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龚振栋 、朱振中委员:落实知识分子政策 稳定边疆专业人才
中国网 | 时间: 2002-03-16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西部各省(区)党委和政府重视人才工作,近年来为引进人才、培养人才,制定了一系列政策,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兴建各类学校、加强基础教育、设置新的专业、高校扩大招生、改善学校设施、改善各级教师待遇等等。各地为引进人才也制定了许多优惠政策。然而我们也看到,西部尤其是边疆地区人才外流趋势并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如新疆,据有关部门统计,近20年,外流各类专业人才近20万。其中年龄在30——45岁的中青年骨干外流最多。

    若把遏制边疆地区专业人才外流,作为一个专题来调研,可以发现人才外流原因多种多样。其中有工作环境制约所致,也有专业发展前景的影响因素,也有因生活待遇偏低等原因。为此各地区、各单位也曾采取相应措施,以稳定专业人才。如在政治上信任、在工作上重用、在生活上照顾,提出以事业留人、以待遇留人、以感情留人等等。以上各种措施虽收到一定效果,但是外流之势仍未遏制。

    回顾50年代、60年代初有一大批大、中专学生,他们满怀热情,不畏险阻,抱着支援边疆、建设边疆、保卫边疆之远大理想,响应党的号召,志愿奔赴边疆,在边疆一干就是三四十年。真正实现了“献了青春献终生”的誓言。

    当时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在百业待兴的五六十年代,他们不怕苦、不计较生活条件差、待遇低下(不少人工作后20——30年没调过工资),离乡背井,远离亲人,仍然以自己的专业知识报效祖国,埋头苦干、艰苦创业。他们是边疆地区机械、化工、冶金、纺织、轻工、建筑、建材等等行业的开拓者、奠基人。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这些为边疆经济发展作出贡献的第一批专业人员,因年龄关系,已先后进入了退休人员的行列。

    50年代至60年代初,边疆地区创建的一批老企业,多年来为边疆经济和各项事业的发展,为保障社会供应为繁荣民族地区经济,为改善当地人民生活,为国家积累财富(上交利税)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在近年来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由于设备陈旧,产品落后,技术改造资金不足,更由于重复建设,产品供过于求而陷入了亏损、衰退的境地。按经济结构调整政策,不少企业已被改组、兼并、改制,或出售,甚至破产。而在企业、基层一线工作的专业人员,尤其是已退休的人员,更陷入了无人管、无人问的境地。

    我们在新疆对某一汽车修配厂作调查,了解到该厂部分退休专业人员21人,其中12人为1955~1959年进疆(其中最早为1951年进疆),9人为1960~1963年进疆。他们大部分是我国多所著名大学的本科毕业生(如交大、哈工大、西工大、清华等),并在80年代都取得了高级技术职称。未退休前,这些人员均系企业各专业部门、生产一线的技术业务骨干。他们都是工龄30年以上的老职工。按政策,退休金应该由社会养老保险统筹支付一部分,由原企业按老政策(过渡性)支付一部分。由于企业被改制、兼并、出售,原单位已不复存在,他们只能领取社会养老保险统筹金。而其他福利如节日慰问、老干部活动费、老年活动等则都无人过问。目前这些人养老金为600多元(个别人员达到700多元,有的甚至不到600元),而且医疗保险尚未解决,高级知识分子的医疗保健更无法落实。

    当然600多元已可解决温饱,维持基本生活保障之需。但是这些人员是新疆各产业部门的开拓者、创业者,他们为边疆各门类产业的发展、为边疆经济建设已付出了毕生精力。他们付出甚多,然而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他们获得的报酬甚少。目前虽然他们已退休,但他们理应享受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所创造的成果,应该受到社会的关爱和照顾。可是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一些政策未能落实,按目前退休工资发放办法,在行政单位和事业单位的专业人员,情况稍好;而在国有企业退休的专业人员生活中存在着很多困难。如由于生活拮据,他们无力订阅报刊或技术资料,从而再也无法为企业发展、为专业发展提出什么创见和建议。有的多年劳累,年老体衰,积劳成疾,而又无力保养、治疗。这些人员都有一定社会关系,他们的国内外同学、兄弟姐妹、子女、亲友来疆看到他们的生活状况,感到伤心、痛心、寒心、酸心。而他们的子女,青年技术人员看到这种情境,也产生了“你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的心态,离疆而走,另谋高就之心油然而生。遂使专业人员外流之势越来越盛。

    目前我国已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历史时期,经济体制改革进一步深化,这符合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在改革过程中,在经济结构调整时必然会淘汰一些老企业,撤并一些单位和部门。然而在改革中,在企业改制时,工作应更细一些,尤其是要关注边疆地区,关注企业、基层的专业人员。对已退休的专业人员也应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以使他们也能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安度晚年。为此我们建议:

    一、国家有关部门应组织力量对贯彻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作一次调查,尤其对边疆地区,对企业及基层退休的老年知识分子的生活状况作一次调研,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思想情绪、养老金发放、医疗保健等情况,以便发现问题,逐一研究、解决。

    二、在深化改革中,对人事制度改革应按老人老政策、新人新政策、新人新政策,逐步过渡。大学毕业在五六十年代参加工作,同为“国家干部”,而目前,行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三种退休金发放差别太大。在政策上应予调整。

    三、建议对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工作终生的专业技术人员(如工作30年、40年)颁发荣誉证(1983年由国家民委、劳动人事部、国家科委联合给长期在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工作的知识分子发过一张荣誉证),并相应在公共福利上给予一定优惠(如求医,乘车、船、飞机,进公园、博物馆等)。

    四、在新闻媒体上应多介绍、宣传为边疆经济发展和各项事业进步作出贡献的知识分子的业绩,以激励年轻科技、专业人员奋发向上,安心边疆、建设边疆。

    中国网 2002年3月16日

    

相 关 新 闻
· 杨兆旋委员:加入世贸组织后我国肉食生产的应对措施
· 孙颔委员:及早、有力地整治学术腐败
· 方廷钰委员:制止校园暴力
· 郑楚光委员:现行研究生招考制度中的问题及改进建议
· 王林生委员:入世与利用外资的新方向
· 张波屏委员:巧用区位优势 城市支援农村 加速农业结构调整
· 董秦军委员:治理周边地区环境污染 办好2008北京奥运
· 锦言妙句一语惊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畅言录
· 郑楚光委员:进一步发挥民主党派的监督作用
· 郑楚光委员:关于新时期的人民内部矛盾问题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