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字号:
数学家院长学者——记北京大学数学学院院长张继平教授
中国网 china.com.cn  时间: 2001-07-02  发表评论>>
    见过这样一位数学家吗?——高中最得意的科目是语文,上大学时却与数学结下不解之缘;见过这样一位数学学院院长吗——两年之内,同时在自己的学术研究领域和自己带领下的院系行政改革探索中获得累累硕果;体会得到这样一颗学者的赤子之心吗?——“在国外,你是中国人,你就代表中国,别人通过你来认识你的祖国,礼仪不能少,气质不能失……”先生如是说,实际上,也如是做。

    仅仅以上3条当然不可能完整地描述一个人,但这3点,至少可以成为这个人最显著的标志与特征,通过它们,我们可以结识一位受人尊敬的数学家——北京大学数学学院院长张继平先生。

    先生上中学时,最喜欢语文、数学、物理3门,尤以语文最为擅长,“98”这样的高分曾经被他的语文老师毫不吝惜地挥写在他的作文本上。诸多作文竞赛的桂冠也屡次被他轻松摘取。上大学填报志愿时,经过慎重考虑,他却选择了数学,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大选择,而目标一旦择定,他却走得无悔而从容。

    山东大学数学系的本科学习铺垫了他坚实的科研基础,而治学严谨、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们的学术品格亦同他们卓越的学术成就一样深深地影响了张继平。因此,后来在北大读研究生时,他全身心地投入到精妙深奥的数学研究中,有时,为着一个难点,为写一篇论文,他甚至翻遍了北大图书馆所有有关的数学典籍,却仍旧意兴盎然,乐趣陶陶。1987年,他的老师在世界表示论大会上将他的博士论文《亏数零P块的存在性》举荐于世。自此,作为一名年轻的数学家,张继平这个名字开始受到国际数学界的关注。

    “将数学研究作为毕生事业和追求,这个选择您是怎么作出的?当时就没有一点犹豫?后来也没有过矛盾、困惑吗?”我曾经这样问过张老师。“人应该有一种追求,是始终如一的,是能够让人心无旁骛的”,沉吟半晌,张老师微笑着说,“而一旦找到了自己认为值得追求的目标,就应该为它倾注身心。兴趣可能是一时的动力,信念才是长久的支柱,如果人的信念都能轻易动摇,我看很可能一事无成……”短短几句话从先生嘴里吐出来时淡淡的,须知这看似寻常的道理背后蕴含的是实践起来的艰辛与不易。“至于你说的矛盾、困惑,自然是有的,但那是暂时的,有一个心态调整的过程。青年学生的问题多出在面临选择时,所以,第一,要会选择;第二,一旦定下来,就要坚持选择。”

    坚持,何谓“坚持”?张老师下面的这段经历,可以视为他为自己心目中的“坚持”二字作的一个出色的注脚。1992年至1993年间,张继平在法国巴黎与著名的puig猜想的提出者puig教授合作进行科研,短短一年的时间,他圆满完成了自己的分工任务,将一般情况化到单群情况,把puig猜想的证明工作往前推进了一大步;而同时,学术研究上的坚持不懈往往又意味着其他方面的给予和付出:在巴黎的一年多,他竟一直抽不出时间登上景仰已久的埃菲尔铁塔,难得的闲暇时刻也不过是从工作室出来后在塞纳河边徜徉片刻,遥望一下宏伟的巴黎圣母院,回到住地时,又会因新萌生的科研想法驱动而重新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当中……直到今天,先生始终认为,巴黎一年,是他最充实、获益最多的日子。

    1995年,张继平碰到了人生第二次重要选择:是继续只专注地从事数学研究,还是接下数学学院院长这个职务?后来,他选择了接受。再后来的2001年,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这样一个数学学院,这样一个仍旧执著谨慎的数学家,这样的一位儒雅稳健的数学家院长:

    ———1995年,在老数学系基础上新成立的北京大学数学学院,是一个从指导思想到学科设置、科研实践都焕然一新的数学基地,学术氛围浓厚,人才济济。在张继平的领导下,北大数学科学学院瞄准世界数学发展潮流,光大北大数学传统,探索实践新的科研教学体制,提升北大数学研究与教育水平,成绩斐然,在2000年北京市优秀成果评比中,数学学院独得5项第一,被评为国家级人才培养优秀基地,成为公认的具有广泛国际影响的数学研究中心。新世纪伊始,北大数学学院正在建设世界一流数学学院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与此同时,张继平并没有停止自己毕生钟爱的学术探索,以《局部表示论》、《模的同调论》为代表的一系列学术成果屡屡引起国际同行瞩目;——为了自己带领下的数学学院,为了自己的学术研究,张继平又走过了一条更为艰辛,也更有意义的道路:克服重重阻碍进行的院系行政改革已确立起职责明晰,高效率、高服务质量的行政体系;在数学学院教师中实行5年工作周期制,4年教学,一年休学术假,始终保持着教师队伍的学术活力;谈到学生,先生有这样一句话:“引导远甚于管理。”区区7个字,掩不住一颗师长的殷切之心。数学家院长这条路走到今天已经五年了,对于明天,先生的院长日程上已经有了这样一些内容:乔迁新教学楼之后的学院扩大管理工作,2001年世界数学大会的即将召开……曾经就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请教过张老师:“不同文化背景下,各国的数学研究各有什么特点?”先生的回答深刻又不失幽默:“……匈牙利人以组合学见长;法、德的数学研究善抽象,逻辑严密,筋骨分明;而中国的数学研究传统则是高度抽象,逻辑性和系统性稍差,但高瞻远瞩,很有些哲人风范。在今天这个信息爆炸的知识经济时代,事无巨细反而容易得不偿失,一定程度的高瞻远瞩才能真正超人一筹。中国的传统数学文化潜力极大……”

    真的,许多了解张继平的人,都能感受到他对祖国文化的那颗拳拳挚爱之心。在德国汉堡作研究员时,张继平谦和的学术交流风度,为他赢取了一帮对中国文化跷大拇指的德国朋友,著名的数学家Huppert教授甚至开始对北宋毕的印刷术大感兴趣,并认认真真作过一番研究呢。

    “热爱自己的国家,别人才会同样尊重你的热爱,并尊重你的祖国。”听了这样的话,我们不难猜到张继平当年婉拒了国外诸多所著名大学的挽留,毅然决然回到中国,回到母校北大的最重要的原因。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1年03月28日)

文章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责任编辑: 编辑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相关新闻
- 江泽民等会见陈省身等中外著名数学家
-几何人生:一个世纪的归程
——访美籍华人、著名数学家陈省身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昵 称 匿名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