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 全国政协十届二次会议  /  大会发言
叶小文委员:向西开放与中国的和平崛起
中国网 | 时间: 2004-03-12  | 文章来源:

我国20年国力持续增长所焕发出来的势头,以及随着继续发展必将出现的和平崛起前景,既为世界的经济增长做出一定贡献,也会对既有的世界地缘利益格局形成冲击。“向西开放”是在当今“一超多强”的世界格局中,我国需要认真研究的一种地缘战略选择。

我国新疆地处欧亚大陆桥的战略要地,走出中亚,跨过西亚,就是欧洲。加快中国西部的开发,逐步形成中国西部与中亚经济互补的区域经济发展态势,特别是开辟从中亚进口油、气的新渠道,可以使“上海合作组织”从反恐合作向经济合作深化。进一步说,中国向西开放的地缘政治目标可以设想为:以和平竞争的市场经济方式为主要手段,通过中亚,重新打通欧亚大陆的联系,近、中期推进欧亚大陆经济一体化,远期则构建欧亚大陆经济、政治合作的新秩序,从而改革以“海权”政治为核心权力的地缘政治结构,有效提升“陆权”,逐步在美国、地处欧亚大陆东西两端的欧盟和中国之间,形成一种能互相制衡、较为稳定和平的未来世界“大三角”,营造出有利于中国和平崛起的世界大环境。

向西开放比向东开放当然要费劲得多。但这个“劲”,不能不“费”,不是“白费”。中国并不像美国那样既有东海岸又有西海岸,我们可选择的路不多,只能通过自己在西部的艰难开发,进而走出一条向西部世界开放的通路。虽然举步维艰,却有战略意义。如果在未来的中国,东面有充满活力的增长极,西面也出现新的增长亮点,中国这盘棋就下活了。如果在未来的世界,中国能一手拉着美国、一手拉着欧盟巧为周旋,形成平衡世界的“大三角”,世界这盘棋就下活了。

向西开放与向东开放,是相辅相成的补充关系。我国东接太平洋,有漫长的海岸线,继续向东开放,特别是对美、日等发达国家开放,有利于获取中国发展不可缺少的资金、市场和技术。而我国西部又与中亚富油地区接壤,打开向西开放之路,有利于我国获取经济社会发展必不可少的石油资源。在改革开放的初期,东部的地缘优势对我国对外开放和贸易大规模展开,发挥了巨大作用。到本世纪中期,随着中国经济实力进一步增强,西部的地缘优势将为满足我国日益增长的石油进口需求,提供有利的地理条件。我们要争取形成和充分利用这种“东接财源,西接能源”的地缘优势,争取“左右逢源”的光明前景。

向西开放有没有可能?如果在20世纪80年代讲向西开放,只能寄希望于从新疆的红其拉甫口岸的狭窄通道,经巴基斯坦往西亚、中东走,而当时两伊战争和阿富汗战火未熄,历史的、地缘的和现实政治的诸多因素,使得向西开放没有作为的空间和可能。20世纪90年代初期由于前苏联的解体,俄国疆界从中亚往北方退回1500公里,几乎退到了彼得大帝扩张前的起点。相比较于此前1000年的中亚地缘政治格局,就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新局面。经历了20多年改革开放,在国力和竞争力上都有了一定积累的中国,正站在一个历史的新起点。这与汉武帝时张骞通西域的情景具有某种历史的相似性,而汉唐两朝的盛世气象与丝绸之路打通又有一种互为因果的关系。今天,我们讲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能不关注中华民族历史上曾有过的辉煌,以及时代赋予我们的新机遇和新起点。

向西开放要以自己西部的繁荣为前提。如果没有新疆乃至整个西部经济的空前繁荣,中国“向西开放”就只能是一厢情愿的空谈,结果甚至是人家“向东开放”而不是我们“向西开放”。只有我们自已经济繁荣的蓄水池充满了一池春水,才能形成一泻千里、向西开放的能量和位势。在西部大开发中,迟早要致力于开发和建立西部经济增长带。这个经济增长带,可以设想为各种不同的模式,可以叫“西三角”,也可以是其它的叫法。我们不妨作这样的战略设想:中国在保持“长三角”、“珠三角”率先发展势头,大力推进环渤海经济区发展、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的同时,逐步开发和建立以新疆、甘肃、青海为第一梯队,以陕西、宁夏、内蒙古为第二梯队的两个“西三角”新经济增长带。诚然,当前从经济总量上,还在刍议中的“西三角”,确实无法与“长三角”、“珠三角”相提并论。但“西三角”有潜在的资源优势,特别是矿产资源优势,具有一定的发展潜力和后劲。不要小看这点矿产资源优势,中国与美国比较,人均可耕地面积、自然环境都差得多,也就是矿产资源比美国要齐全一些,金属矿物比美国要多一些。诚然,新疆等地的经济基础和生态环境都还比较薄弱,“东突”恐怖势力并未销声匿迹,但新疆这几年发展的势头是好的,在坚决打击“东突”恐怖势力的同时抓了强基固本,现在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各族人民安居乐业,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亮点也在出现。我们参观了新疆的两个企业,一个是民营企业“特变电”,这个企业从街道工业起家,现在已发展为大型的现代企业,其总经理考虑的是要“去哈萨克斯坦买断铜矿开采权”;一个是新天公司,这个企业提出的目标是要“代表中国葡萄酒业的发展方向”。这些借助本地资源优势而崛起的企业,在新疆虽然还只是凤毛麟角,却预示着中国西部的发展潜力和希望。

历史上左宗棠和李鸿章曾有震动朝野的“重海防”还是“重塞防”之争。左宗棠一番“是故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的深谋远虑之论,终为当时的朝廷所采纳,遂有西征使新疆在清朝得以“故土新归”。今天,要维护新疆的长治久安和祖国的江山永固,面对着中国和平崛起的世界竞争环境,在加快西部开发和统筹区域发展的大框架下,我们不妨提出统筹考虑“建东部与建西部”、“长(珠)三角与西三角”、“走海路与通陆路”、“向东开放与向西开放”一类的题目,来讨论一番。

本文的结论是:1.中国不仅要向东开放,也要向西开放;2.向西开放就要在中国西部积蓄能量、形成位势,从这个意义上,我们迟早要致力于开发和建立中国的西部经济增长带,这个经济增长带可能是“西三角”,也可能是其它;3.这未必是现在就要做、就能做的事,但却是现在应该想的事;4.做成做好了这件事,中国在自己的发展中就可以左右逢源,如果未来世界格局的“大三角”形成,中国就可以挥洒自如,游刃有余。(叶小文 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

中国网2004年03月12日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