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 全国政协十届二次会议  /  会场内外
两会“三少三多”:空话少实话多 附和少交锋多等
中国网 | 时间: 2004-03-08  | 文章来源:

年年开两会,年年有新意。代表、委员谈起今年的两会,有一个切身的感受,就是“三少三多”:领导同志活动报道的篇幅少了,代表委员的声音多了;空话套话少了,实话诤言多了;随声附和的少了,辩论交锋的多了。

新会风,新气象,新局面——代表委员认为,两会展现的清新会风,是求真务实之风的生动展现。

领导人活动报道篇幅少了,代表委员的声音多了

“现在两会的报纸与以前相比,内容丰富了,好看了。”李玉玲委员谈起今年两会,直言从报纸上读出新会风,“记得以前看报纸,多是领导人整版整版的讲话,委员们的提案和发言只占较少部分……”“现在就不同了,就拿3月5日的报纸来说吧,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活动以一条消息的方式展现,大多数版面刊登的是委员建言献策内容,很实在……”

崭新的会风来自务实的政风,务实的政风来自务实的表率。

3月4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来到政协民建、工商联委员中间,与大家共商国是。

“我想就中小民营企业发展的外部环境谈四点建议……”

“非公有制企业合法的权益得不到保护,结果是法律失掉了尊严……”

“改革开放20多年,我们在市场主导资源配置方面做得怎么样呢?我个人认为,有很大进步,但没有实质性全面改造……”

委员们的发言坦诚而尖锐,胡锦涛总书记认真地听取每一位委员的发言,不时把发言者的观点记在笔记本上。8位委员发言结束后,在胡锦涛总书记的提议下,又有许多委员争相自由发言,整个会议持续了3个多小时。

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开幕后,多位中央领导同志到各代表团,与代表们共同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在云南团的审议中,当代表们发表完意见,主持人请中央领导同志讲话时,这位领导同志诚恳地说,中央的精神是要给基层代表更多的镜头和版面,所以今天我没准备发言,就想听听大家的。

江西、山东、湖南等代表团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来自基层的代表不仅发言时间得到充分保证,而且发言顺序也被排在了政府官员的前面。

“政风”新气象必然带来“文风”新气象。全国政协委员、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李仁臣说,本届政府求真务实的执政理念促使主流媒体的报道更加真实、讲究实效。

这是许多媒体老总的共同感受。在这样的背景下,他们对两会报道提出了新要求,要求记者真正做到“三贴近”,“眼光向下、文字向下、镜头向下”,把视角伸向基层,把镜头对准普通代表、委员。

空话套话少了,实话诤言多了

“我先给盲人委员提个提案!”政协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界的小组讨论一开始,胡志斌委员就举手发言。腿有残疾的胡志斌委员来自新疆,他看到有两位视力有障碍的委员低头看报告时显得很吃力,忍不住说话了。

“不要小看这两份盲文报告,它们的背后是中国800多万盲人。我就说这么一句!”

胡志斌的开场白,让会场出现短暂的沉寂。

“今天我们不念稿子,不说空话,我们就从这两份盲文报告说起,谈谈我们委员的责任。”组长刘仲藜说。

像这样的小插曲,在两会的小组会上俯拾即是。许多代表委员们表示,现在民主监督的意识强了,给两会带来了新的气象。大家都不愿说没有实际意义的空话套话,而是坦陈直言,直奔主题。

“我对提案报告中许多承办单位‘领导亲自批示’的提法有异议,这本来就是办案单位应尽的职责!”政协十届二次会议分组审议政协常委会工作报告和提案情况报告时,李德毅委员的一番话打开了大家的话匣子。

“建议政协大会开幕式应高唱国歌而不是只奏国歌,政协大会发言应以质取胜……”舒乙委员在发言中,一口气提了7个建议。

以往一些代表、委员讲起话来口若悬河、洋洋洒洒的情景不见了,代之以短话实话。湖南代表团每次开始审议前,主持人都要宣布一条纪律:代表发言请不要超过10分钟,如果没有讲透,可以形成文字向大会递交。记者在会场上看到,一旦有代表超时,就会被主持人“残酷”地提醒。

一句句肺腑之言,让人们看到了代表委员们的赤诚忠心。正如政协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界委员王林所说的那样:“委员不是荣誉而是责任,尤其是我们,代表的是特殊人群,更应该走下去,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真实、广泛、及时地反映社情民意!”

随声附和的少了,辩论交锋的多了

3月5日下午,政协经济界第32组在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时发生了一次小范围争论,起因是康义委员的发言。

康义委员对电解铝行业被认为“投资过热”有保留意见,他坦陈自己的见解:这一行业虽然存在盲目投资、低水平重复建设问题,但国内对铝的需求仍然很大。电解铝原材料不足等制约因素,可以通过开拓海外资源等途径加以缓解。

吴敬琏委员却是“过热论”的支持者。康义委员发言即将结束,吴敬琏委员忍不住发问:“既然有市场,资源限制又是可以解决的问题,那国家为什么要对电解铝行业进行遏制呢?”他希望康义委员说清“不过热”的理由。

康义委员说:“不是电力紧张吗?”

“那就建电厂啊!”

刚才一直在旁边保持沉默的秦晓委员这时插话进来:“国家的发展要考虑能源和资源的约束。电解铝的原料都不很贵,与其把原料从国外运回来,不如在国外建电解铝厂,再把铝买回国内。另外,生产电解铝肯定会有污染,你也得考虑呀。”

康义委员说:“你想到国外去买可以呀,可是现在国内铝业几十万从业人员的就业怎么办呢?”

……

像这样就某个问题分别发表不同见解的场面,在本次政协会议上屡见不鲜。有的并没有这样针锋相对,但敢于坚持独立主张的委员更多了。

关于政府对教育投入的方向问题,复旦大学校长王生洪委员认为,国家应继续加大对重点高校的投入,应该重点扶持建设几个“世界一流大学”及其重点实验室。而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刘西拉委员则认为,教育投入应该多向农村倾斜:“现在西部很多农村孩子还在地上挖一个土坑,人跳进去,把坑沿当作课桌椅来学习。教育资源的不平衡,会产生一系列的不平等。”

几天来,代表委员们讨论现场气氛非常热烈,大家发言都很踊跃。高宗泽委员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代表委员勇于发表和坚持个人见解,对其他人、多数人的意见,不再无原则地认同,敢于彼此交流碰撞。“很多想法在碰撞中澄清了,”高宗泽说,“这也是求真务实的表现。”

新华网2004年3月8日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