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 全国政协十届二次会议  /  人物访谈
政协委员的高端人才之惑
中国网 | 时间: 2004-03-14  | 文章来源: 网上独家

去年召开的全国人才工作会议确立了我国人才强国的战略,并提出“突出重点,切实加强高层次人才队伍建设”。政协十届二次会议期间,几位政协委员在接受中国网采访时,分别就研究生培养、高级技工短缺等与此相关的问题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质量之惑

据统计,2003年,中国高等学校在校生已达到1900万人,毛入学率达到17%,中国高等教育正在从“精英化”迈向“大众化”。曾经处在金字塔尖的研究生教育,也由于近年来的不断扩招,数量激增。据政协委员、南开大学校长助理兼研究生院院长高玉葆估计,目前的研究生数量已经是五年前的2—3倍。然而本是可以提高高层次人才数量的扩招,却引发了委员们的普遍忧虑。

高玉葆委员认为,随着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公民希望接受更多、更高层次高等教育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扩招显然满足了人们的这一需求,但由于高校教育资源的发展速度跟不上学生数量的增长,导致教育资源不足,一是师资队伍人员不够,一是科研设施不足,导师压力非常大,势必影响研究生质量。而且扩招在当时虽然缓解了就业压力,但随着去年学生开始毕业走向社会,这一作用已经淡化。

王正荣委员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他指出,研究生的扩招给高校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师资跟不上、经费跟不上、硬件跟不上,三个“跟不上”给研究生质量带来很大问题。此外,研究生数量的增长也使他们毕业后的就业机会减少,会给社会就业带来压力,就业困难甚至可能带来社会问题。在他看来,研究生扩招一方面冲击了正常的精英教育,另一方面也造成巨大社会压力,因此研究生教育应有限的发展而不是盲目扩大招生。

焦平生委员表示,不顾培养能力的不足,盲目提高学生数量,必然导致高等教育质量下降,造成硕士不硕,博士不博。可以看出,增加我国高层次人才数量是必要的,但更令委员们关心的是如何保证质量的过硬。

结构之惑

一方面是硕博激增,另一方面却是高级灰领人才的奇缺,深圳甚至出现年薪20万招不到一个高级技工的现象。对此,焦平生委员指出,我国的教育还存在结构上的矛盾。现实对人才的需求是多元化的,我们需要技能、设计、研究等各类人才,我国最大的高端人才培养还不在于硕士、博士,而在于高级灰领,这是中国经济发展和科技发展的重要问题。我们缺乏具有一定文化知识,又有一定操作技能的人。航天飞机可以设计出来,如果制造不出来是毫无实际意义的。如果说高端科研人员还可以引进的话,广大的高级产业技术工人是无法引进的,必须自己培养。过去师傅带徒弟的方式已经落伍,需要集体培养,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只有这样,经济技术发展才有后劲。王正荣委员也表示,实施人才战略应多发展实用性教育。

焦平生委员同时对高校盲目做大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国外大学是历史发展而成的,不是做大的。拼命做大,人为组合,是不符合教育发展规律的,也是目前我国教育的误区。

培养之惑

高玉葆委员指出,摆在我们面前的主要问题是,中央财政对研究生教育的投入力度跟不上研究生规模扩大的速度,研究生教育资源明显不足,教学和科研条件得不到有力保障,他说,这是我们每年都要呼吁的。同时也建议能通过政策的调整,允许一些私人资本、社会慈善资金捐助教育,改变国家投入不足的局面。

郭国庆委员则对导师队伍的建设表示了忧虑。他说,现在各院校科研队伍的学术带头人或领导者四五十岁年龄段占到多数,他们是我国经历“文革”时期人才断档后的新生力量,专业优,能力强。但由于我国普遍存在的导师终身制,岗位终身制,如何保持这些带头人的创新意识和积极性是需要人事管理部门予以考虑的,否则会限制梯队成长和人才产生。

王正荣委员也认为,需要进行人事制度方面的改革,改变想用的人进不来,在位置上的人又发挥不了作用的现象。

“近亲繁殖”是我国高校较为普遍的现象,它的弊端早为教育界人士所认识却又始终没有得到有效改观。焦平生委员指出,我们目前科技经济的发展,直接受益于20世纪80年代初打开出国留学的大门,鼓励人才流动的政策。事实表明,人才的流动是刺激科技创新,即教育发展的重要因素。高玉葆委员也表示,基于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南开大学对本校学生的留用是有比例限制的,希望吸收新鲜血液。

中国网2004年3月13日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