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西安彩票宝马案真相大白后要重“补”与“救”
中国网 | 时间: 2004-05-10  | 文章来源:

西安彩票宝马案终于真相大白,虽然此前早有关于彩票承销商一手遮天黑箱操作的揣度,但一经坐实,并且细节层层剥露之后,尽显承销商四方结网有恃无恐的“能耐”;虽然相关人等已经被拘等待法办,但民众的积郁之气与质疑方向所指,筑成社会的块垒,已非此案目前的处理机制所能疏解。

承销商杨永明身具作假先科而偏为相关彩票发行管理机构“宠爱信任”,已经表明在这一番透支国家信用、取夺彩民利益的设计中,并不单单是杨永明等人的“利欲熏心,胆大包天”作祟,更大的利益集团无疑是这一个案的坚实背景。这一次西安彩票宝马案穿帮,表面上是刘亮爬上广告牌不依不饶的功劳,实质上却是操作者掉包失误“痛失好局”。这是一个可以令人惊出一身冷汗的真相:只要设计得当、只要操作到位,承销商及其同伙占有大奖自然百发百中,而且真彩民们也只能自叹手气有限,一次卑鄙龌龊的彩票销售便能体面地收场。如此,便不得不让人生出这样的疑虑来——有些并未爆出丑闻的彩票销售,是不是一样可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呢?

面对承销商的各种把戏,彩民基本上是“瞎子”;相似彩票丑闻的例子还证明,对彩票销售兑奖负有管理监督之职责的相关机构——其实必然要落实到相关人员,也完全可能被收买,于是彩民们便完全变成“瞎子”。即开型彩票销售,也因此不具备一般消费领域的最有力监督,即消费者自己的监督。宝马案无疑充分地暴露出了这一行业制度上的大漏洞,但它目前的个案解决,却并不能化解因此导致的整个行业失信的危机。

因此,重建彩票业信用的路径之一,是要在其中植入消费者,即彩民直接监督的机制。因为只有消费者自己,才能对切身利益受损的可能产生最根本意义上的监督动力;也只有广泛的彩民群体,才无法被一一收买。于是有建议提出,在每一次大型彩票销售活动中,应设立类似英美法庭陪审团性质的彩民监督团。至于如何设计这个监督团以使之能够真正代表彩民利益实施督查,当然还需考量,但这无疑是一个有价值的方向。

目前宝马案的处理中,刘亮或许能够重获宝马大奖。不过真相披露之后,刘亮应当不是唯一的利益受损者——就事论事,假设杨永明等人动了手脚的只是四个宝马汽车大奖,那其他三辆汽车,原本必然可以被真彩民摸到手。承销商的作弊行径,最直接剥夺彩民获大奖的机会,依照法律的精神,这些彩民事实上都是利益的受损者,所以也是理当被救济的对象——考虑此次摸奖的具体程序安排,至少那些刮开卡后得以上台摸大奖的彩民是必须被救济的。这自然是一个少有先例而且操作难度极大的救济行动,也许彩民们并无意采取集体诉讼来提出补偿的要求,但这并不等于这个问题不存在。

虽然彩票业是特殊经营行业,但宝马案却是一个典型的负面社会事件。而对于任何一个负面社会事件的处理,都是要依照这样的宗旨来行进:尽可能使本次事件中的利益受害者得到救济,并尽可能不再使类似的利益侵害行为发生。普通刑事案件中的经济赔偿与刑事处罚,所根据的也是这样的原理,彩票作弊案更无法例外——因为中国的彩票发行销售,是以政府的信用为担保,所以在彩票作弊案中受到损害的,还有政府的信用。因此,补偿受损彩民与监督机制上的增补改进,既是对彩民利益的补救于前而保护于后,更是政府对于自身信用缺口的填补。

《南方都市报》2004年05月10日

相 关 新 闻
· CCTV《经济半小时》:西安宝马彩票案真相大白(图)
· 西安宝马彩票案3人被拘 国家体彩中心紧急应对
· 《新京报》:国家的风险与人民的机会
· 《中华工商时报》:谁损害了政府公信力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