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公司的最后光景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证券市场上即将出现第一批退市公司。这被看作是继沈阳防爆器材厂破产之后,我国企业基础改革的又一阶段性标志。它意味着我们开始改革前期改革的产物,意味着我们已经进入了改革完善和规范的新阶段。在退市的倒计时声中,记者对上海4家PT公司进行了采访,以期记录下它们最后的光景。

    PT农商社:幻想重组成功

    上海的天山路上,有两家PT公司,一是PT双鹿,二是PT农商社。在农商社的职工食堂,记者见到了农商社的总经理沈百康。

    这位创造了中国股市奇迹———上市公司连续5年亏损的老总,现在只得在自己破旧的职工食堂里心神不宁地吃着一碗面条,面前搁着一瓶辣酱,眼里一片迷茫。

    号称亏损家族“常青树”的农商社,上市之初便提出了建立中国式综合商社的发展构想。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农商社上市第3年便开始亏损,此后一直没有过上好日子。该公司年报资料显示,1999年度公司亏损40243万元,一举创下了单股亏损6.17元的全国纪录。

    面对现状,连与PT农商社有关的中介机构都表示了愤怒。担任该公司审计的立信长江会计师事务所甚至对PT农商社1998年中报“拒绝表示意见”,并将相关情况向监管部门作了报告。

    但这样的公司,却一直幻想着某天能够重组。

    去年,总经理沈百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希望再给农商社一点时间,让农商社找出一条活路。但近一年之后的今天,沈百康显然绝望了。对记者的提问,他说,我什么也不会说,如果有什么信息需要披露的话,我会在3大证券报发表声明。

    由于要求采访的媒体太多,公司上下采取了躲记者的办法。4月13日上午,记者在公司等了足足两个小时,希望见到董秘汪培毅和总经理沈百康。工作人员说,他们出去开会了,但记者中午却在同一楼层的总经理办公室发现了他们。

    记者了解到,尽管公司连续多年资不抵债,但公司目前的经营情况还算正常,原来40多家子公司现在尚保留了12家正常运转。现在股份公司总部100多号人还在正常上班。为了对付股民咨询,办公室还特地准备了两台电话。“至少告诉大家我们还在正常上班。”办公室一位人士解释说,这样苦苦支撑,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云破天开。

    记者看到,公司大楼从地下一层到五层,都已出租出去。但尽管如此,公司一位人士还是告诉记者,公司重组的希望微乎其微,公司不但负债累累,而且债权人太多,要在近期想出一个各方都接受的方案几乎不可能。

    按照报表所说,公司今年1月、2月剔除财务费用和坏账因素,盈利78万元。但这毫无意义,这点钱摊到每股上,盈利不知道是小数点后多少位数。这么多的债务,每年光利息就是8000万元。有业内人士直言不讳:这种公司还是早一点死掉好。

    PT双鹿:董事长和总经理分散上班

    从农商社向西行10分钟左右,穿过两条马路,记者很容易找到了天山路的“难兄难弟”双鹿股份有限公司的大楼。

    在春日的阳光下,这栋灰头土脸的大楼与周边的环境显得如此不协调,门窗是破的,污迹斑斑,一片死寂。大楼到处贴满了法院的封条。

    几年前,作为上海市第一批上市公司,这里是何等风光繁华。记者看到,大楼门口仍孤零零挂着投资经营公司、出租车公司、广告公司、房地产公司、国际贸易公司、电器贸易公司等9个招牌,仿佛仍在提醒人们这里曾经的荣光。

    几个看门的职工告诉记者:大楼已经被法院封了两年了,经常是这个银行来封一次,明天别的银行又来封一次,也不知道这楼被封了几次了。现在总经理在“老凤祥”上班,而董事长却在冰箱压缩机厂上班。职工下岗了,班子也散了。

    看楼的职工不愿意让记者进楼探访。他们说,必须是上级领导同意了才能进去,记者问找谁联系,他们懒洋洋地不愿回答,问得多了,迸出一句找轻工控股集团资产重组办公室。问他们公司以后怎么办,他们说,以后只有靠重组呗!

