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4年台湾领导人选举  /  专家点评
台商与工商界对台湾“大选”有多大影响?
中国网 | 时间: 2003-11-19  | 文章来源: 网上独家

日前,长荣集团总裁张荣发再度批评陈水扁当局不重视经济,只会搞选举,引起各界对工商界对选举表态的关注。事实上,台商与工商界不仅是政治献金的最重要来源,而且本身就是一股庞大的选票来源。特别是工商界领袖的公开举动与表态,对选情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

台商有多少选票与实力?

随着选举的临近,大陆台商成为蓝绿两大阵营积极争取的对象,希望成为最后取胜的“关键少数”力量。

台商是岛内工商界的延伸,已成为一个新的社会群体与利益团体,他们的利益既与岛内相关,也与大陆密切联系,从而使他们的角色颇为特殊。大陆台商是岛内工商界的一部分,是选举的重要政治资金来源之一,也是不容小视的重要选票。大陆有多少台商,台商究竟有多少票源,可能没人说得清楚。目前各界有不同的估计,从50万到100万人不等。若加上其在岛内的亲属、朋友,甚至事业合作伙伴等,与台商相关的票源更多,因此被媒体称为“台澎金马”25个县市之外的“第26县”。台商已成为一个庞大的特殊群体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其票源也确实超过一些小型县市。问题是理论上的台商票源会不会转化为实际的有效票源,则值得分析。由于两岸不能直航,到选举前,能有多少台商为一张对自己可能并不重要的选票,花巨资回台投票,值得怀疑。即使台商有此意愿,由于航空运输有限,也不可能满足所有希望回台投票的台商需要。也就是说台商票看得到,不一定吃得到。这正是“泛蓝”阵营推动“不在籍投票”的原因所在。

尽管如此,由于这次选举呈现蓝绿两大阵营胜负差距不会太大,就使得即使台商选票不如预期的多,如仅有8万、10万张选票,对选举结果也至关重要,因此蓝绿两大阵营积极展开对台商的争夺战。

民进党与“泛绿”阵营对台商有一种复杂的“既恨又爱”的情结,常常对台商赴大陆投资有一种不满情绪,一些激进“台独”势力更是不断指责与批判,但民进党作为执政党又不能不重视台商对台湾经济、舆论与选举有重要影响力,因此在选举日益临近的情况下,不得不调整策略,对台商表示出一些善意。陈水扁等高层为返台的台商会长大摆宴席,对到大陆“打拼”的台商给予肯定和支持,特别是最近以来采取一系列涉及台商利益的两岸经贸方面的开放措施,除积极推动“两岸货运便捷化措施”、放宽台商在台设立营运总部条件与规划台资企业回台上市外,最近又立法通过“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订案,正式确立两岸直航时间表,并就两岸金融往来、双向投资、人员往来等大幅放宽,尽管与实际落实仍有一段距离,但对争取台商仍有积极意义。

“泛蓝”阵营尽管没有执政资源与优势,但在两岸经贸往来方面的政策主张与推动,代表了台商的利益,从而获得台商较为广泛的认同。“泛蓝”阵营还将照顾台商利益作为选举的重要策略之一,除设立台商服务中心外,积极加强与台商联谊,承诺当选后尽快实现“三通”,提出建立“两岸空中走廊”等,使得台商对连宋多有期待。前不久台商在岛内一次联谊会上对连战和宋楚瑜的热情支持就是最佳证明。尽管台商对选举最终会发生多大作用目前还不得而知,但谁也不能忽视台商的作用。

金融企业是民进党最重要的支持力量

金融业在台湾经济中的地位与作用十分重要,掌握了金融业,也就掌握了企业的资金来源与整个经济的命脉。

台湾金融业大致分为三大体系。一是公营金融机构,二是民营金融企业,三是外资金融企业。民进党执政后,率先“绿化”与掌控公营金融机构,陈水扁的亲信或亲绿人士以董事或监察人的名义纷纷进驻公营金融机构,随后撤换公营金融机构的非绿人士,换上自己的人马,目前公营金融机构如台湾银行、土地银行、合作金库银行等大型金融机构负责人大多由亲民进党的人士掌控。外资企业力量不大,也多与官方保持密切关系,也属执政党的势力范围。

