人参在内的八种纯中药药材按中医复方配伍原则优化制成的。

    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罗士德(音译)教授更是声称他研制成功的抗艾滋病病毒中草药“复方SH”制剂是一个更大的成功。从1985年开始,为了研制救世良方,罗士德教授开始组织科技人员在中草药中寻找抗艾滋病病毒的途径,到1998年底,他们先后对1000多种中草药进行了抗HIV活性研究。在发现的多达150余种具有抗艾滋病病毒的活性的中草药中,罗教授筛选出具有较强抗HIV病毒活性成分的桑白皮,并辅以其它四味草药加以优化,制成了“复方SH”制剂。同时,还研究了该制剂的生产工艺、质量标准、体外抗HIV活性、急性、毒性等。

    “今年3月开始,我们在泰国清迈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一、二期‘复方SH’治疗艾滋病临床试验”,罗士德教授告诉记者说,“经过三个月的治疗后,在28例接受试验的艾滋病患者中,发现有9例患者体内的HIV病毒载量大大下降;另有16例患者体内的HIV病毒载量保持稳定,表明可抑制HIV病毒;仅有3例进入晚期阶段的病人无效。泰国卫生部证实“复方SH”纯中药制剂对艾滋病的总有效率高达89%。”

    当第三世界国家在西方艾滋病制剂高昂的价格前望而却步时,中药复方制剂在治疗艾滋病上的突破性发现给他们带来了真正的希望。

    “艾滋病没有疫苗可以预防”,广教授说,“目前也没有任何混和药剂可以治愈艾滋病。但是中药能够显著地抑制艾滋病病毒的增殖和扩散,并能提高艾滋病患者的免疫力。尽管和DDI、AET一类的西药相比,中药起效相对缓慢,但是中药的优点也十分明显,如疗效持久、无副作用、无排斥反应等,最重要的一点是中药价廉物美。和DDI、AET等西药动辄成百上千美元相比,中药只需要几元钱就能买到。”

    可是,在中国传统观念依然可以左右舆论的情况下,人们在与性有关的事物的消费上总是显得异常谨慎。

    “艾滋病患者承受了来自社会各方面太多的偏见,他们因此不敢承认自己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广教授解释道,“这意味着没有人知道中国究竟有多少艾滋病患者,这一点进而影响了政府对艾滋病研究的资金投入。”

    中国官方统计数字称,中国已登记在案的艾滋病案例仅有2万例。而在非正式的场合,中国政府承认中国艾滋病感染人群至少应在50万和100万人之间,而病毒携带者数目也正以每年30%的增长速度攀升。然而广教授发现,要说服艾滋病人自告奋勇地参加国内的临床试验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必须在北京搞我的临床研究。毕竟黑人和黄种人在身体条件上存在一定的差异。”

     高昂的研究代价

     广教授领导的研究小组很快就用尽了中国政府在其第9个五年计划(1996--2000)中划拨给广教授这个小组的40万人民币的专项拨款。要知道每只试验用的猴子都价值3000元人民币,而这个研究小组至今已在超过70只猴子身上做过试验。广教授已向其上级机构申请在将来的第10个五年计划(2001--2005)中划拨100万人民币。但她清楚她的研究小组还需要从私人赞助商那里争取50万元。赞助商若是一家中国或外国的制药企业就最好了。

     和广教授一样,罗教授也在为寻求后继资金而劳心费神。在他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计划中,多达300名泰国艾滋病患者将体验中药的神奇功效。这一计划能否实现将取决于资金到位的情况。尽管罗教授在云南的研究中心争取到了比北京更多的志愿参加试验的艾滋病患者,但由于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不隶属于卫生部系统,罗教授不得不放弃在国内进行临床试验的想法。

     “在泰国,我们的临床试验都是按照美国标准的要求进行的,因此,我们希望试验数据和结果能得到国际认可”,罗教授说,“如果试验进行顺利,我们就能申请许可,到2001年年中就可以开始批量生产。”这番话恐怕多少有些过于乐观了。在西方国家,新药要通过每项药理测试通常都需要10年时间。广教授也认为对她心血结晶“中研二号”的认可也需要10年时间。

     然而广、罗两位中药专家都认为,中药最可能在攻克艾滋病的战争中取得重大突破。“人类要征服艾滋病,还需要时间的积累,但目前最好的办法是结合中药和西药两者的长处”,广教授说,“不管是在人还是在猴子身上的试验,如果一种药剂成功了一半,那它就有希望成为艾滋病的终结者。为此,临床试验必须继续进行下去。”

    

    美国《中国在线》2000年12月5日

    

相关新闻

艾滋病:防患于未然

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已达五十万

艾滋病进入高速增长期

抗艾滋病要打“持久战”

艾滋病——世纪之交再发警报

世界艾滋病日

全球艾滋病感染者已达3610万

今天是世界艾滋病日

预防艾滋病 关注每一天

中国对艾滋病的防治

中国正视艾滋病

艾滋病在中国:走出黑暗 走进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