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3两会  /  人物访谈
归国创业的留学生当上全国人大代表之后(图)
中国网 | 时间: 2003-03-19  | 文章来源: 华声报
    --访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于保法和王革

    


图:全国人大代表于保法在会议期间仍然关注着癌症患者的疾苦,这是他在休息时间为一位癌症晚期患者分析病情。

    于保法和王革都是山东人,都曾经在美国留学,都拥有美国的永久居留权,又都回到自己的家乡各自开创了一番令人瞩目的事业。今年初,他们又都新当选为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十届全国人大开幕后的第二天(3月6日)下午,记者在山东代表团驻地见到了他们。尽管于保法和王革1998年就归国创业,在中国的大地上摸爬滚打,但是依然可以感到他们身上遮掩不住的海外学子的种种气息。

    于保法生于1958年,从小生长在山东贫困的农村。他的言谈似乎更多折射出他心底的沉重。他告诉记者,在这次大会上,他准备提交一个关于“建立农民大病医疗储蓄”的议案。他说,这个议案与他的人生经历特别是与他五年来回国创业的经历相关。

    于保法是在山东省东平县长大的,那里是一个贫困地区,而且是癌症高发区,每年死于癌症的病人有1200多人,癌症高发率达2.8‰,而且周围5个县的500万人口没有一家肿瘤医院。于保法的母亲在他19岁的时候患了癌症,过早地离开了他。这件事给于保法巨大的打击,也导致他最终选择学习医学,1990年他赴美作博士后研究,又选择了攻克癌症的前沿领域。

    于保法在1996年提出利用肿瘤自身作为抗癌药物“缓释库”的新概念,被医学界同行称为“肿瘤化疗用药方法的一次革命”。16万美元的美国国家科技奖、加州大学圣迭哥医学院的副教授职位、一家人的绿卡,于保法都得到了。然而就在此时,这个在人们看来刚刚羽翼丰满的于保法却提出回国。他自筹资金3000多万元回到山东老家--贫困的东平县,建起了一座拥有现代化设施的肿瘤医院。

    于法说到这段经历时,已经像是在感慨一个久远的回忆了,他说:“那是我第一次创业,是感情推动的投资。”他说,在美国,他总是在想着因癌症的折磨而过早离开人世的母亲,想着家乡的百姓和养育自己的土地。他希望用一种全新的治疗方法(所谓“缓释库疗法”),为癌症患者争取到更多的生存希望。

    “原来以为办一个医院,用一种新的方法就能解救百姓疾苦。后来发现这个想法太简单了。”于保法说,“办医院的这5年,我发现中国的农民还是太穷了,一旦有了大病,一个家庭就会面临灾难。于是我就想要找到一个办法,保证农民在遭遇大病时候有钱治病。”这个研究医学的海外学子,双脚踏在中国大地上的时候就不得不研究中国的社会问题了。于保法说,从这个时候起,他开始了回国后的“第二次创业”,他称之为“理性推动的投资”。他的“建立农民大病医疗储蓄”的想法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生成的。

    于保法告诉记者,两年前,他向有关部门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有关部门对他说,按照中国目前的相关规定,这件事情办不成。但是于保法不甘心。他说“今年1月,我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心里很不平静,一是觉得人民信任我,信任我这个从美国回来的留学生;二是觉得责任重大,我不能仅仅去想自己的医院,我要更多地去想中国老百姓的需要,去想中国发展的需要了。”于保法在更加深入的调查研究后,把他的“建立农民大病医疗储蓄”的想法写成了人大代表的议案,带到了北京,带到了十届人大一次会议上。

    


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全国人大代表王革接到他的研究生打来的电话,向他咨询实验问题。

    王革比于保法年轻,今年35岁,言谈举止温文尔雅。他1998年回国,创办了山东元隆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这是第一个进入山东济南高新技术开发区留学人员创业园的留学生企业。