台湾民营金融企业本土性较强,长期以来较倾向支持民进党,加上与公营金融企业有复杂的合作关系,可以说是民进党最重要的企业界支持力量。其中,霖园、富邦、新光等大型金融集团是民进党强有力的支持者。特别是新成立的14家金融控股公司,也即14个大型金融集团,除第一金控公司与兆丰金控公司等是具公营背景的金融集团外,其余几乎全是亲绿的金融控股公司。

相对的“泛蓝”阵营在金融领域力量甚弱,国民党的金融事业已被逐渐收编,由地方派系掌控的基层金融实力大不如前,民营金融企业对“泛蓝”阵营支持相对有限。从这个意义上讲,“泛蓝”阵营在经济来源上处于较大劣势。

科技企业界蓝绿格局也在发生变化

高科技产业已成为台湾的支柱产业,对经济影响巨大。高科技企业界的实力也迅速上升,纷纷进入台湾企业集团行列,许多超越传统大财团成为超级大财团,其经济与政治影响力大为增强。

民进党执政后,积极经营高科技产业界的政商关系,争取其支持,使蓝绿阵营在科技产业界的力量发生变化。陈水扁通过先后任命“台独”人士黄文雄与李界木(已加入民进党)出任“新竹科学园区管理局局长”,积极改善与园区高科技企业的关系,培养“绿色科技企业新贵”。2002年,宏远育成科技公司总经理吴作乐、鸿华联合科技公司董事长许鸿章与靖鑫实业公司邱南翔等集体加入民进党。新竹科学园区政治色彩趋于偏绿的企业不断增加,目前主要包括了智邦、光磊、晶宇、伟诠、天瀚、微相、宇通全球、嘉信光电等科技企业。事实上,科技企业界有不少是海外归台人士所创立,与党外及民进党关系密切,一直就是民进党的重要支持者。

为对抗亲“泛蓝”的“台湾玉山科技协会”,争取更多的科技企业,民进党幕后推动成立了“台湾科技产业协会”,吸收一大批高科技企业加入。目前台湾许多知名高科技企业与民进党的关系日益密切,其中大众集团的简明仁与广达集团的林百里是公开表示支持陈水扁连任的企业界典型代表。可以预期,高科技企业界的政治倾向对选情可能有重要影响。

民进党掌控的公营企业资源庞大

民进党虽没有党营企业,但执政后,经过全面“绿化”,完全掌控了资源庞大的公营企业,成为民进党的重要经济资源与建立政商关系的重要桥梁。

台湾公营企业或准公营企业(民营化后官方仍控制的企业)实力强大,在能源、电力、交通、港口、邮政、电信、金融、钢铁、烟酒等领域仍占很大优势。以资产总额计算的台湾10大服务业企业(不包括金融企业),公营企业占了7家,资产总额达30804亿元新台币;台湾制造业企业资产总额居前两位的是公营的台糖公司与中油公司。民进党上台后,为迅速掌握公营企业的庞大资源,逐渐更换了“中油”、“中钢”、“中船”、台电、台糖、中华电信、台盐、台肥、唐荣等所有公营企业的董事长,全由民进党党内干部或亲绿人士出任董事长。甚至对已经民营化的公营企业也不放过,强行介入,在外界的强烈质疑下,先后强行撤换拥有90多家分子企业、资产总额达3400亿元新台币的中钢公司两任董事长,由陈水扁亲信林文渊出任董事长。林文渊已开始担负重任,为选举操盘。

