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杨春时委员:义务教育应是免费教育
中国网 | 时间: 2002-03-16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我国很早就颁布了《义务教育法》,而且在二十世纪末就宣布基本实现了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但是,据政府公布的资料,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普及率也只达到了88%,还有相当大的缺口。而且,媒体披露的资料表明,许多农村特别是经济不发达地区的农村,远没有达到“普九”目标,失学和辍学率很高,有的地区甚至采取弄虚作假的手段,通过“普九”检查。我们有理由怀疑,所谓“基本上达到‘普九’目标”包含有许多水分,远没有那么乐观。面对较普遍的失学、辍学现象,就产生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按照《义务教育法》强制执行呢?答案很简单:因为贫穷,交不起学杂费,而贫穷是无罪的。因此,至今为止,还没有一起把有关家长送上法庭的案例。如此说来,堂堂国家法典竟形同虚设,面对如此普遍的违法现象竟无能为力。其实问题的症结首先在于法津本身的问题。按说,义务教育应当是免费教育,世界各国施行义务教育的国家都是免收学杂费的。只有免收学杂费,给每个适龄儿童创造入学的条件,才能真正实施义务教育。这就意味着,《义务教育法》应当既规定公民的责任,也规定政府的责任。政府的责任是创造保障适龄儿童上学的条件,包括提供学校、教师及免费入学等。公民的责任送适龄子女入学。二者的责任是等同的,缺一不可的。只有政府履行了自己的责任,公民才能尽法定义务。如果政府创造了相关的条件,而公民没有尽送子女上学的义务,违反了法律,政府就可以依法追究公民的责任。而如果政府没有履行自己的责任,公民就可以不履行自己的义务,法律不仅不能处罚公民,而应当首先追究政府的责任。但是我国现行的《义务教育法》只规定了公民的义务,没有规定政府的责任。由于政府没有履行自己的责任,仍然向学生收取学杂费,造成许多贫困学生因交不起学杂费而失学或辍学。这样,法律就既不能追究政府的责任,也不能追究因贫因而失学或辍学的学生家长的责任,导致《义务教育法》的无法实施。

    我国现在的小学、初中“义务”教育经费是政府负担一部分,个人通过交纳学杂费负担一部分。虽然对大多数城市和较富裕农村人口来说,学杂费的负担是可以承受的,但对于贫困人口(主要在农村)来说这是一个不轻的负担,许多人甚至是承受不起的。因此,对这部分人来说,免收学杂费是非常重要的。能否实行免费教育,是彻底实现“普九”目标的关键,甚至是惟一的选择。政府现在主要是靠对贫困地区的教育补贴和社会捐助来解决贫困人口子女的入学问题。但政府补贴数量有限,远不足以解决贫困人口子女失学、辍学问题。社会捐助更为有限,据统计,我国最大的社会助学工程“希望工程”实施十几年来,总共才募集了区区十几亿元人民币,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如果等待这些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和贫困人口脱贫,自然决普及教育问题,这不仅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教育的落后又将严重影响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和贫困人口的脱贫,形成教育落后与经济贫穷的恶性循环。要从根本上解决贫困人口普及义务教育的问题,必须修改《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政府必须实施免费义务教育。这样,才能在法律上保障义务教育的实施。