    王革回国前是美国北卡罗莱那大学医学院药学系的博士后研究员,师从国际著名的药物结构学家斯卡博教授,留美期间在蛋白质药物的结构分析和设计方面均取得成绩。专业经历使他深知,今天的世界正在走向生物技术时代,基因工程制药已经成为竞争的焦点。因此,他的公司从建立之日起就把目光锁定在生物制药的研制、开发和生产上,走着一条建立自主知识产权的创新之路。5年来,他领导的公司已经先后开发成功三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级生物新药,拥有6项中国发明专利。

    不过此次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参会,王革是带着急切的忧虑而来的。这不仅是为个人事业的忧虑,也是为中国高科技企业发展的深深忧虑。

    王革在会议期间发出这样的呼吁:国家要促进科技风险投资的发展,特别要拓宽民营高科技企业的融资渠道!

    他说,国外高科技之所以发达,风险投资是一个重要的推动力量。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要想迅速发展,一定要解决资金来源的限制。王革告诉记者,他的公司创业之初的注册资金是50万元,发展到去年到达1000万元,这完全是靠自己的滚动发展。没有一分钱外债,也没有一分钱贷款。但是,发展到现在,他们研制的全新药品要形成产业化的时候,遇到了资金上的巨大障碍。他主持研制的基因工程溶栓新药--瑞替普酶(rt-PA)是临床治疗急性心肌梗塞、脑血栓等心脑血栓疾病的世界上最新型的溶栓药物,中国市场每年需求至少在百万支以上,可是目前他们只能生产5万支。想形成规模化生产,就需要资金,而融资的过程困难重重。

    王革说:“如果我们的科技产品不能尽快形成规模化生产,人民就难以真正从科技成果中受益,科技也就难以形成推动社会发展的实际动力。”五年的回国创业,显然已经让王革感触的太多,思考的也太多了。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学子,在谈到事业发展的障碍、国家进步的阻力时仍然难掩心中的急切。

    王革说:“我的科研进程是超前的,现在成果出来了,在世界上是领先的,国家也审批过了。但是我要建设一个生产线需要一大笔资金,这笔资金要是还靠我们自己发展积累起来要很长时间,我们的科研成果也会过时了。我这次提出国家要促进科技风险投资的发展的建议,是我的切身之感。我想,这也一定是很多海外回国创业的留学生已经遇到和将会遇到的障碍。这个问题不仅关系着留学生创办的高科技企业能否发展,重要的是关系到中国的高科技产业能否发展。这是件大事情。”

    与王革和于保法的交谈中,记者时时有一个感觉,这些归国创业的海外学子将他们的专业才智投入到中国这片土地上的时候,正在生成一种全新的创造能量,这种能量正在激化着新旧事物之间的冲突,正在推进着中国现状的改变。

    王革和于保法都没有觉得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后自己的职业身份有什么改变,王革明确地说:“我就是觉得自己又多了一件工作,当然是一件重要的工作,就是要为祖国的富强考虑更多的事情。至于自己的专业工作,只能更加用心,做得更好。”

    于保法在他为中国农民的大病医疗途径撰写议案的时候,也全力以赴地营造着他的专业实力。他告诉记者,目前他已经得到了银行数量可观的贷款,在山东济南郊区买下3000亩地。他要在这里建造起一个国际一流的专业肿瘤医疗机构,一个肿瘤研究院,一个药物研究所,一个高等教育机构和一个留学生创业园区。

    王革和于保法都很忙碌。在对他们进行采访的过程中,他们两人都在不停地一边向记者致歉,一边接听着一个个电话,王革是在指导他的研究生选择一种试验药剂完成一个实验环节;于保法是在回答全国各地癌症患者的咨询。

    他们的忙碌似乎说明着这些海外学子已经在中国找到了他们新的生命位置。

    采访中,于保法回忆说:“当年我在美国圣迭哥海岸边,看着滚滚海浪扑面而来的时候,我就想,好运气都只能到美国来吗?总有一天,我们要把这好运气推到中国去。”

    今天,于保法他们已经不是站在美国的海岸边感叹了,他们已经在中国的大地上开始了全新的耕耘。(《华声报》供稿/高钢)

    

    中国网 2003年3月18日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