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让媒体架起中俄友谊的桥梁(赵启正)

编者的话2003年8月22日,赵启正主任在国际文传电讯社发表题为《让媒体架起中俄友谊的桥梁》的演讲。俄各大主流媒体的记者,法新社、共同社、伊朗通讯社的驻俄记者,俄新闻出版部、俄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的代表等80余人出席了演讲会。演讲会气氛热烈、友好、坦诚。俄媒体对演讲会的内容迅速进行了大量报道。以下是演讲全文:

让媒体架起中俄友谊的桥梁

赵启正主任在国际文传电讯社的演讲及答问

尊敬的各位同行: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我很荣幸有机会在这里向大家介绍近几年中国媒体发展的现状,并表达愿意与贵国媒体界加强交流的愿望。还希望大家能提出问题,我尽力回答。

随着现代化步伐的加快和信息社会的到来,世界日益走向开放、交流与合作。世界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赖更加紧密,跨越文化、寻求共赢成为时代的主流。大众媒体在当代时代潮流中扮演重要角色。

传媒不仅具有传统意义上的信息功能、教育功能、娱乐功能、广告功能等,还特别具有为了国家或某些集团的利益制造舆论的强大力量。21世纪的信息技术革命,使发达国家利用经济、技术优势进一步扩大了新闻传播优势,而经济、技术力量薄弱的较不发达国家让世界听到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加困难。东西方传媒实力存在相当大的差距,西方发达国家的传媒在数量、覆盖面、信息量、社会影响等方面,均居主导地位。西方传媒仍控制着国际舆论。现在互联网上占主导地位的文种是英语,占80%以上,中文只占3.7%,俄文似乎也没有达到它应具有的比例。有资料表明,世界上有2/3的消息来源于只占世界人口1/7的西方发达国家。世界上每天传播的国际新闻大约80%来自西方各大通讯社。西方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的信息量,是发展中国家流向发达国家信息的100倍。

西方媒体利用信息优势,对中国负面情况进行放大,致使对中国报道严重失实。在西方媒体放大镜下,中国好象充满了天灾人祸,这是在信息不对称情况下,新闻传播中本身难以完全克服的难题。另一种情况是有些西方媒体恶意歪曲攻击中国,对中国进行妖魔化报道,故意丑化中国。我们对西方主要媒体对中国报道内容进行了分析,在西方不同媒体不同时期对中国报道中,平均负面报道大约占50%,中性报道大约30%,正面报道大约20%。对中国负面报道中频繁使用专制的、没有人权的、妖魔化中国等的词汇,不是宣称中国即将崩溃,就是宣称中国威胁,加深了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误解,不利于国际社会真正了解中国,使中国形象失真、严重受损。

中国自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传媒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不论是在新闻信息量,还是在传媒的经营管理等方面都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也在相互竞争中增强了实力。据初步统计,到目前为止,中国出版报纸2100多种(是1978年的11倍),总印数350亿份;期刊8800多种(是1978年的9倍),总印张已超过100亿;图书品种超过15万(是1978年的10倍),总印张已达400多亿;广播电台达290多家;电视台已有450多家;通讯社2家;至今年6月末,互联网用户已达6800万,上网计算机2572万台,WWW网站有47.39万多个。中国传媒业已成为继电子信息、制造业、烟草业之后的第四税利产业。目前,中国新闻从业人员有55万人,随着经济发展整体推进,传媒业吸纳就业人员的潜力更会凸显出来。

随着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和中国传媒业的蓬勃发展,我国的外文媒体也得到很大发展,初步形成了CCTV9、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中国外文出版社几个专门对外国介绍中国的机构。中国有几本俄语期刊,如《伙伴》、《大陆桥》,但把它们提供到俄罗斯主流社会的路途不畅,当然其质量也需再提高。