    看来,他们对重组成功还是抱有幻想,但是,被债务人戏称为“植物人”的PT双鹿可能永远也苏醒不过来了。

    尽管以前有白猫为重组双鹿投了两亿元资金,但由于双鹿的债务负担太重,压得白猫几乎喘不过气来。白猫公司的有关负责人曾表示“再也不会给双鹿投一分钱”。

    PT网点:在贴着封条的楼里办公

    PT网点现在的办公地点在上海黄埔区外马路974号。原来登记的浦东新区浦三路的办公地点早已被卖了。

    尽管公司有价值4亿元的房产,但由于悉数被法院贴上了封条,现在公司连一处办公地点都没有了。

    公司办公室一位林先生告诉记者,由于公司的楼房全都被债权人封了,公司不得不请求法院同意在被封的楼里办公,但前提是所有东西都不能动,所以每天公司员工要打开贴满封条的门,才能进楼来办公。

    林先生告诉记者,现在公司领导忙得不得了,证监会一天一道命令,又是特别警示,又是谈话制度,公司要想办法去对付永远也打不完的官司,还要忙着找人去重组,忙着扭亏为盈。

    他说,现在证交所要求我们在披露年报前,提交重组计划,但目前来看,重组的希望很小。

    网点从1998年首度亏损,2000年很快成为PT家族的新成员,尽管四处寻觅,PT网点至今也未找到新主人。

    记者问林先生上班有没有工资,林先生说,没有工资,谁还要上班?工资是哪里来的,谁叫我们上班,谁就得想办法去借钱。

    PT水仙:新重组方案尚在协商

    记者拨打水仙的电话,找不到董秘。

    一位自称是普通工作人员的人告诉记者,不要白费那个心思了,就是找到他们,也不会给你说什么的。现在他们都在躲记者,要求来采访的记者多得不得了。即使说两句,也是公司正在重组,希望多大不敢保证,因为他们的命运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而是在别人手里。

    今年1月,PT水仙拉开重组帷幕。一家电子企业愿以每股0.125元的价格受让水仙25%的股权,但这一受让是以3月18日之前水仙的两亿元银行贷款由原大股东承担为前提。

    3月20日,公司传出消息,重组失败。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记者,自己从不炒股,因为炒股就是一种赌博。“你问摘牌后股民怎么办?股市是有风险的,你既然想赢,同时也要考虑输得起。目前情况是输得起就捂住,输不起就抛掉。”

    据业内人士透露,公司目前的新重组方案正在协商之中,但胜算几何没有把握。

    应该说,在上海4家PT公司中,该公司的负债绝对值并不算高,加上公司尚有持续经营能力,2000年中期取得了4760多万元的营业收入和1320余万元的毛利,但其财务费用和坏账因素实在太高,依靠自身造血来摆脱困境根本不可能。

    但又有哪家企业愿意接下这“烫手的山芋”?

    集体退市高潮即将到来

    正如PT农商社一位工作人员所言,4月19日,该公司马上就要公布年报,如果不公布,马上就会退市。即使公司决定申请45天的宽限期,但如果交易所不同意,也得被摘牌。退一万步说,就是他们同意了,公司也很难在宽限期内有什么改观,要想短期内提出扭亏的切实办法并盈利,几乎不可能。

    上海4家PT公司几乎惊人相似:财务严重恶化,债务负担极重,企业已资不抵债。截至去年中期,PT农商社、PT双鹿、PT网点、PT水仙负债分别高达12.25亿元、7.04亿元、11.47亿元和5.33亿元,且债权人极为分散,如PT网点,债权银行就有近20家之多。特别是PT农商社、PT网点和PT双鹿,每次重组都是以失败告终,现在,要在剩下的数天时间内让这么多的债权人坐下来谈判并完成债务重组,还要确保上半年能够盈利,实在难以想像。

    权威人士提醒,现在不是哪一家会率先退市,而是哪一批会集体退市。

    就在记者进行采访的同时,沪深股市的PT股票出现了集体涨停。这种近乎疯狂的“博傻”行为,也许是中国PT们独特的谢幕方式。

       ■小知识

       PT股票

       PT(Particular Transfer),即“特别转让”。深沪证券交易所规定,如上市公司连续3年亏损,公司股票将被PT。PT股票只在每周五交易,最大日涨幅为5%,下跌幅不限。中国证监会3月21日发布消息,现有PT公司须在4月30日前公布2000年年报并提出宽限申请。对没有切实扭亏措施和盈利可能的公司,证监会将作出退市处理。

    《中国青年报》 2001年4月16日

相关新闻

中国证券市场“退市实施办法”公布 
退市之剑砍向三连亏公司 PT一族面临生死抉择
黄孟复、郑建和委员:建立上市公司退市机制
纳斯达克退市机制的启示
证监会:亏损上市公司6月前摘牌
PT郑百文退市机制初试牛刀
剖析ST猴王的命运悲剧
PT公司“大限”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