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3两会  /  人物访谈
梁慧星委员:松散式、汇编式的民法典不适合中国国情
中国网 | 时间: 2003-03-16  | 文章来源:
    新中国第一部民法典草案已于2002年12月23日第一次提请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期间,中国网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教授、山东大学法学院院长梁慧星先生,请他就这部倍受关注的法律文件谈了自己的看法。梁慧星委员是我国法学界公认的理论权威,本人就是“民法起草小组”成员,组织参与了民法典草案“合同编”部分的起草工作。

    据梁委员介绍,他在本次政协大会上提了一个提案,内容就是关于纠正民法典立法中的任意性。他说:“我对现在的民法典立法是持批评态度的,我认为现在的民法典立法不科学,提交到人大常委会进行初次审议的民法典草案的很多内容没有理论根据,没有经过研究,也没有合理借鉴国外的成熟经验。该草案是松散式、汇编式的,其中的合同法、婚姻法、收养法和继承法,是原封不动地将现行法编入。另外,立法之前没有研究和制定立法规划和方案,没有研究立法的指导思想,没有研究过民法的基本原则、基本制度和我们平时所说的价值取向。”

    梁委员举了两个例子来说明民法典草案中的不科学之处。他说:“民法典草案把现行婚姻法和收养法原封不动地并列摆在一起,但收养法只是婚姻家庭中一个很小的制度,它怎么能够和婚姻法并立?这显然不合乎法律的逻辑性。”

    梁委员又举了“取水权”的例子。民法典草案中规定了“取水权”:企业或其他单位如果想从江河里取水,事先必须向政府有关部门申请,在获得许可、被授予取水权后才能取水。梁委员说,我国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区降水充沛,甚至经常发洪水,请问这种规定对这些地区有何意义?再者,承认“取水权”的存在其实就是把江河里的水当成国家财产,那江河洪水泛滥导致人们生命财产损失岂不就是国家财产导致的吗?难道国家还要承担赔偿责任?显然不可能。这个规定只有在我国北方干旱地区以及地下水保护方面才有点意义,但完全可以通过地方立法或行政立法加以解决,没有必要在民法上创造出一个新的权利。

    梁委员指出,我国现在的民法典草案与其他大陆法系国家的民法典差距很大,且有片面追求所谓中国特色,不重视法律的逻辑性的倾向。

    梁委员指出,对于民法典这样大的法律来说,它本身的逻辑性就是它的生命。我国属于大陆法系国家,法律是由立法机关制定的。怎么样才能够保证如此众多的不同法院不同法官裁判同样的案件适用同样的法律得到同样的结果呢?这就是裁判的统一性问题。另外还有判决的公正性,也就是判决能不能真正实现正义的问题。法律愈有逻辑性和体系性,就愈能保障裁判的统一性和公正性;法典愈有逻辑性和体系性,就愈能保障审理同样案件的不同地区、不同法院的不同法官只能从法典找到同一个规则,得出同样的判决。如果缺乏逻辑性,法律的不确定性就会相应较大,其结果是法官在裁判案件时这样判也可以,那样判也可以,似是而非,无所适从。一部不讲究逻辑性和体系性的所谓松散式、汇编式的法典,使审理同样案件的不同地区、不同法院的不同法官可以从法典中找到完全不同的规则,得出截然不同乃至相反的判决。这样的法典,不仅不利于保障裁判的统一性和公正性,还会适得其反,使那些在法律外因素影响之下作出的不公正判决合法化。这样的法典,不仅不利于遏止地方保护主义、行政干预和司法腐败,还会适得其反,进一步助长地方保护主义、行政干预和司法腐败。

    梁委员认为,我国应当制定一部具有逻辑性和体系性的民法典,而不是所谓松散式、汇编式的民法典,因为这样才能够尽量减少裁判的任意性,保障裁判的统一和公正。梁委员指出,这是关系到我国的法制和人民、企业切身利益的大事。

    梁委员还指出,民法典立法中应该注意完善现行法律,他还举了两个例子来说明他的观点。

    他首先举例说,我国现行合同法没有规定一些重要的合同关系,比如雇佣合同关系、旅游合同关系、合伙合同关系和保证合同关系等等;另外现行合同法还有其他一些不合适的地方。应该趁制定民法典的时候,把经济生活中主要的合同关系尽量设立规则,修正现行合同法中的不当之处。梁委员介绍说,他本人受委托起草民法典合同编,组织了由研究合同的专才组成的起草小组,该小组花了很多工夫仔细总结了法院的有关实践经验,针对我们的国情设计了好多新的规则。现行的合同法是428条,而梁委员牵头的起草小组提出的合同编草案有716条。遗憾的是该合同编草案没有被采纳,现在已公布的民法典草案原封不动地编入了现行合同法。

    梁委员又举了继承法的例子。他说,我国现行的继承法是1985年制定的,至今没有修订过。1985年我国的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社会还处于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人们一般谈不上有什么财产,没有房子,没有汽车,没有大的家具,比较穷困。现在经过了2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的社会富裕了,很多地方特别是东部地区的生活水平达到了小康,民间可供继承的遗产种类、数量大大增加,现实情况与1985年前后大相径庭。原来的继承法在新形势下显得过于简单,应该趁这次制定民法典的机会对它进行修改完善补充。可惜,已公布的民法典草案也是将现行继承法原封不动地编入。

    梁委员在他的提案中建议放弃目前的民法典草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下重新成立民法典起草委员会,成员包括法学教授、法官和律师,甚至还可以包括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他提出,委员会应首先讨论我国民法典的指导思想、价值取向、基本原则和基本制度,然后设计其结构,勾画出各种制度的要点后再开始具体立法。

    中国网 2003年3月16日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