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以文化为纽带 开创中俄友好的新世纪(赵启正)

编者的话2003年8月20日,赵启正主任在圣彼得堡斯莫尔尼宫大礼堂发表了题为《以文化为纽带 开创中俄友好的新世纪》的演讲,并在演讲后回答了11位听众的20多个提问。600多位听众出席了演讲会。会场气氛活跃,赵启正主任的演讲和答问多次被热烈的掌声打断。由于提问踊跃,演讲会比预先安排的时间延长了一个多小时。以下是演讲全文:

以文化为纽带 开创中俄友好的新世纪

尊敬的普罗霍连科副市长,

尊敬的各位来宾,

女士们、先生们:

下午好!今天,我们从遥远的东方来到美丽的涅瓦河畔、波罗的海之滨,举办“中国周”活动,共同庆祝伟大的圣彼得堡建市300周年。在此,请允许我向圣彼得堡人民表示最诚挚的祝贺!

圣彼得堡是一座美丽而神圣的城市,是一座人文荟萃的城市,也是一座英雄的城市。它与俄罗斯和苏联历史上许多著名事件紧密联系在一起,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列宁格勒城市保卫战神圣的900天,建立了反法西斯斗争的英雄业绩,赢得了世界人民包括中国人民的尊敬。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交响曲》至今仍活跃在中国的音乐会和无线电广播中。

中俄两国比邻而居、山水相连,有着悠久的交往历史,特别是近代以来,两国交往日益频繁。早在18世纪初期,中国官员就出使俄罗斯伏尔加河下游地区,写成了第一部记载俄国地理和风俗人情的著作《异域录》。中国清政府于18世纪初在北京设立了一所俄语专门学校,培养精通俄国语言的人才。也是在18世纪,中国戏剧《赵氏孤儿》在俄国宫廷和贵族社会中流传。我这次来圣彼得堡参观了夏宫,看到那里的中国式客厅,据知是在18世纪建造的,我身置其中感到十分亲切。渴望自由的俄罗斯伟大诗人普希金从小就向往中国,他在叙事诗《鲁斯兰和柳德米拉》中描写了迷人的中国风光:“在迷人的田野里,五月的轻风吹来了凉爽,在飘动的树丛的阴影里,中国的夜莺在歌唱。”俄罗斯天才艺术家列夫·托尔斯泰对中国的文化、历史、哲学做过深刻的研究,对中国人民产生了深挚的感情和浓厚的兴趣。他认为,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大的民族,中国人是世界上最爱好和平的民族。在晚年,他遗憾地说,假如我还年轻,我一定要到中国去。据统计,1927年至1937年的十年间,中国共翻译出版俄罗斯文学作品140多种。如列夫·托尔斯泰的《复活》、《安娜·卡列尼娜》,果戈里的《死魂灵》,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等。这些文学作品对当代中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产生了深远影响。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军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中国战场牵制了大部分日本陆军,苏联和其它盟国一道对中国的抗战给予了有力的援助。它曾向中国派来了近千名志愿飞行员,直接参与对日军的作战。他们对敌人的后方进行了猛烈的轰炸,为保卫中国的重要城市做出了重大贡献。他们驾驶的飞机击沉了大量的敌人军舰和运输船,击毁大量的敌机。在这些战斗中,有200多名苏联飞行员为了中国人民的抗战事业而英勇牺牲。1945年8月8日,苏联政府向日本宣战。8月9日凌晨,苏联参加对日作战,为促进日本侵略者的早日投降,提供了极为有利的国际环境和条件。中国人民对那些为中国的抗战而牺牲的苏联战士没有忘记,在中国的大连、长春等地,每年都会有许多中国人到当地的苏军烈士墓前表达怀念之情。在那抗击侵略者的艰难年代,40年代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文学作品,如西蒙诺夫的《日日夜夜》、列昂诺夫的《侵略》、肖洛霍夫的《他们为祖国而战》等使曾与侵略者进行殊死抵抗的两国读者的心连在一起。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苏联是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国家。苏联还一直积极支持在联合国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在经济领域,在50年代,苏联曾帮助中国设计和建设156个工业企业,提供了几十亿卢布的低息长期贷款,向中国派遣了1万多名专家,这些都对加速中国社会主义建设进程起到了极大的推进作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翻译俄国文学达到高峰。据统计,1949年至1958年的10年间,中国共翻译出版俄国文学艺术作品3500多种,总印数8000多万册。从1949年到1985年,已有5000多位俄国古典和现代作家的作品被译成中文,基本上覆盖了俄国古典文学和苏联各民族文学中的代表作。苏联文学作品在中国人民中间有着千千万万忠实而热心的读者。这些作品影响了许多中国人。像我这样年龄的一代人是读着俄文小说,看着俄语电影,听着俄罗斯音乐长大的。中国人从俄罗斯电影中看到了冬宫的宏伟与华美,使中国人赞叹不已。而柴科夫斯基等俄国音乐家创作的具有强烈民族特色的旋律,使中国人民听到了俄罗斯民族的心声,温馨浪漫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充满诗情画意的《红莓花儿》,低沉悲凉的《伏尔加船夫》号子,奋发昂扬的《喀秋莎》,舒缓优美的《天鹅湖》,至今还受到中国人的喜爱。我深深地记着曾沦为英国管辖的香港在回归中国那天夜晚,香港维多利亚港湾上空迸发着盛大礼花的时候,响起了柴可夫斯基的《1812》,我在此地、此时、此景想到没有更好的交响曲能代替它了!