    笔者曾经向全国政协提交在全国农村实行免费义务教育的提案,但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答复是,目前政府财力有限,无力承担,只能靠政府对贫困地区的教育补贴以及社会捐助,并随着人民社会水平的提高逐步解决。前面已经说明,这种政策不能根本解决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政府是否有力量实行免费义务教育。笔者认为,有步骤地实施免费义务教育是可行的,以我国现在的国力是完全能够负担得起的。不要忘记,在19世纪落后的普鲁士和俄国,就已经实现了小学义务教育;而在二十世纪50年代,经济不发达的朝鲜、尼泊尔等国家也实现了小学义务教育;现在有相当多的发展中国家都实现了义务教育,而这些国家的义务教育无一例外都是免费教育。今日的中国与这些国家的当年的经济实力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我国人均GDP已经超过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但我国的教育经费却低于发展中国家占GDP4%的平均水平,一直徘徊于2.5%左右。如果把教育经费提高到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这是几届政府许诺要实现而没有实现的目标),那么就有足够的财力实现免费义务教育。笔者建议,为了避免财政负担过重,可以首先在农村实行小学免费义务教育,以后随着经济发展,再推广到城市和初中, 在全国真正实现九年制免费义务教育。笔者算过一笔帐:全国农村小学生约有1亿人,以每人每年学杂费300元计算,只要政府增加投入300亿元人民币就够了,而这只相当于一个大型工程项目的投资。如果这300亿元由中央和地方政府分担,如贫困地区或较贫困地区由中央负担全部或大部分,富裕或较富裕地区由地方政府负担全部或大部分,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

    根本问题还在政府是否真有决心,舍得投入。虽然科教兴国已经作为基本国策,对教育的重视和投入也有很大的改观,但并不意味着已经真正落实到位。许多地方克扣、挪用教育经费、拖欠教师工资的现象屡禁不止,频繁出现,说明许多地方政府并没有真正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从全国来看,教育经费占GDP比例居低不上的局面,也说明一定问题。近年来政府财政收入每年都增加1000亿元以上。2001年政府财政收入增加2000亿元,应该说拿出300亿元不是太大的问题。但是据有关部门的领导讲,政府在编制预算时,往往像切蛋糕一样,先切那些“必保”的、“硬”的支出,如重点基础项目和工业项目、国防、行政开支等,最后才是文化教育,而到这时候只剩下很小的一块了。但是,教育不应当是切剩下的蛋糕,不论什么理由都不能成为牺牲教育的借口。为了保证经济发展速度,政府舍得上数百亿、数千亿的项目,如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西气东输工程、青藏铁路工程、奥运会工程等,这些大工程都是必要的,对于国计民生有重要意义。但是,基础教育的意义更为重要,更具有长远的、基础的意义,无论如何也没有理由舍不得300亿元而放弃一举解决普及小学教育问题。如果只顾眼前的发展,而牺牲基础教育,后果将是严重的。一个教育落后的国家是不能实现现代化的,而存在着广大的贫困、落后的农村国家也同样是不能实现现代化的。在当前,贫困地区教育落后的恶果已经突出显现,超生、破坏生态、生产力低下,严重地制约着这些地区的发展,也拖了全国发展的后腿。许多官员虽然口头上都承认教育的重要性,但实际上心里却还是认为经济是硬的,教育是软的;经济不能放松,教育却可以缓一缓;尤其对农村的基础教育不重视,甚至认为只要城市搞好了就大局已定了,农村问题以后再说,等等。这是极其短见的。教育的投入虽然不能立竿见影,但从长远看是投入产出率最高的。日本在二战战败后的极端困难条件下仍然保证教育投入,实施义务教育,终于创造了日后的经济起飞,这种远见卓识应当真正引起许多当政者的反省。如果我们稍微放慢一点发展速度,把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问题解决,那么,从长远看,中国现代化的代价可能更小,步伐可能更坚实,发展的后劲可能更大。

    中国网 2002-3-16

    

相 关 新 闻
· 广州一项调查显示 教育收费走高居民感到吃不消
· 内蒙古代表:把教育摆在战略地位
· 代表委员谈:教育要架更多的“桥”
· 广州教育收费走高居民感到吃不消
· 少数民族委员呼吁重视少数民族地区基础教育
· 少数民族委员呼吁重视少数民族地区基础教育
· 程贻举委员:关于请求中央统管西部地区基础教育收取教育税支持发展西部教育的建议
· 程贻举委员:重视国民教育系列干部 标本兼治 加强高等教育文凭管理
· 代表邓力平:教育应遵循市场经济竞争法制诚信三原则
· 田德全代表:未来文盲是不会学习的人
· 田德全代表:未来文盲是不会学习的人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