中国在改革开放后,中国媒体在报道内容上也日益自由、开放、独立,媒体对政府的监督作用越来越大。类似中国中央电视台一个经常批评政府部门的节目“焦点访谈”和就热点问题进行的追踪报道节目越来越多,社会影响越来越大。由于媒体参与,政府的行政权力受到监督和制约,提高了政府决策的透明度和决策的科学性。

近年来,网络技术的发展使得信息传播更方便、更快捷、更普遍,我们突出加强了新闻网站建设,丰富了内容,提高了新闻时效性和可读性,使网站页面访问量有很大提高,中国前十名知名网站日页面浏览量已经由几年前的几十万提高到今天的几千万,最高达2亿。其中一个叫“中国网”的已成为有9个文种的对外介绍中国的专门网站。我顺便提及几个有俄语内容的网址:www.china.org.cn, www.peopledaily.com.cn, www.xinhua.org, www.cri.com.cn。中国还在美国建立了带宽100M的镜像网站,使境外访问量提高了2-3倍,用户访问速度提高10倍以上。

中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使媒体获得新的发展动力。一些媒体原来由财政供给,不做广告,不搞经营,而现在媒体按照产业概念运行,使媒体的传播能力得到加强。

加入WTO后,标志着中国的对外开放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给中国传媒业带来了良好的发展机遇。不仅传媒业的物质材料的成本将大幅度降低,同时,入世也有利于我们开阔视野,站在全球化、现代化的高度,以比较的眼光审视中国的传媒业的发展。外资参与互联网站经营和出版物的分销服务,有助于中国了解国外媒体的先进技术和经营管理手段。由于世界对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信息有更多的需求,中国传媒报道的内容必须更丰富、更及时、更准确、更能为外界所理解。

但是,我们的传媒和传媒产业还处在初级阶段,还没有形成强大的媒体集团。与世界上大媒体集团相比,中国媒体集团的产品发行量及影响力还相差很多。尽管有的中国媒体在尝试新的融资方式,但绝大多数仍经营范围狭窄,区域壁垒严重,不同媒体缺乏有效融合,报刊、广播、电视、电影、网络等生产信息产品的产业,各自经营的局面还没有改变,中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跨媒体集团。传媒产业依托的信息技术的发展仍然缓慢。这些因素仍制约着中国媒体的进一步发展。同时,入世也对中国媒体带来巨大挑战。中国媒体品种数量不少,但是人均值较低,特别是在世界市场所占的发行销售份额较低。据统计,中国图书、报纸、期刊的进口是出口的4倍多,而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的进口额为出口额的14倍。中国媒体产业的贸易逆差如此之大,对中国了解世界有利,但却不利于世界了解中国。中国对世界的了解比世界对中国的了解要多得多。

中国媒体以积极的姿态应对入世。中国的媒体在注重社会效益的前提下,开始注重经济效益,开始面向市场,注重受众多样化的需求。中国传媒的内容日益丰富,更为人们喜闻乐道。媒体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也会有不一致的方面,我们当然提醒媒体注意承担社会责任,不能以经济效益至上。但两种效益在许多情况下又是互相促进的。中国媒体要多创造出“社会、经济效益双丰收”的“产品”。在推动中国媒体市场化的过程中,中国政府积极进行媒体产业的结构调整,推动大型集团跨地区经营。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大城市,大力推进各种媒体集团的建设。在推进集团化时,我们希望媒体企业把内容建设作为核心战略,以优秀的内容吸引更多受众,作为媒体创新的动力。

中国占世界人口22%。电视观众超过9亿人,预计每年还会以1000万户的速度增加。据预测,到2005年,中国潜在的文化消费能力将达到5000多亿人民币。美国时代华纳、新闻集团、迪斯尼公司和广播与电视博物馆国际理事会(MT&R)等一些著名的传媒机构都与中国有交流和合作。德国贝塔斯曼出版集团2000年在中国创造了1.4亿元人民币效益。我们期待俄罗斯同行与中国在媒体上有更多的交流与合作。