进入80年代后期,双方在许多问题的认识和处理上努力求同存异、优势互补,使两国关系逐步走向成熟。十多年来,中俄两国高层互访频繁,建立了从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到各部委的会晤和磋商机制,基本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科技等领域的合作日益发展,双边关系从互相视为友好国家、发展建设性伙伴关系,确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到签署“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连续跨上四个台阶。

在中俄友好合作关系顺利发展的背景下,中俄文化交流日趋活跃。据中国统计,从1999年到2002年4年间俄国有285个文艺团体赴华演出,在中国虽然票价高昂,但往往座无虚席。圣彼得堡的芭蕾舞团的演出,有观众从半夜就去排队购票。有些遗憾的是同期中国赴俄只有30个文艺团体。相差10倍!我们已初步分析了造成这种不平衡的原因,中国政府将进一步鼓励中国文艺团体访俄,也希望俄国政府和文化界给予支持。

大家也许已经发现,我谈过去很多,今天的文化交流谈得很少,这正是我今天要提出来需要急速改变的事实。现在的文学作品相互都翻译得太少,现在我们很少看到你们的电影、电视剧,不了解你们现代音乐,俄国观众对中国电影的了解也仅限于功夫片。我希望中俄加强文艺界包括作家、艺术家、音乐家和其他艺术家的互访,中国政府将推动这种互访并准备欢迎你们。我们将为来访者提供尽可能多的服务,我们将在北京、上海、西安和其他美丽的地方等待你们,我们要思考在市场条件下文化交流怎么搞?中俄两国人民之间存在着深厚传统友谊,这是我们在新的世纪发展中俄友好关系的良好基础。中俄两国互为最大邻国,有着世界上最长的陆地边界。中俄都是世界大国,同属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国际事务中有着重要影响;中俄经济结构和资源存在差异,因此更具互补性,加之两国的深厚的文化沟通的背景,这就更为两国合作提供了巨大的潜力和新的机遇。

中国愿意同俄罗斯一道,站在面向21世纪的高度,把两国关系提高到一个崭新的水平,使两国精心培育的睦邻友好关系继续发展下去,传给我们的子孙后代。中国愿意永远做俄罗斯的“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

 

问:尊敬的主任先生,西方文化对世界各国产生了一些影响。我想问的是西方文化对中国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答: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中国对美国的经济贸易是大量出超,但是在文化贸易上,我们却是大量入超。中国图书、报纸、期刊的进口是出口的4倍多,而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的进口额为出口额的14倍。我们必须改变这种不平衡。所以在WTO的谈判中,我们在文化方面没有太多让步,只是在进口美国大片上用了分账的方式,根据实际售票两边分成,允许有20部片子。在报纸、杂志等方面,还没有对国外资本开放。

 

问:尊敬的主任先生,十分感谢您给我们做了非常有趣的报告。我们在50年代到70年代期间,经常能感受到中俄两国的这种友好,诸如“中国”、“人民”,还有“中国万岁”这些词对我们来说是耳熟能详的。70年代之后,我们两国的关系有一些改变。现在我想请问主任先生,中方有没有计划在圣彼得堡建立一个“中国城”?

