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 全国政协十届二次会议  /  会场内外
展求真务实会风 两会代表、委员会上观点有交锋
中国网 | 时间: 2004-03-12  | 文章来源:

出席两会的一些代表、委员发表的观点,引起人们的关注。尤其是一些针对具体问题的观点,媒体上迅即刊发了群众的意见。有的意见支持代表委员的观点,有的则表示不同的看法。这本身表现出求真务实的会风。

英语教育应放在什么样的位置上?

《京华时报》围绕英语教育转发其他媒体的评论,就政协委员谢克昌质疑现行英语教育的话题进行广泛讨论。谢克昌说:“英语教育仅仅是整体国民教育中的一部分,英语是一种语言工具,是全面素质教育中的一部分,不应当普遍性地成为继续接受教育和人才使用的必要条件。”

《中国青年报》评论说,对现行英语教育的质疑声近些年一直都有。对当前英语教育全民化的倾向,笔者甚为忧虑,那不是我们学习英语的目的,事实上已经背离了英语教育本身。

目前,英语教育是我国学历教育体系中教育对象范围最广、教育持续时间最长的部分,在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升学选拔和职称评定中,英语都是必考的。然而就我国现状来看,在九年义务教育完成后,甚至高等教育完成后,并不是人人都需要使用英语。所以说,这种一刀切的英语教育全民化模式,就成了一种极端的教条主义,成了为考英语而学英语,也就丧失了学习英语的本来意义,更造成了社会资源及人力资源的巨大浪费。

学好英语并没有错,但是笔者认为学英语应该因人而异,不应该让学英语成为大家自由选择自己社会定位的障碍。首先,要尊重个人选择。学不好英语的人未必在其他方面就没有优势,我们可以扬长避短;其次,要把英语当成一种语言工具,还英语以本来面目,尤其是事关个人前途和命运的各类考试中,可以变惟一为多选,大家可以选英语也能够选择其他。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把英语考试作为接受教育和人才使用的必要条件的做法一定会成为历史,英语教育也一定能够回归其本来面目。

《齐鲁晚报》评论说,应该关注如何学好英语。我们要关注的是如何学好英语,将考试英语转变到能力英语的角度上来。

英语作为一种语言载体,有其重要性,我们不能夸大它的作用,但是,弱化英语的作用、否认学英语的必要性则是另一个极端。

看看我国现行的英语教学和考核制度,你就会发现问题的根源所在。教师授课多数是大谈语法,忽略了最为基本的英语能力的培养;在英语的相关考核中,题型和内容非常机械,没有突出实践和运用能力的考核,很多人通过了考试,却只学会了“哑巴英语”,语言实践中更是漏洞百出,于是有人就提出“英语无用论”。

全民学不学英语,是按照“市场”的自我调节来实现的,不用横加干涉。如果学英语有好处,能够带来收益,人们就会被这种利益驱使,主动地去学英语。教育部门要完善的是教学方式和考核方式,用人单位也不必拿英语卡人。

丈夫的钱该不该让妻子知道?

《北京娱乐信报》就丈夫赚多少钱妻子要知道一事展开讨论。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新民晚报》深度报道部主任李葵南向大会提交了一份建议:将“妻子对丈夫的财产和收入享有知情权”写入《妇女权益保障法》。她建议不但要把“妻子对丈夫的收入享有知情权”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下来,而且还要改革目前的家庭财产登记制度,应该把家庭重要的共同财产(如房、车等),登记在夫妻双方的名下。

单士兵评论说,莫让“法律武器”变成“感情利器”。我觉得,这种打着维护妇女权益的旗帜,给妻子翻丈夫钱包的权利,负面效应极大,既不利于夫妻之间感情的良性发展,也有悖于我国现行的《婚姻法》关于婚姻家庭的财产规定的法理精神,从某种意义上,还容易造成男性公民的合法权益受损。

