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胡友林委员:把握机遇加快国有企业改革
中国网 | 时间: 2002-03-16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对我国大多数国有企业而言,充分利用加入WTO的契机,把握机遇加快国有企业改革是当务之急。作为长期在国有大型重点企业工作的一名政协委员,我就此谈几点意见:

    1.国有企业改革的正确方向:剥离政策性负担

    加入WTO后,国有企业改革的正确方向在于,巩固已有的改革成果,并将改革的着力点转向消除企业的政策性负担,建立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解决国有企业与国家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上来,进而解决委托—代理问题,完成国有企业改革。为此,国家应当剥离国有企业的各种战略性和社会性政策负担,扭转其不利的竞争地位,硬化国有企业的预算约束。

    首先,现行的各种住房、医疗、子女教育等实物形式的福利,作为劳动力再生产的必要补偿,应当以货币化形成纳入职工个人的工资管理渠道。其次,健全的社会保障制度,应该覆盖社会的大部分范围,因为这是提高其抗风险能力的必要条件。从提高抗风险能力角度出发,从应对日益迫近的人口老龄化挑战出发,从适应改革开放以来多种经济成分迅速发展的局面出发,我国都应当扩大现有社会保障制度的覆盖面。

    除了上述考虑外,扩大社会保障制度的覆盖面还对国有企业改革有间接的影响。冗员问题的根本解决途径是流向劳动密集的中小型非国有企业。如果社会保障制度不把这些非国有企业纳入进来,那么与国有企业相比,后者提供的社会保障承诺,就构成了冗员离开国有企业、进入非国有企业的机会成本,阻碍冗员问题的解决。

    2.要改革过去的行政审批制,建立开放型的投资融资体系

    在“十五”计划制定过程中,一些权威研究机构对我国中长期发展潜力做了深力分析,结论是“有长期保持GDP发展速度7%~8%的增长潜力”,关键在于战略引导和政策支持。近几年稳健的货币政策应是重点支持住宅、汽车、基础设施建设。此外,许多消费品、新型药业等有很大的需求潜力,迫切需要金融的大力支持。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运用得当,发展好的经济形势和持续、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是完全可能的。国家正在推进投资融资体制改革,研究以登记备案制代替行政审批制。技术改造项目管理办法就明确这点,这是大好事,但是还不够。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已形成投资主体的重要方面。目前制约企业发展的各种限制、干预还很多。无论是投资规模、产品产销、对外合作、重组兼并等都需要严格审批,依旧“卡得很死”。再如此下去,企业将失去宝贵的保护期,最终陷入被动。因此,无论如何,如入WTO后政府应改革审批制,否则不利于国有企业的快速发展。

    3.稳妥地推进债转股改革,为国有企业转产、转制赢得时间

    多年来国有企业高负债率问题引起了决策部门和理论界的高度关注。出于改善银行资产质量、降低金融风险、缓解国有企业债务负担的目的,近年开始进行了部分国有企业债转股改革。

    必须指出,国有企业盈利和竞争能力低的根源是政策性负担,债转股本身并不能消除国有企业的政策性负担,但可以给消除国有企业的政策性负担提供一段较为宽松的软时间约束和一个有利的实现形式。解决国有企业问题的治本之道是消除政策性负担。对这一点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否则,在债转股之后,国有企业归还资金使用成本的时间约束变软,很可能放松了剥离政策性负担的压力,软预算约束的源头依然如故,国有企业仍然不能走出困境,不良负债还会再生。

    4.要充分利用3~5年保护期,迅速培育自身的核心竞争能力

    一是通过结构调整高速发展核心产业。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分析论证自身在哪些产业有优势,自身的资金、技术、人才在什么产业、产品上有竞争力、有发展潜力,然后大力度调整,集中自身要素,重点发展优势产业,形成自身鲜明的产业结构,不断增强竞争能力。二是围绕科技创新掌握核心技术。要把技术创新定位在优化产业结构的调整升级上。要加大科技投入,建立科技基金,每年从销售收入中提取一定比例的资金,应用于科技开发。要建立健全高新技术风险投资机制,形成多元化的融资体系。通过以上一系列的举措,使企业逐步掌握核心技术,培养核心竞争优势。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加大传统产业技术改造力度,对规模大、效益好、成长性强的企业投入资金进行技术升级。只有认真做好以上几点,才能通过创造有效地掌握核心技术,赢得参与竞争的主动权。

     中国网 2002年3月16日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