公营企业积极配合陈水扁的“拼经济”口号与财经政策,在选举中的角色与地位更加重要。民进党主导下的公营企业不仅仅是选举经费的主要来源,而且还扮演更多更重要的选举角色。一是出售公有土地与资产、降低编列员工退休金等方式,大肆宣传民进党较国民党更能管好公营企业,能让公营企业转亏为盈,陈水扁日前亲自带领媒体负责人参观台糖、“中船”等企业,并作为公营企业“转亏为盈”的典型,大造宣传舆论。二是积极“释股”回笼资金。即为尽可能多的兑现陈水扁选举承诺或增加财源,公营企业大量出售股票,以换取巨额现金。三是处置所谓的公有闲置资产或公有企业资产,为当局财政与选举筹措巨额资金。

另外,公营企业以及政府部门还通过大量投资民间企业(目前投资企业达数百家之多)以及经营合作,形成更为广泛的利益结盟与政商关系。可以预期,公营企业将对陈水扁的选举发挥重要作用。

中小企业将对陈水扁选举发挥“蚂蚁雄兵”作用

中小企业就单个企业来说,实力与规模不如大企业、大财团的影响力,但为数众多,影响力不可小视,尤其是选票的重要来源。据台湾“经济部”日前发表的《2003年度中小企业白皮书》,2002年,台湾中小企业为110.5万家,较2001年增长2.5%,其中商业企业占61%;中小企业就业与受雇人数分别为736万人与468万人,其中受雇人数占台湾全部受雇人数的69.2%;营业收入占全部企业营业收入的29.5% 。就中小企业对选举的影响而言,其实不在大企业之下。台湾媒体写到:“大老板有钞票,不见得有选票。就如同这些老派的企业大老争当国民党的中常委,看似处于权力高峰,但却不可能上情下达,赢得企业界的选票跟随。民进党的民意代表分析,台湾的企业资源虽有50%到60%掌握在大企业手中,但就人数而言,台湾企业98%是属于中小企业,就选票结构来讲,这些才是扁政府要争取与照顾的蚂蚁雄兵。”

台湾中小企业在国民党执政时代没有受到更多的关照与支持,因此长期倾向支持民进党。作为中小企业的共同组织中小企业协会,对选举的影响也不在其他工商团体之下。中小企业协会理事长是台湾三胜制帽公司董事长戴胜通,则是典型的绿色企业家。戴胜通因对陈水扁与民进党的支持,在民进党执政后获得巨大回报,其在政商界的地位迅速崛起,成为最具影响的“红顶商人”之一,不仅被陈水扁聘为“国策顾问”,还身兼“公投委员会委员”等数职,是陈水扁最信任、陪同陈水扁出访最多的工商界领袖人物。中小企业以及遍布全岛的地方中小企业协会,将是陈水扁选举的重要支持力量。

“泛蓝”政商实力被大大削弱

民进党上台后,通过种种手段拉笼工商界领袖,建立新的政商关系,使得国民党原有的传统政商关系发生变化,许多曾支持“泛蓝”的财团或工商界领袖开始转向,积极改善与民进党的关系。孙道存、章启明、陈河东等企业界领袖曾在2000年“核四政治风暴”期间联合刊登广告,反对“泛蓝”罢免陈水扁。另一方面,民进党在高举“扫黑金”的大旗下,对原有支持国民党的财团开刀,先后对华荣集团王玉云、力霸集团王令麟、东帝士集团陈由豪、长亿集团杨天生等所涉经济弊案进行严查,迫使原本最坚实的“泛蓝”财团不是疏离国民党,就是靠拢民进党,或者远离政治圈,使国民党的政商关系被大大削弱。

“泛蓝”阵营的政商关系不仅被削弱,而且国民党的党营企业也受到重挫。民进党通过推动制订“政党法”等手段,力图彻底铲除国民党的党营事业。在这种环境下,国民党不少党产被迫捐助公益事业,许多企业通过“信托方式”委托经营,经营范围与规模大大缩小,亏损严重,远不能与民进党掌控的公营企业资源相比,严重影响“泛蓝”选举的经济来源。

