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3两会  /  人物访谈
医生:我们并不情愿为医疗事故“买单”
中国网 | 时间: 2003-03-15  | 文章来源: 新华网
    去年的今天,人们曾就“医生与患者,谁是弱势群体”的话题争论不休。医疗纠纷频发的一年又已过去,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建立医务人员权益保障法》议案,使这个问题再度突现。

    议案的发起者、蚌埠医学院病理教研室陶仪声教授指出,近年来,由于医疗事故或非医疗事故原因造成的医疗纠纷,导致医务人员被打致伤致死已发展成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据统计,1998年至2001年,北京71家二级以上医院共发生殴打医务人员事件502起,其中被打伤致残者90人,影响医院秩序的事件1567起。“究竟谁是‘弱势群体’,医生的‘医疗事故’谁负责?”很多医生想不明白。

    对于非卫生界的人士说,医患关系紧张,更多是医生的责任。全国人大代表、江苏东洋之花有限公司董事长方宜新说,“事实表明医疗行业已成老百姓最不满意的行业之一,药价之昂贵,行风之不正,白衣天使成了‘白狼’,极大地损伤了老百姓的切身利益。”

    但医生却有理由为自己辩护。安徽省立医院大外科片主任兼普外科主任、主任医师许戈良代表说,几经修改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已对患者加强了保护。医疗事故鉴定已为患者提供很大方便。病人有权掌握复印病历,并在医疗事故中要求医生举证,这些规定“都在向患者的一边倾斜”。  

    然而,他认为,一些患者及家属仍然采取打、砸、抢方式,甚至将患者尸体长期滞留在病房内。公安部门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医生成了无援的弱势群体。更令他无奈的是:一些患者假借“医疗事故”之名,把无理纠缠当成“生财致富”的有效途径。

    许戈良建议,医疗事故鉴定应设立实效期限,限定医院的赔偿额度,确保赔偿的合理性。在德国,医务人员要将月收入的6%交到保险公司,其所在医院要交纳固定数额。医疗事故经鉴定后,交由法院决定赔偿数额,最后由保险公司处理。“战场转移了,医患双方的身心都不会在无序状态下受到伤害。”

    医院暴力事件大部分是由于患者或患者家属对治疗效果不满意,或对医生群体不信任而产生的过激行为,大多数医生表示可以理解。然而,国际一致承认医疗确诊率为70%,急症抢救成功率也仅为75%左右。

    年近八旬的王忠诚代表曾获第12届世界神经外科最高奖,也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他坦言自己在20世纪50年代初,错将一位脑部血管变异的病人诊断为脑部肿瘤,并为其施行开颅手术。“当时病人家属非常体谅我,我不但没有精神压力,还增长了医术经验。”

    王忠诚说,医学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结合的复杂专业。再负责的医生根据书本知识,也无法解决每一个个体上的特殊性。社会上不应因为少数恶劣现象就用有色眼镜看待医生。

    他说,因为医生很难做到诊断完美无缺,治疗上也就不可能完全达到家属要求。很多医生因此对疑难病退避三舍,重病人就更不愿管了。因为重病人处于生死边缘,家属挑毛病很容易。这也变相造成了医患关系冷漠的假象。

    作为一位从医21年的医师,许戈良说:“医生心理压力过大而造成的责任缺失,最终伤害的还是病人。”

    医务人员也在呼唤良好的执业环境。2002年2月至3月,中国医师协会对北京、四川、辽宁、广东和浙江5个省市1956名医师的调查显示:超过6成人认为当前执业环境恶劣,近四分之三的人觉得自身的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55岁以下被调查的医师有近80%认为自己的劳动与报酬不符;54%的人明确表示不同意自己的子女从事同行业。

    许戈良说,除去医患纠纷问题,医疗行业的垄断性也使大医院人满为患,小医院病源难寻。医院只有从卖方市场变为买方市场,才能从根本上遏制医疗行业的不正之风。此外,国外对医生进行污点记录和吊销执照的方法也值得借鉴。

    2001年11月,北京数万名医师获赠“医生人身意外伤害险”;2002年11月10日,上海出台了中国第一个《医疗机构治安防范暂行规定》。人大代表和医学界对有关问题的呼吁已逐步引起重视。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