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应晨:与杜拉斯一样“薄”
中国网 | 时间: 2002-09-13  | 文章来源: 青年报
    ●除了写小说,我干不了也不想干什么别的事,而且我会一遍一遍修改自己的小说,每改一遍,小说就短一点,最后只剩下薄薄的一本小册子●的确有很多人把我拿出来跟杜拉斯比,一来我们都是这样的薄薄小册子,二来我们对死、对世界模糊性的感觉很相似浙江文艺出版社的新书《再见,妈妈》的封面青春得略显幼稚,使人无法相信这小册子在法语世界所取得的辉煌。法国费米娜文学奖提名、爱尔兰读者奖提名、加拿大总督奖提名、巴黎-魁北克联合文学奖(原法国-加拿大联合文学奖)、魁北克书商奖、加拿大书商奖……该书作者应晨因这部小说而开始在加拿大和法国等地区广受关注,评论界好评如潮,将其作品与杜拉斯的小说相比较。应晨的后一部小说《磐石一般》也获加拿大总督奖提名,随后,应晨应邀担任了2001年度加拿大总督奖——这一加拿大文坛最高奖项的评委,2002年,法国文化部颁给应晨骑士奖章,使她成为继巴金之后少数几个获此殊荣的华裔作家之一。这位在法语文坛越来越重要的女作家在华语文坛名不见经传,因为应晨是用法语写作的。然而从现在开始,应晨决心将其作品翻成中文,以其成名作《再见,妈妈》为起点,进入中国文坛的视界。应晨为了其新书发布会回到中国,并欣然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记者:听说你1989年出国,到现在只写了五本小说。能说说自己的作品吗?

    应晨:第一本《水的记忆》和第二本《自由的囚徒》现在看起来写得实在是不怎么样,所以我就不准备把这两本书翻成中文献丑了。第三本《再见,妈妈》是1995年出版的,是我所有小说中得奖最多的一部,评论说从未见人这样写两代人关系的。可我对后期的作品更满意一些,1998年我出版了《磐石一般》,今年上半年出版了《悬崖之间》。从《磐石一般》开始,我的小说开始有些抽象,我虚化生活背景,想写出人的普遍性,我想说的是,人与人之间最根本的隔阂不是社会环境、人种等等造成的,而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之间的本质区别造成的。我很难表达出我的意思,我只能把它们写出来,文学就是要写一些讲不出的东西,这很难,我在努力。

    记者:听说你就靠写作谋生,这样生活是很困难的。而你新小说出版的频率看起来却很低。

    应晨:是的。可是除了写小说我干不了也不想干什么别的事,而且我会一遍一遍修改自己的小说,每改一遍,小说就短一点,最后只剩下薄薄的一本小册子。我力图在最简短的语言里浓缩很多含义,当然书越薄定价越便宜,而且我后期的作品在评论界的评论很高,能看懂的读者却越来越少,不过我是为自己而写的,不太在乎这些。而且加拿大文化部有一笔对少数作家的文学资助金,我很幸运,常常能拿到这笔奖金以维持生计。

    记者:听说加拿大和法国的文学评论界都拿你和玛格丽特·杜拉斯比。是这样吗?

    应晨:他们拿我和许多人比,但最常拿出来比的的确是杜拉斯,一来我们都是这样的薄薄小册子,二来我们对死、对世界模糊性的感觉很相似。

    记者:你对近年来国内文坛的情况熟悉吗?觉得怎么样?

    应晨:我觉得非常好,但我并不意外,因为这块土地有太深厚的文化底蕴。我对自己用中文写出来的东西不是特别满意,对语言的感觉不如从前了。但一直以来我很想用中文创作小说,毕竟我觉得自己真正功底好的还是中文。给我一段时间,应该可以做到的。

     《青年报》 2002年9月13日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