工商界与政党互动正在出现微妙变化

民进党执政后,虽已迅速建立起新的政商关系,许多大企业转向支持民进党。不过在“泛蓝”整合成功后,连宋的民调支持率始终高于陈水扁的不同组合,加上陈水扁的一些做法较为极端的统独举动,使得大企业与政党互动出现微妙变化。一是陈水扁的友好财团老板近来对陈水扁时有批评与不满。前不久,长期支持李登辉与陈水扁的奇美集团老板许文龙拒绝陈水扁参加该集团企业的典礼,认为陈水扁的精力应该放在解决经济等更重要的问题上,而不是到处参加典礼之类的活动。另一位长期支持民进党的长荣集团老板张荣发去年就以业务繁忙为由不再接受陈水扁续聘“国策顾问”一职。最近,张荣发再度对陈水扁当局提出批评,不重视经济,只好搞选举。这些举动,虽不表示这些大财团不再支持民进党,但对外界有很大的联想空间。二是工商界领袖与连宋的互动明显增加,前不久,台湾工商建研会成立支持连宋的后援会,是第一个公开站出来支持候选人的工商团体,具有一定的指标意义。尤其是一些亲绿财团负责人如长荣集团的张荣发、大陆工程集团的殷琪等私下与连宋互动增加。外界虽有不同解读,但本身说明工商界不完全看好陈水扁,必须兼顾蓝绿两边胜选的可能。三是“泛蓝”工商界领袖有回流或靠笼之势。“泛蓝”整合成功后,连宋的民调支持率始终领先陈水扁10个百分点左右,胜选的机会增大,使得一度曾转向支持民进党的财团又开始改善与国民党的关系。在日前国民党中常委选举中,财团老板积极争取,并有多位企业负责人如愿当选。

目前岛内选情还不明朗,工商界与政党的互动后续变化可能会随着选情而调整。不过,除了少数政治立场明显的企业外,大多数工商企业仍会进行“双边投资”,“两边押宝”,避免站错边,留下后患。只是企业多采取幕后“投资”办法,对蓝绿阵营的捐献数量与比例,外界难以得知。

“国政顾问团”的历史是否会重新上演?

在上届台湾领导人选举中,由李远哲结合施振荣、张荣发、许文龙与殷琪等组成的“国政顾问团”,对陈水扁的最后当选发生了关键性作用。明年大选,是否还会有一个新的“顾问团”或其他形式的“特别联盟”出现,不能完全排除。

陈水扁不但会选举,而且经常会有意外之举。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陈水扁一定会思考如何发挥工商界领袖或财经界等重量级人士对选举的重要作用。目前,已有工商界领袖如蔡万才、简明仁与林伯里等公开支持陈水扁。随着选情的进展,在民进党的策划下,可能还有工商界领袖站出来支持陈水扁连任。特别是一些重要工商界领袖人物若与国民党内重要人物或其他在岛内具影响的人士共同结合,支持陈水扁,反对连宋,对未来选情的影响不可忽视。

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台商与工商界对未来选举有重要影响,民进党因是执政党,掌握权力与资源,占有较明显优势。但工商界与政党的互动与政治倾向正出现新的变化,对未来选举有何种影响,目前还不明朗,尚须持续观察。

中国网2003年11月19日

相 关 新 闻
· 台媒体民调显示明年“大选”蓝绿基本盘皆见松动
· 分析:台湾政坛蓝绿阵营视“大选”为背水一战
· 台湾“大选”活动中的“南北问题”
· 明年台湾“大选”将是一场“中华民国”与“台湾国”的决战
· 经济形势可能成为陈水扁选情的转折点?
· 台湾电视政论节目收视飙升将成“大选”角力场
· 民进党称陈水扁返台后将加大“大选”布阵脚步
· 台湾“总统大选”的最新动向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