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3两会  /  人物访谈
敞开你的心,装下九亿农民“生”与“死”
中国网 | 时间: 2003-03-15  | 文章来源: 新华网
    全国人大代表王宪珍流泪了:一位处于人生开花结果期的年轻女人死于难产,这个“难”就“难”在她活在医疗条件差、卫生知识少、经济贫困的山村。

    如果早来一会儿的话,如果产前做过检查的话,如果在医院接生的话,她根本不会这样死去。女代表善良的假设是无力的。现实是,城乡居民在医疗卫生上拥有的社会资源,享有的社会福利,支付服务的能力有着明显差距,这差距比城乡经济发展和居民收入之间的差距更大,更被忽略。

    “要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切实做好‘三农’工作。”朱镕基总理在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今年政府工作提出建议。今年初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今后每年新增教育、卫生、文化等事业经费,主要用于农村,逐步缩小城乡社会事业发展的差距。这些宏观信息告诉我们,提高农民生活水平、让农民与城里人共享人类文明和中国发展成果的时候正走来。但是,那死于难产的母与子看不到了,这是个深刻的悲剧。

    联合国2002年儿童特别会议提出,每个儿童都应有一个尽可能好的人生开端;学者们一致认为,0到三岁是人生关键时期,大脑发育的七种能力中有五种的关键都在2岁前。中国农村儿童在起步阶段就已经痛失良机。而他们未来是中国的大多数,中国人的整体素质也就有了潜亏。

    在人生另一端,城市居民大多病死在医院,而农民大多病死在家里。

    死亡是每个人迟早要面对的人生终点,但谁都希望得到良好的医治,在医生呵护下无憾地死去,而不是痛苦地辗转于贫病交加、求生不能。死在家里,在有些农村,恰恰就意味着等死。这个冬天,北方农村又有老人躲不过一场寒冷和一次小病,在家里冰冷的床上呼出最后一口气。孔子说,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怎能眼看不愿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发生在农民身上。

    如何死去,就是对于如何活着的另一种诠释。活着的人不可能亲尝死味,但目睹不应发生的死亡会让活着的人感到恐怖,后怕,感到人生的无奈,这种感觉会淡化亲情、毒害感情,蚕食人内心深处的道德基础,影响人不同于动物的美好的情怀,消解人追求幸福的冲动和意味。这是对于人类生活的一种挑衅,是对于人生湍急的河流及河床的污染。

     一个“生”,一个“死”,在两端勾画了农民的人生轮廓。忽视了,也就忽视了农民的人生。

    今年“两会”上,代表们呼吁,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必须发挥城市对农村的带动作用。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一个很困难的过程。难就难在不仅是要弥合城乡经济社会差距,更要缩短城乡居民的心理距离。

    就在“两会”召开之前,记者了解到,河北农村巫医盛行,有的人因此而发了财,不少农民花五六百元没有“治”好病,却依然无悔。指责他们迷信是容易的,批评他们不懂得科学是永远正确的。农民在情感上与巫医上的认同,足令令城里大医院羞愧。

    县城以上医院在设置上、收费标准上潜在或“明在”地以城市居民为服务对象,尚有其经济上合理性。那城里人与乡下人在情感上、人格上的距离要靠城里人主动消除。这种距离在农民工进城时,在民工子女就近入学上可以看到,在弥漫着福尔马林药水、飘动着白大褂的医院里也以一种更文明、更无情的方式存在。

    记者相信,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发挥城市对农村的带动作用的字样,在“两会”后必会写进各地的各种文件。但是,写进文件相对来说并不难,而仅仅写在文件上是可怕的。那意味着明年的悲剧和泪水。

    要装进人脑中。各级手中握有资源的城里人和干部要用“脑”来关心农民,不光想到三五年的政绩,更想到人民公仆就是广大农民的公仆,没有农民的幸福生活,就没有中国人的幸福生活。

    更要放在人心里。在法律、政策、合同达不到的地方,要靠人心来维及。人心,有时是小的,容不下一根针。但是,古今圣哲先贤仁人志士、真正的共产党人,心是大的,容得下整个世界,也能容得下中国农民的苦与乐。各级决策者、各地执行者,各个层面的参与者,甚至旁观者,所有的城里人,对农民要有一颗王宪珍代表那样的恻隐之心,更要有尊重之心,平等相处之心。因为,他们不仅是你的家人、朋友、亲戚,老乡,更是与你同样的生而平等的人。

    新华网 2003-03-15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