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 全国政协十届二次会议  /  大会发言
黄宏生委员:防止产业技术空心化倾向
中国网 | 时间: 2004-03-12  | 文章来源:

建立有利于科技创新的税收新体制

在党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我国经济走入快速健康发展的轨道,改革开放事业取得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2003年我国经济又取得9.1%的增长速度,使中国在世人眼里拥有了另一个名称--“世界工厂”。这一切,不仅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也使得税收急剧增加,就业状况显著改善,外汇储备持续上升。

在看到成绩的同时,也应该看到,在庞大的产业经济当中,存在着发达国家将附加值较低的产业和工序向中国转移的现象,新的材料、新的科技装备大多由外国掌握,而真正属于中国本土的核心技术和知名品牌并不多。大部分跨国公司在国外研发的产品送至中国加工后,就地销售或出口,在中国仅完成产业制造流程中最后一道工序。因此,我们的经济存在大而不强的现实矛盾。

中美贸易的赤字争端,对于中国来说是完全不成立的,形成中美贸易逆差的主要价值部分是出在那些高科技原材料以及半成品输出的国家,而所谓“中国制造”主要还停留在组装业上。

拿牙医行业来说。原材料及精密设备几乎全部是进口,只有最后一道工序发生在中国:给病人装假牙。中国的小汽车产量已经超过100万台,这些汽车无非是外国企业在中国的产量而已,中国本土汽车工业遭遇全面的“围剿”,谈不上所谓掌握主动权。庞大的手机市场也一样,在中国销售的本土品牌也根本谈不上核心技术,大部分手机都是直接贴牌以后拿来销售的。企业核心的设备仪器、新型原材料也基本依靠进口或者依靠在中国的外国企业。中国每年购买外国飞机所花费的外汇几乎超过50年来对航空工业的总投资。在这种情况下,本土企业的科研能力如何能够发展起来呢?中国制造业的许多领域中科技水平跟世界的差距并没有缩小,在关键领域中还拉大了,特别是在信息产业、精密仪器、生物科技等方面,大约90%的产业价值都产生在中国之外。

党的十六大早已把“科教兴国”作为发展战略,但是如何实现科教兴国的战略目标,使企业真正成为科技进步和科技创新的主体,却是一个重大的课题。我们看到,在许多地区、许多产业中,在一片“加速科技进步”的呼喊声中,我们许多产业的科技竞争力却在逐步减弱,企业科研投资在减少,产业核心技术和市场落入外国企业的手中。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我国在技术研发上长期重研究而轻产业,国家的各种科研拨款,进入制造业的微乎其微。国家的科研投资主要进入工业研究院校和机构,而这些院校和科研机构却与产业脱钩,这就造成中国科技产业化的进程缓慢。一方面,国家研究机构做出了样品却不能批量生产,不能转化成社会财富和税收,不能带动创造性的就业;另一方面,工厂要运转却缺乏“机油”的维护,企业技术更新缺乏资金,各种税负沉重,导致灯油耗尽,企业再创新的能力十分微弱,眼看着90%的产业流程在国外,附加值最低的部分在中国。长此下去,我们只能跟在发达国家的后面,难以在科技上超越世界水平。

科技能力的降低,还将直接影响就业问题的解决,因为随着网络、自动控制等技术的发展,很多国家发生了一系列新的流程再造,未来一线的生产人员会越来越少,若中国仍不重视对制造业科研方面的投入,掌握主动,那么中国的制造业可能会逐步落伍,影响就业,形势会非常严峻。尤其是加入WTO以后,不能只看到好的一面,也应该研究WTO对中国产业的重大冲击,我们必须看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防止产业技术空心化给国家所带来的战略风险。

如何解决呢?

第一,给制造业的企业一定的科研性的税收返还。有的专家抱怨中国制造业不重视科研,但实际上是由于制造业的税收较重,被收取17%生产环节增值税,而美国没有生产环节增值税,只有最终零售环节才征税,日本是5%,美国是9%左右。在中国,国家税收则主要是由企业创造,这就是中国企业与美国企业距离拉大的原因。所以,应该通过税收返还政策给予企业一定的科研支持,使其能够实现资源再造。

对中国制造业来说,企业的各种负担太重。产品一出厂就要征收17%的增值税,这一税金不能抵扣企业的科研开支,不能抵扣市场推广的开支,更不能抵扣工人的开支。另外,员工的“三金”--失业金、退休金和医疗保险金--占到了工资总额的27%,再加上有些公司的“住房基金”,就达到了40%,这都是企业需要支付的,企业能够维持平衡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当然,企业是国家税收的源泉,不断创造税收增长是企业的社会责任,特别是“三金”,是稳定社会安定的基本保障,但要与企业发展协调考虑。

第二,如何为税收返还政策建立一定的比例呢?建议给它定两个档次:国家产业链中的空白项目,由政府每年公布一个项目名单,如果企业愿意去做,那么给他税收返还50%,比如说缴税一个亿就返回5000万元用于研发。其它非空白的先进工业项目,则按30%的比例返还。这样按企业交税的金额来返还,经历一个5年计划之后,可以推动制造业的科研发展,同时也可以减少营私舞弊的现象。

第三,使用各种办法,使企业成为科技创新的主体。这个目标是党的“十六大”提出来的,但目前缺乏得力的体制措施。当然,企业成为科技创新的主体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但是也必须拿出办法来。我们的建议是:改革国家的科研投资体制,把科研投资的方向从主要投向科研机构转为主要投向企业。具体说就是:以科研项目为龙头,以企业种子资金为铺底,以企业与科研机构、院校的结合为手段,从项目的论证开始,国家的投入就开始介入。凡是没有企业种子资金的项目,就表明其产业前景没有落到实处,那么国家就一律不给科研经费(国家科学基础研究、战略研究除外),这样迫使科研机构和院校积极寻找企业寻求能够转化为产业的科研项目,或者把他们的科研构想主动向企业推销,以此大大加快科技与产业的结合,使科研成果迅速转化为财富、税收和就业,从而掌握科技发展的主动权。否则,呼喊多年的企研联合、企校联合仍然只是一句空话,许多专家甚至科学家仍然只是为了科研而科研,沉醉在论文和头衔当中,不会关心产业化问题,国家的科研投资仍然是事倍功半,科教兴国就是一句空话。要知道,科技最终是应该掌握在企业手中的,而不是在实验室或论文中。

第四,如果采取以上方式,那么制造业的税收返还与WTO规则是否矛盾呢?答案是并不矛盾。按照日本、美国等国家的做法,他们的税收主要产生在零售环节的消费税方面,对企业并无征收增值税。而国家战略性的科技领域或者关系国计民生的科技问题,都是由企业落实,政府扶持的。例如在国防、新能源、新材料等领域,都是把国家的科研项目落实在有能力的企业中完成,由政府扶持开发。因此,由税收返还作为国家的科技项目投入,是世界通行的做法,与WTO规则不矛盾。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借鉴世界科技大国美国的经验,政府从企业新科技项目的开始就投资,并密切关注项目的前景,及时调整投资和方向。

总之,通过以上税收政策的改革,希望能够达到的目标是:面对全球一体化的激烈竞争,使中国本土制造业(包括境外企业在中国投资的制造业)在全球贡献的销售产值逐步提高,使中国民族产业能够掌握科技发展的主动权,增强产业核心竞争力,从而在未来能够在成百上千个事关国计民生的产业中进入世界前十名,使国家的税收持续增长,富民强国。

     中国网  2004-3-12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