俄罗斯是中国的友好近邻,与中国有很长的边界线接壤。不仅中国中央政府,中国地方政府也与俄国有交流的热情。中国与俄罗斯交界的省份与俄罗斯的交往更加密切。中国的北方省份黑龙江和新疆有俄文电视台、俄文广播、俄文期刊,为俄罗斯了解中国提供方便。我们乐意听取俄罗斯同行们的意见,改进我们的工作,中国媒体愿意成为中俄友好的桥梁,愿意更多地报道俄国的文化和社会进展。

2001年,中国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成功实现了两国元首互访,前不久,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俄罗斯进行了首次国事访问,中俄友好合作关系进入了新的阶段。我相信通过两国媒体和两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中俄两国关系必将迎来更加美好的未来。

 

问:我是国际论坛社记者,提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你们是如何选择“中国周”内容的,地点为什么选在圣彼得堡,而不是莫斯科?第二个问题是您对非法移民持什么样的看法?

答:圣彼得堡“中国周”刚刚开幕就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得到圣彼得堡人的喜欢。我知道,俄罗斯人的教育程度和文化修养都很高,所以在选择“中国周”的内容时,我们十分小心。最先的两个项目:中国广东杂技团的表演和“中国的世界遗产”展览,观众都很踊跃。这样我就放心了,看来“中国周”是能够成功的。

接下来还有两个项目:一个是中国民乐团的民乐演出,一个是中国模特的表演。最近几天就要开演。

选择在圣彼得堡举行“中国周”的原因是这里正在庆祝建城300周年。下一次选择理所当然的应该是在莫斯科。

在历史上,中俄的文化交流是非常丰富的。中国几乎翻译了俄国的全部名著,中国放映的电影多以俄国电影为主。但是眼前不是这样的了。现在的俄国文学作品,有哪些应该翻译成中文的,我们不太了解,而且我们很少能看到中国人曾经很喜欢的俄国电影。中国流行的俄国古典音乐,往往不是俄国交响乐队演奏的,而是柏林爱乐乐团和纽约交响乐团演奏的。这些都是需要尽快改变的,也是能够改变的。

关于第二个问题,近几年来中俄两国公民往来有很好的发展势头。2002年俄国公民来华人数达到120万,而中国公民到俄国的有69万。中俄之间有三个关于旅游的和互相往来的协定。

问题是现在出现了非法移民的问题。这个问题中俄两国政府都很关注,移民在中国和许多国家都理解为以长期居住为目的的跨国人士,不包括那些短期旅游等其他目的的。到底有多少中国的非法移民到俄国,报纸以及俄国各个部门所说的数字不一致,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他是非法移民,没有登记。

出现非法移民有极其复杂的背景原因,需要从这些原因上进行分析并采取有力的措施。中国一贯反对非法移民活动,长期以来中国不断对公民加强出入境管理,治理和完善有关法律和规定,加大执法的力度,加强反对偷渡的教育,在制止和打击非法移民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在遣返非法移民的问题上,中国方面一直采取和俄方合作的态度,对于经过核实,证实确实是非法移民的中国公民,中国接受遣返。

我们很理解俄罗斯记者对这个问题的关心。事实上,中国的某些邻国也有非法移民到中国,有的数量也很大,因此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不会和你们有很大的不同。谢谢。

 

问:我是法新社记者。关于在北京举行的朝核六方会谈,您是否知道朝鲜会采取什么样的立场,中俄将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答:这次六方会谈能够举行,是朝核问题的一个进展,但仍旧是初步的。

中国在朝核问题上的态度是非常明朗的,就是主张维护半岛的和平,主张半岛无核化,主张以对话的方式解决问题,同时也主张理解朝鲜对其本身安全的担心。

中国和俄国都是朝鲜半岛的近邻,中国和俄国对朝核问题的观点和立场,是完全一致的。朝核问题出现以后,中俄一直保持了紧密的磋商,深入交换了意见。不久前,中国戴秉国副外长与俄国洛休科夫副外长就此问题做了进一步的磋商。

你问我对朝鲜在这次会议持什么态度,以我的智慧很难预计。如果我一定要猜测的话,那是很危险的,因为会猜错。

 

问:我还想再问一下,大家都知道,美国现在没有准备好向朝方提供安全保证。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怎样在谈判时使双方立场尽量接近?