给妻子翻丈夫钱包的权利,是针对婚姻关系中女性相对处于的经济弱势的一面,其适用性也仅在于那些双方收入严重不平衡的家庭,这根本不符合法律的普适性。而且,按照我国《婚姻法》的精神,夫妻之间人身关系是起决定作用的,财产关系则处于从属地位,是不能脱离人身关系而独立存在的。通过法律赋予妻子翻丈夫钱包的权利,也就相应地规定了丈夫有义务配合妻子调查自己的收入和财产状况的义务。这样,妻子可以也就享有控制丈夫们的“活动资金”的权利。本来,婚姻家庭方面的财产关系也不具有等价有偿性质。这种做法,就是完全把婚姻关系双方的财产关系置于人身关系之前,有悖于法理精神。

所以,把这条建议说成是让全国“女同胞振奋、男同胞沮丧”,我觉得是只看到表面现象,其最终结果可能是会让夫妻双方都“没有振奋,只有沮丧”。

严传东的评论说,妇女知情权制度是现实需要。

随着社会进步,经济的发展,私有财产的数量急剧增加,表现形式也日益复杂,公司股份和经营收入成为夫妻共同财产中最复杂的形式,也正因为它的复杂性和涉及财产的数额往往比较大,而成为许多夫妻财产纠纷尤其是离婚财产纠纷矛盾的焦点。

由于我国财产登记制度的不完善,加上“谁主张、谁举证”的诉讼制度让事先没有财产保护意识的妇女无法举证,财产难以得到公正的分割。在一些家庭中,妻子支配的大多是日常开支部分,而对家庭财产的投资和经营管理既不关心也不了解,在这种情况下,夫妻间一旦发生财产纠纷,妻子往往因为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来支持自己的权利主张,使取证难成为目前离婚财产纠纷案中的一个突出特点。

立法部门应该针对取证难的问题,建立保障妇女知情权的制度,对已经发生的婚姻纠纷,妇女的知情权应该得到保障,一方名下的财产,另一方有权去调查取证,如果不能给予保障,应该举证倒置,即男方证明自己没有那么多财产。此外,还应该延长妇女财产追索的诉讼时效,离婚时没有查到的财产,以后暴露出来,还可以追索。

词典能不能用“规范”?

《新京报》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国辞书学会会长江蓝生提交《辞书应慎用“规范”冠名》的提案,她指出在《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中存在诸多不规范的地方,并认为以“规范”冠名是为了抢夺话语霸权,进行不正当竞争。提案说,这本词典对汉语人名、地名该大写的不大写,该分写的也不分写。

《现代汉语规范词典》编写组作出回应:以“规范”冠名而编写现代汉语字典、词典,始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即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几位同志编辑、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4年出版的《现代汉语规范字典》。尔后,便相继出版了不少含有“规范”二字的字词典。这反映了广大群众对语言文字规范的强烈要求。当然,无论哪本以“规范”冠名的辞书都没有对此申请专利。至于由国家语委立项、自1992年开始筹备编写、新近刚刚出版的这本《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意在全面贯彻执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语言文字方针政策及其各项现行规范标准,这一编写宗旨于全书中均已努力体现。《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作了“汉语人名按姓和名分写,姓和名的开头字母大写”的规定,但这分明指的是拼写中的正词法,而不是指的汉语字、词的注音。更何况,关于我们这本词典中专名的注音不采取大写的处理办法是请示过国家语委主管部门并得到同意的。新近出版的《新华字典》也是这样处理的。

《新京报》11日连续刊登北师大汉字研究所所长王宁教授、北大教授陆俭明和徐通锵、中国人民大学瞿霭堂教授的文章。专家们的文章有的说《“规范”易成误导》,也有的说《“规范”不是错误》《这是正当竞争》。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所长李宇明说,辞书编纂者在编纂时应该推陈出新、与时俱进。江委员的提案应该引起重视,更多的讨论对辞书发展来说是好事。

新华网2004年3月11日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