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的世界化与现代化(下)

    和其他问题相比,应该在多大程度上推进中药的现代化的问题则更具争议性。

    支持中药现代化的学者之一便是现任中国第一流中医药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党委副书记的乔望仲教授。

    乔教授说,“传统”二字应当从我们通常所说的“传统中药”这个约定俗成的说法中拿掉,因为“传统”二字常常意味着顽固和僵化,对进步和发展的事物所持的态度往往是故步自封的。

    乔教授的观点在学术界得到了广泛的支持。甚至连一些中医药界的老前辈,如现年81岁高龄的著名中医专家严政华博士指出,传统的以切脉为主要手段的诊断方法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需要了,“只会三个手指搭脉便敢自称中医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严博士说道,“中医药如果不能适应时代的要求、不求新求变,就会最终走上消亡的道路”。

    但是持不同意见的人则坚持认为,过多的以西医为主导思想的现代医学训练会弱化中医医师的独特技能。

    然而,对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司长沈志祥博士来说,这些问题同一直妨碍中药同世界接轨的“中药作为一种科学的可信性” 问题相比而言就要逊色的多了。

    “一些人到现在还坚持认为中药作为一种科学的可信性仍是未经证实的,他们认为人们对中医药功效的信任只是基于道听途说而不是可靠的证据,还认为中医不是一种可靠的纯粹的科学。”

    显然,中药和现代西药之间存在的巨大分歧不是轻易能够弥合的。

    中药理论的支持者们称,中药5000年源远流长的历史本身就是其功效最有力的临床证明。

    但是中药的质疑者们依然主张中药理论在解剖学上行不通的说法,并坚持认为中药的神奇功效没有坚实的证据可以证明,其疗效都是天方夜谭般的道听途说,进而认为中药的可靠性依然值得怀疑。

    一些人还认为,中药理论的核心思想即气血流动于全身经络系统,并可通过穴位加以调节的学说不能在科学上得到严格的验证。

    这样类似的争论似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甚至连中国大陆研究人员所进行的大规模的中草药临床研究也饱受人们所持的怀疑目光的困扰。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呢?

    按照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著名医师、整形外科和创伤学教授刘屏钟的说法,人们之所以在中药功效是否确实的问题上众说纷纭是因为中国的研究人员并不总是坚持国际上约定俗成的临床研究方法论的准则。

    结果就造成了中药研究人员许多公开出版物在得到学术界普遍认可之前,为了迎合国际上通行的方法论的要求,频繁地在其他学术刊物上一再地进行简单重复,损害了中药的疗效形象。

    尽管中国在古典书籍中记载着大量的十分有开拓性的关于中医器械和药物用法的医学论述,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却是人们对中草药本身的作用机理还缺乏科学的理解。例如,中草药的化学组成究竟是什么?在每一个药草的许多成分中究竟那些具有医疗活性?

    正如刘教授所注意到的那样,绝大多数传统中药在现代科学和现代医药获得大发展之前其理论和实践就已经相当成熟了。

    但一直以来,人们对中草药本身所知甚少,对特殊草药配伍制成的专利药物的煎剂及其在生理学上对疾病的作用机理更是所知不多。

    然而,仍有许多人对中药的功效坚信不疑,但是要想让中国以外的那些已经控制了主流卫生保健行业的西药从业者对中药的功效也深信不疑则又是另一回事了。

    然而,尽管要让西药从业者也对中药充满信心决非易事,但是中国人必须做到这一点。世界上最大的保健食品和药材产品市场在美国,而掌握着这个市场大门准入权的则是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中药要想进入美国市场,就必须通过这个部门的严格检测。

    正如中国已故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曾经注意到的那样:“除非有一天科学能够合理解释中药的作用机理,否则持怀疑论的人就永远不会消失。

    对主流市场的巨大刺激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际合作司司长沈志祥博士称,去年中国中药制品海外出口总额为50亿元人民币,其中低附加值的药草原料出口占了超过一半的份额,其余则分别以中药萃取物和专利中药制品的形式出口海外。

    考虑到目前全球草药产品市场每年贸易额约为200亿美元,且以10%的年增长率扩张,这意味着中国在全球药草制品这个大蛋糕中仅占3%的份额。

    虽然在国际市场中所占份额不高,但如果算上中国国内市场五百多亿人民币的中药制品消费量(这还不包括天然保健品的数额),中国中医药产业的市场总量也是不容低估的。巨大的国内市场消费量已经完全可以消化掉中国国内中药生产厂家的生产能力,这使得他们对国际市场失去了进取心。以拥有300年悠久历史的北京老字号同仁堂为例。这个年销售额近20亿元人民币的中国顶尖中成药制药公司似乎只专注于国内市场的营销开发,而无暇、无力更无心顾及海外市场。

    但是海外对中国传统中药的兴趣却不断高涨。中医药管理局的沈志祥博士笑着说,“我们中医药管理局连走廊上都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国的来访者。”

    国际制药行业巨头如Merck制药公司、法扎制药公司(Pfizer)和强生制药公司(Johnson & Johnson)都想渗透到中药领域来分一杯羹,因此他们对同中国制药企业和研究机构进行合作研究和开发中药的项目均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沈博士补充说,目前中国仅和法国的制药公司就有超过20个进行中的联合药品开发项目。

     “为了打进美国市场,我们现在已经有三个中药产品在接受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的药理试验和评估,其中一种中药产品是用来治疗肺癌的”,沈博士透露道。

    亚洲其他国家也为中药在世界经济中所拥有的巨大潜力而感到欢欣鼓舞。

    中国的香港特区政府更是毫不讳言自己希望成为“国际中医药中心”的雄心壮志。同样,为了保持自己在中医药领域的地位,中国台湾也宣称要成为“中医药科技之岛”。

    而香港、台湾以及新加坡的一些主要制药企业为了加大对中药的研发力度或为了确保获得高品质的中药原料,纷纷选择同中国大陆企业合作,设立合资企业。

    中国已经是公认的世界经济强国之一,随着中国的入世,中国拥有几千年悠久历史积淀的独特的中医药科学也必将获得全世界的广泛认可。

    《海峡时报》2001年9月20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