答:我们和美国保持着沟通,多次向美国说明朝鲜对自己安全的关切程度。因为朝鲜和美国都坚持自己的立场,我们只有看在谈判中能不能取得进展。

 

问:我是俄罗斯电视台记者,今年美国国务院再次提到了中国严重干涉人权。请您解释一下这个问题。

答:中国是一个重视人权的国家,并且还在不断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美国和中国之间关于人权的争论,总是美国发球,中国接球。美国每年三月份有一份“国别人权报告”,涉及到138个国家和地区,也包括贵国。“报告”对这1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评论,但是没有评论它自己。本机构对美国每年的重大遗漏做了补充,所以我们每年出版一份“美国人权记录”。我们比它晚发表24小时。如果他们不发表,我们就不发表。

美国以人权问题作为一个大棒,打击许多国家。新加坡的一份报纸对此做了评论:美国每年发表的“国别人权报告”,绝不是真正关心这些国家的人权问题,而是作为政治砝码,给这些国家施加压力。新加坡的报纸还说,中国对此做了回应,每年出版“美国人权记录”。他们预料这种情形会继续下去,也许到某一年会同时停止。

“国别人权报告”中的语言很不友好,并不是要善意地指出我们的人权问题。如果是,我们是愿意参考的。“报告”关于中国的篇幅最多,关于俄罗斯的也很长。不知道诸位读过没有?我希望你们有机会读一读。

 

问:美国是否向联合国建议调查中国的人权?

答:美国应该先管好自己再去管其他国家。美国每次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出的报告都被否定,没有一次成功。这不只是中国不赞成,是很多国家都不赞成。美国想调查哪个国家,哪个国家就接受它的调查么?这些话我不只是在俄国的记者招待会上说,我在美国的记者招待会也是说同样的话,丝毫不掩饰我的态度。

 

问:我是俄中新闻社记者,想请问您中国政府对使用外国技术发展本国的电信事业持何种态度?还有,会不会用俄罗斯的卫星技术来发展中国的电信技术,特别是提高中国的电信频率?

答:中国对外国的先进技术都抱着欢迎的态度。途径很多:大学和研究所的学术交流,外国的高科技公司到中国做演说和产品演示,还有许多合资的或者是外国投资的高科技产业在中国生产他们的产品,都是比较成功的例子。比如美国摩托罗拉在中国生产的手机,又如法国贝尔公司设在中国的电话机交换厂。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参观过贝尔在上海的工厂,他告诉我俄国的产品更好。我说我们很有兴趣,希望他介绍给我们。可是他后来忘了。

我们很有兴趣与俄国合作,因为我们知道俄国有高科技。虽然我们对俄国的贸易是顺差,但是我们有能力买更多俄国的高科技产品。对俄国的高科技,中国人很有信心。从政治上说,我们也不愿意只购买一个国家的高科技产品,而应当购买不同国家的。但我们希望俄国能够把最好的卖给我们。

 

问:我是阿波罗夫斯克电视台记者。您刚说中方愿意加强两国边境地区传媒的联系,那么您对加强我们和哈尔滨电视台的合作有什么看法?

