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军 事
中菲南海再起争端 中国成为菲律宾海军假想敌
中国网 | 时间: 2003-11-17  | 文章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菲律宾擅自移走中国在南沙群岛上放置的写有中文的标志物,使得中菲在南沙群岛问题上再起争端

本月初以来,在菲律宾舆论界沉默了一段时间的南沙问题再次跃上了一些主要英文报纸的头版,起因就是军方声称最近中国军舰和科学考察船频繁出现在菲西南部所谓“自由岛群”和菲北部外海的黄岩岛附近,并在“ 自由岛群”中一些尚无人占领的岛礁上安放标志物。

据当地媒体报道,11月6日,菲武装部队总参谋长阿瓦亚、菲西部军区司令多明戈和一些当地记者乘飞机飞越“自由岛群”上空时曾看见一艘中国海军护卫舰和一艘科考船停泊在美济礁内部的潟湖中。

菲军官曲解《宣言》

中国与东盟各国于2002年11月4日在金边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规定在南海问题争议解决之前,各方承诺保持克制,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和扩大化的行动。

《宣言》是中国与东盟签署的第一份有关南海问题的政治文件,对维护中国主权、保持南海地区和平与稳定、增进中国与东盟互信有着积极意义。但是菲军方故意将《宣言》含义曲解为严格保持原状。

阿瓦亚辩称,南海问题《宣言》有关各国约定保持岛礁原状,而中方行为违反了这一准则。菲方有权移除这些标志物,因为维持岛礁原状是菲海军的责任之一。多明戈则称菲海军人员曾多次从“自由岛群”的无人占领岛礁上移除写有中文的标志物。他说军中绝少有人会阅读中文,因此他们并不知道标志文本的含义——言外之意是无论这些标志物是科学考察的数据备忘,还是声明主权的界碑,菲海军都无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中国成为菲海军假想敌

近20年来,菲经济因政局动荡和南部分离主义叛乱不断而裹足不前,严重依赖外资的工商业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更是一蹶不振,至今仍复苏无力。与此相映衬的是中国经济因政治稳定、基础庞大而成为海外投资的乐土。而一些西班牙裔财团也不愿看到华裔在当地经济中日益占据主导地位。因此菲国内反华力量在一些政治派别怂恿下,不时以“抵抗红色中国入侵自由岛群”相号召,煽动民间的排华情绪。

众所周知,菲律宾是仅次于印尼的世界第二大群岛国家,从理论上讲需要一支相对强大的海防力量。但菲南部长期战乱不断,陆军在剿匪斗争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在员额和军费等方面享有绝对优先权。然而海军则只能在剿匪中充当配角,且从目前形势看,东盟各邻国间几乎不可能发生海上争端,因此菲政府国防战略中的海军始终坐着冷板凳。海军内部某些利益集团迫切需要炮制一个东盟以外的假想敌,借此说服政府增加海军军费,他们自己也可分一杯羹。这一点也解释了菲海军在移除中文标志物的行动中何以如此“神勇”。

但此番“中国威胁论”回潮显然底气不足。一向善于煽情的当地媒体一般只对军方将领的讲话作了事件性的报道,并未大张旗鼓地配发评论。菲总统阿罗约对其中来龙去脉当然心知肚明,而身为经济学博士的她更不能让莫须有的“威胁”搞坏了令菲方受益无穷的中菲经贸合作关系。她本人仅仅在一次公众讲话中蜻蜓点水地提了一下南海局势,算是对那些高级将领有个交代。

“中国威胁论”阻碍问题解决

十分善于领会阿罗约心思的总统国家安全顾问戈莱斯11月10亲自出面澄清:菲律宾目前并未面临任何“特定的”安全威胁,其中当然也包括恐怖主义威胁。同日,菲外交部长奥普莱则表示自己仍然没有收到军方的正式报告文本,而且不能仅凭新闻报道就向中方提出外交抗议。菲武装部队总参谋长阿瓦亚虽然坚持认为中方设立标志物的行为违反了南海《宣言》,但他承认自从那些标志物被移除后,中方舰船再也没有登临这些岛礁。

国防部长埃尔梅塔和阿瓦亚同时承认,他们4天前发现的中国船只并不构成对菲律宾领海的侵犯,因为很长时间以来,美济礁一直就在中方实际控制之下。

至于黄岩岛附近的中国船只,相信菲军方只是说说而已。直到今天,菲政府仍不敢将这个岛屿划入其官方版图的主权线内。黄岩岛是中沙群岛中唯一露出水面的岛屿,中国最早发现了该岛并实施行政管辖。

中菲南沙之争只是南沙问题的组成部分。可以预见,这一问题日趋国际化和复杂化将难以避免,而“中国威胁论”等各种形式的陈词滥调也将或多或少地提高中方解决这一问题的难度系数。

国际先驱导报  2003年11月17日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