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中国的老龄化问题

    一直以来,人们似乎都误以为养老金是只有会计师和退休职工才会感兴趣的问题,事实上,再没有什么比养老金更能刺激金融市场的成长和改革了。回忆上个世纪50年代,正是由于一场大规模的退休金改革以及之后得到普及的个人退休设计方案,特别是70年代初开始推行的401号计划,使美国的资金市场产生了革命性的变化。现在,该轮到正在崛起的中国着手处理国内的老龄化问题了,而且,这种改革的规模和效果都将超过过去任何一个国家所做过的尝试。

    和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一样,中国目前的老年人并不算多:在十个工作人口中,只有一个人是退休人员。但是到了2030年,情况就会有所变化:工作人口和退休人口的比率将会上升到五比一。到了2050年,这个比率就会变成三比一。由于这20多年来计划生育政策的有效执行以及婴儿出生率和存活率的升高,再加上医疗、生活条件的全面改善,中国已经变成了世界上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在世界不同的地区,各个国家的老龄化速度大体相当,瑞士、意大利和美国都需要经历大概80年的时间,其总人口中超过60岁的人数才会从10%上升到20%。而在中国,完成这一过程的时间只需要30年就足够了。

    更令人担忧的是,中国的平均退休年龄相对较晚。在为职工提供退休金的国营企业中所规定的退休期限是男性60岁,女性55岁。(农业人口和体力劳动人口主要靠积蓄或子女的抚养度过老年。)而中国现行的政策主要是依靠仍在工作的人口来负担已经退休人口的养老金。根据蒙特利尔中国分析报的有关报道,预计到2030年,中国尚未储备基金的养老金额总数将会高达上万亿美元。

    这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显然是一个过于沉重的负担。一个最极端也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让那些背负这些债务的国营企业违背曾经许下的诺言。这虽然残酷,却是大势所趋,在过去的五年中,中国政府已经开始着手计划推出利用三种渠道支持退休金制度的办法。三种资金来源分别是相当于平均工资20%的基本养老金额;企业颁发的个人奖金以及个人的储蓄。

    这个计划是否能够帮助中国渡过退休金制度改革的难关呢?大部分的人还在观望。香港伍德祖尔中国分析公司是一家研究中国现行的退休金制度的资深商务公司,其总裁斯图尔特•莱克奇表示,许多新近创办的公司都试图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法。为了缓解压在年轻职工肩上的资金压力,许多公司都采取推迟职工退休期限的做法。这种方式同时也刺激了消费,带动了经济发展并且还推动了部分国营企业的私有化进程,因为,私有化已经被实践证明是最有效的筹集资金以解决养老金债务的方式之一。目前,已经存在相应的制度,要求国营企业将其上市之后所筹资金的10%专设为职工的养老基金。另外,人们还期待中国政府能在未来的20年中利用债券等各种方式逐步解决养老金债务的燃眉之急。

    然而,最让人们心动的资金市场,说到底,还是股票市场。平安保险公司的首席策划官员,毕业于剑桥大学的刘易斯•陈指出,中国目前拥有超过一万亿美元的个人储蓄,这些资金如果能够被合理地用于股票投资,那么,所谓的退休金问题就能得到较妥善的解决。现在,不少手中握着银行存折的中年人,对银行是否是他们最好的投资选择已经开始产生怀疑,人们不禁要问:如果在退休之后,政府无力负担我的生活,公司无法负担我的养老金,而子女又不可依赖,那该如何是好?按照刘易斯•陈的设想,投资股市可能是这一批面临退休的人们最好的选择。陈先生同时也表示,在未来的几年之中,预计将会有超过10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私人的养老金储蓄账户。来自香港的莱克奇的期望值则更高,他认为到了2010年,中国的市场流动资金将会超过2万亿美元,其中有一半是制度性投资,另外还有四分之一属于纯粹的养老金。

    那么,谁能够率先采取行动,利用这一市场机遇呢?据说答案在未来的三年之内就会见分晓。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外国保险公司和风险投资家将会挤占中国市场,刘易斯•陈和斯图尔特•莱克奇都认为外国公司的竞争实力要更强一些,但是也别忘了中国自身发展的优越前景。随着住房改革的深入,养老金制度的改革也势在必行,到那时候,中国必将成为一个思想活跃、政治稳定、经济繁荣的中产阶级天堂。

    

    美国《财富》2001年9月17日

    

相关新闻

中国养老金制度:不能再回到养儿防老的老路上去

21世纪我国将面临劳动年龄人口庞大和人口老龄化

养老金制度改革被视为中国头等大事

养老社会化“浮出水面”

养老保险能否保障未来?

提前退休可能拖累养老保险?

养老金离入市多远

养老保险基金面临重重难关

我们老年的生活靠什么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