答:我去年到哈尔滨电视台看过他们的俄语节目。他们的节目做得很好,但是时间短了一点,也许是在人员和经济方面还需要加强。我愿意给予他们支持,你有什么建议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我会努力去做。

 

问:我想请问,您怎样看待俄国的文艺团体访华数量大大超出中国访俄文艺团体数,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答:我在圣彼得堡和他们讨论过这个问题。据我们精确的统计,过去4年俄罗斯赴中国演出的文艺团体是285个,而中国赴俄罗斯的文艺团体是30个,有10倍之差。

造成这种不平衡的原因很多。如中国的文艺团体到俄罗斯来演出票价定得很低,完全不够他们的支出,需要政府大量补贴。但政府补贴不能是无限的。俄国到中国的演出票价很高,如圣彼得堡的芭蕾舞在北京、上海的票价高达200美元。但是很多中国人有兴趣去购买。对于工薪阶层来说,这几乎是他们一个月的工资,但是还有人去买。这是因为中国人喜欢俄国的艺术,同时俄国的艺术也具有这样的震撼力。至于中国团体演出的票价定得很低是什么原因,我没有做过深入考察,至少在预先宣传方面做得很不够,甚至几乎没有宣传,不能使俄罗斯观众下决心购买表演票。我们的杂技团在圣彼得堡的演出,观众掌声热烈,久久不肯退场,这使我相信中国的文化节目在俄罗斯是有观众的。至于如何推销,也需要俄罗斯的演出公司发挥作用。

 

问:我是《光明日报》记者。中俄政府关系发展得很好,经济关系发展很顺利,但中俄媒体关系发展显然大大落后了。俄罗斯老百姓根据现有的信息,很难了解中国。我的问题是您这次除了访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外,是不是还访问其他媒体单位。另外,就两国之间互相客观地进行报道是否达成了协议?

答:你说的问题非常重要,也是我们很关心的问题。今天上午我访问了俄罗斯的新闻部,就这个问题做了专门调查。俄罗斯的媒体表现不完全一样,像国际文传电讯社就非常积极。刚才社长告诉我,他们在上海就有15个人。据我知道,这也包括雇用的当地雇员,他们可以协助写关于中国的英文和其他文种的稿件。报道中国已经成为国际文传的一个特色。我和俄国新闻部的官员谈了政府如何促进媒体之间的交往。

我也许可以做两件事。一是推动中国媒体更多的记者常驻俄国,组织短期的访问团到俄国。二是我们也欢迎俄国媒体组织访问团到中国去。我委托周力代办和你们协商在什么时间、有多少人到中国,我在中国尽力给予协助。有的俄国记者抱怨说,到中国采访有困难。我想这样解决:要采访什么对象早些告诉我们,我们帮你协调。当然,如果都要求访问胡锦涛主席,我恐怕不能都答应。但是访问部长或是某一方面领导人或专家,这是容易实现的。我的办公室有一个新闻局,专门帮助外国记者,它的负责人是钱先生,坐在第一排的中间,是一个很愿意帮助人的局长。

 

问:今天就可以吗?

答:可以。

 

问:中国怎样看待俄罗斯关于西伯利亚的原油管线走向的讨论?哪一条管线应该是俄罗斯的优先方向?

答:这条管线对于俄罗斯、对于中国、对于日本都很重要。中国将成为俄罗斯长期、稳定的石油购买者。中国GDP增长率平均每年9%,能源的增长率应达到6-7%。去年中国大概消费了石油2.4亿吨,大约有7000万吨是进口的,其中1/2来自中东。从长远看,比例还会进一步增加。原因很多,比如中国开始进入小汽车时代,汽车进入家庭的速度很快。虽然中国现在小轿车的私人拥有量仅仅是1%,但每年的增加非常迅速。北京现在已经增加到每100人13辆。现在中国小汽车的汽油消费量占全部消费量的3.5%。假设总消费量不变的话,那么几年之后,当全国达到北京水平的时候,汽车的用油量就会占1/3,所以这个需求是长期的、稳定增长的。

任何国家在考虑经济合同的时候,首先考虑本国的利益,然后要理解对方的利益。我想中俄的谈判都是这样的历程。俄国需要稳定的有支付能力的购买者,中国需要能稳定提供石油的提供者。中国的支付能力也请俄国人放心,现在有3000亿美元的收入。我希望双方都获得利益,这样才是最好的朋友关系。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