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的世界化与现代化(上)

    在拥有500个床位的现代化医院里,医生用草药混合物治疗病人,用中国传统的中药制剂给病人注射。

    这是在北京西苑医院和广安门医院见到的情景,在慕名而来的广安门医院的2500名患者看来,中国传统中药在它古老的发祥地依然充满鲜活的生命力。

    上个世纪的前五十年,正是大多数中国传统文化受西方文明影响最严重的时期,中药是受外来文化威胁最大。在西药的冲击下中药几乎销声匿迹,此后几经挫折才又恢复了活力。

    中药的复兴要归功于共产党领导下的积极的中药现代化工程,这个旨在恢复中药生机的系统工程中,中药研究自1956年以来就变成了中国正式的第三级教育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

    中国政府主导下的积极的研究终于获得重大突破,一大批治疗肿瘤、心脏病、肝炎以及疟疾等疑难杂症的中药制剂和治疗手段在临床应用中获得很好的效果。这些新的制剂和治疗方法有些是来自一些古方、偏方,其它是最新的中药研究成果。

    不仅如此,西药和中药研究之间的交流和对话也已全面启动。

    西药和中药在理论上还存在着分歧。西药理论建立在现代科学的基础之上,而中药理论则是建立在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学说的基础之上。

    和西药只重视“对症下药”有所不同的是,中药更关注患者身体作为一个整体的健康状况,它试图从病灶找到病根,避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因此,在中医中常常会出现用不同的药物治疗同一种疾病或不同的疾病用同样的药物加以治疗的现象,这其实都是不同的病人在发病本质上有所区别的缘故。

    然而,在当代中国,训练有素的医生们普遍能够在某些中药科目上有所专长,并在不同程度上将中医药理论灵活地融入医疗临床实践。

    针灸就是中医中药理论获得突破性发展的领域之一。

    伴随着20世纪70年代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对北京的访问,一系列生动展现中医对病人实施针灸情景的照片见诸西方报端,那些全身插满了银针却似乎一点不感到疼痛的病人的照片震惊了全世界。

    而今,针灸疗法已经在西方正统医药界中赢得了一定程度上的认可,而这在20年前则是难以想象的。

    其它中医药科目会不会也能像针灸那样很快得到认可呢?

    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记者访问了中国卫生部下属的北京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司长沈志祥博士(Shen Zhixiang的音译)。

    在对中药的未来前景表达了谨慎的乐观的同时,沈博士指出:“首先我们必须搞清楚其它一些相关问题,但我认为中药时代终于来了。”

    沈志祥谈到,目前世界天然药物市场总容量约在一百五十亿美元,中国的中药已出口到一百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年出口额为六亿多美元。虽然在国际市场所占份额不高,但如果算上中国本身市场三百多亿人民币消费量(约合四十六亿美元),应该占整个世界市场的三成了,这还不包括天然保健品的数额。

    他指出西方有利的环境对中药的重新崛起也起了重要的作用:一种对药物更为全面化的诉求无疑提升了中药对大众的吸引力,中药关注病人整体的健康状况的特点使它有别于西药,得到了全世界的重视。

    不仅如此,在全球回归自然运动的推动下,为取代副作用较大的化学制剂药物,人们对天然的、以中草药为基础的药物和保健产品的需求急剧上升。

    但是沈博士也承认说在中药的复兴道路上还有不少难以逾越的障碍。“我们在中药的质量控制上还有一些问题。一部分假冒伪劣中药制品还有继续蔓延扩散的危险,伪造侵犯专利中药配方的现象依然存在。”

    沈志祥强调说,从基础研究、技术开发、质量标准、生产贸易,到知识产权、涉外法规等等,全方位促进中医药现代化,是中医药走向世界的关键。

    沈博士还强调保持中药独立性,使之不成为西药的一个分支。沈博士说,为解决质量问题,中国政府从20世纪90年代末就开始分阶段逐步采用一系列被称为“5 P”的中药质量管理发展的规范体系,即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AP)、药品生产企业监督管理规范(GMP)、药品非临床研究质量管理规范(GLP)、药品临床试验管理规范(GCP)以及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GSP)。

    “我们能够保证,那些在西药里被视作毒素的重金属元素,即便只有一丝丝微量的存在,也不允许留在我们的中药配方中。我们还保证,我们中药制剂的生产环境和世界其它地方的现代制药工业的生产环境完全一样,因此中药制剂的品质是没问题的。”

    另外,尽管中药的质量一直呈现多样化发展的趋势,但中国政府当局正在着手解决这一难题。

    按照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AP)的要求,人们就必须保证中草药必须是地道的药材,即药材要生长在最为理想的气候和地理条件下,决不能被化肥和其它污染物污染。

    《海峡时报》2001年9月12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