答:回忆50年代到70年代,在中国,像我这个年龄的人和你有同感。回忆中也有某些遗憾。那个时候有一首歌叫《莫斯科——北京》,我们都会唱。我确信,世界上除了俄国和流行俄语的国家外,最了解俄国的是中国人。

世界上许多城市有“中国城”,那是历史环境自然形成的,中国政府目前并没有在圣彼得堡建立“中国城”的计划。建“中国城”要看历史的发展,特别是圣彼得堡人民和圣彼得堡市政府的愿望。圣彼得堡是一个充满古典美的美人,她的任何一件服装和装饰品都必须仔细地设计和安排,不可草率。一旦双方有这样的合作愿望,就应当设计成世界上最好的,既能为圣彼得堡文化所接受,又有中国古典和现代文化的特色。我想这是长远的、需要慢慢思考的事情。

也许眼前最现实的,就是赠送给圣彼得堡一个伟人雕像,如我们的市长最欣赏的、最喜欢的孔子的雕像。由孔子的家乡设计制作,也许半年内就能做成。

 

问:尊敬的主任先生,我是自由岛通讯社的记者。我想请问,您现在有没有关于主办以俄中青年交流为目的的友谊会或联谊会的计划?

答:非常好的问题,也是非常好的倡议。我觉得有合作并获得成功的可能。

我们现在正在办一个写作比赛,中俄记者互相写对方,看哪篇文章的文采最好。

中国青年现在有一个喜欢俄国的热潮。在座也有很多中国的有志青年。他们说,我们不到美国去,要到俄罗斯,要到圣彼得堡。

我回去要对中年人和老年人说,要复习俄语了;对青年人说,是学习俄语的时候了。

 

问:我是圣彼得堡指南的记者。在50年代,在中国有很多学校可以学习俄语;而现在在圣彼得堡也有学校可以学习中文,但如果能去中国学习中文就更好了。

问题是我们跟中国一些学校尤其是大学的联系渠道不是很通畅。请问,有没有什么办法比如国家介入,解决这个问题,让双方学生交流更顺畅。

答:你的问题很长,我的回答会短一点。你选择的渠道可能不是最好的,或者说不是最正式的。我们的教育部有专门负责到中国留学的司,也有专门的学院负责培养外国学生在中国学习中文。

你的问题让我觉得,有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应该加强,就是在文化交流中要加强留学生的交流。中国在俄国的留学生数我掌握得不太精确,据说只有1万多人。但是这里的中国学生告诉我,这个数字不准确,可能有更多。但即使是2万或3万人,我仍觉得太少。

中国在美国的留学生,毕业了的不统计在内,仍在学习中的有10万人;在新西兰也有4万人。新西兰的做法和美国不同,他们把招收留学生当作对外贸易来考虑。上个月我在奥克兰,他们的官员告诉我,到美国需要考托福,每年的学费是2万到4万美元。到新西兰不需要事先会英语,也不必考试。正是你不会英语,才到新西兰来。而且,每年只要1万美元,这样就和美国形成了竞争。因此,新西兰的留学生人数每年增加50%以上。

如果到中国留学有困难,最好的渠道就是请陈总领事,我在中国方面会有所呼应。

 

问:请问主任先生,“中国周”活动是否有茶道表演?我们有个茶道俱乐部,对此很有兴趣。

答:可以非常明确地答复你:如果认识你早一点,我会带一个茶道的表演小组来。

你也教育了我。我的日本朋友告诉我,世界上懂茶道的只有中国、日本和韩国。看来不是,俄国也很懂茶道。你的俱乐部需要什么资料或中国书籍请告诉我。

 

问:我是电影界人士,我有几点倡议:第一是中俄可以合资拍电影,互相展现对方的文化。

第二,建立一个中俄青年交流中心。青年人可以坐下来互相交流,然后谈一些实际的问题。

第三个建议就是,现在有一些俄国影片很好,有描述中国的,还有描述中俄文化、中俄友谊的。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由中方把这些影片做成译制片播放。

第四个倡议可以说是一个玩笑性的建议:我希望每年都在俄罗斯当然最好是在圣彼得堡,办一个中国日。在这一天,将禁止任何机动车行驶,唯一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

答:四个倡议都非常好。

合作拍摄电影没有什么困难,主要是选择好的剧本。你如果有什么具体的想法,可随时给我E-mail,我会帮助您选择最好的合作伙伴。

中俄青年的交流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题目,我希望在圣彼得堡留学的中国青年做中俄交流的先锋。

为了呼应圣彼得堡,上海也应该有一个禁止汽车通行日。我会向上海市长转达你颇具浪漫色彩的想法。

我等着看你和中国合作的电影。

 

问:尊敬的主任先生,我想问一个广大留学生非常关心的问题:作为中国政府官员,您对在俄罗斯学习的或即将毕业的经济、法律、军事等高级人才将来的发展有什么具体的指示?对他们现在在这里的学习生活,您又有什么可行性建议?谢谢主任先生!

答:中国十分缺乏了解俄国的人才,包括科技、经济、政治各方面的人才。刚才你特别说,学成的高级人才将做什么——我们将举起双臂欢迎你们,为你们准备好最合适的岗位。

俄国的科学和教育水平非常高。我上大学时的物理学、数学、化学都用的是俄国教材的译本。物理学是福利斯著的,数学是斯米尔诺夫著的,逻辑性很强,讲解非常清楚,比同类的欧美教材水平要高。俄国教育比中国发达,他们的大学生人数比中国多得多。

懂俄国经济的人才是很重要的,因为中俄贸易远远没有达到应该达到的水平。去年中俄贸易额达到创记录的近120亿美元,今年可能达到130亿美元。我们还能买更多的俄国产品,俄国也能买更多我们的产品。但是我们彼此了解得不够,特别是缺少能够沟通的人才。学经济的留学生回国之后是大有用武之地的。

至于在这里,希望你们好好学习,和俄国同学做好朋友。如果有可能,都读到副博士或是博士。

 

问:尊敬的赵主任,我是师范大学的教授、中国文化中心的负责人。今天赵主任能够来,我很激动,因为我就是您说的可以到美国留学、但选择了俄罗斯的人。我的母亲在莫斯科,而且我自己在这边也有家,我跟孩子成了侨民。

成立圣彼得堡华人华侨文化中心后,我们做的就是促进中俄文化交流。它的历史很短,只有三年。文化是沟通我们心灵的桥梁。在座的有很多学者,他们都是俄罗斯的青年,很喜欢中国。那么我想问一下,是否注意到在两国文化交流中我们侨民的力量?

我们很希望政府能在这边让我们感受到政府的支持,我们很需要政府方面给我们一些关怀和支持。我想在座的很多侨民很想听听您的意见。

再者我想代表圣彼得堡的全体侨民对您表示感谢。如果有机会,欢迎您到我们文化中心参观。谢谢!

答:你的家庭可以说是中俄友好的世家了,你这么年轻就当了教授,我也向你表示祝贺!听了你刚才的发言,我知道你是很务实的人。

你问我怎么做,我有一些建议。一个就是和总领事加强联系,他能够回答你所说的问题。另外就是和我的办公室加强联系,我要介绍给你我们国际局的江局长,你跟他谈谈。

我还要给你一个折页,上边有中国的几个俄文网站。我们想委托你们提提意见,以后还会出版一些俄文和中文的书籍。如果你能够写适合俄国人读的介绍中国的书籍,我们负责出版。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