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地下赌博业沉渣泛起 上海警方掀起禁赌风暴
中国网 | 时间: 2004-10-03  | 文章来源:

秋风起,上海警方以风卷残叶之势频频出击,剑锋所指,地下赌博业首告瓦解。

都知道“赌博乃万恶之首”,于是无数人为之额庆,为之拍手之际,我们不能不沉思:被称为“家庭粉碎机”的赌博为什么屡禁不止?地下赌博业为什么在上海沉渣泛起?赌博,这个古老的溃疡对这个城市的未来将有什么样灾难性的影响……

当我们获悉,广东警方日前成功侦破一起利用国际互联网,跨境组织赌博的特大案件,“案前平均每天都有数千万元通过赌博网流出境外,高峰阶段高达每日数亿元”时,我们的心,不能不为之震撼。

法国谚语说:“赌徒的钱包上没有锁。”德国谚语说:“年轻时赌博,年老时行乞。”我国的蒲松龄则云:“天下之倾家者,莫速于博;天下之败德者,亦莫甚于博。”

在“每天数亿赌资出境”的背后,该有多少惊人心魄的故事呢?

抓赌纪实

如果说,赌博现象和买保险的刚好相反,赌博是风险爱好者的游戏,买保险是风险厌恶者的游戏,那么,抓赌的和赌博的就都是“玩命的一对”。

赌场就是“屠场”,场内刀枪棍棒俱全,赌徒因此而比吸毒的更凶悍,要制服他们而没有过硬的招数当然不行。

在威名远扬的治安总队,直接负责禁赌的是“治安行动队”,副队长庄巍介绍说,我们下面还设三个大队,将要与你们直接接触的就是负责“查禁办案”的一大队。

一大队的“葛大”和“钱大”受命介绍案情,也许是见多不怪,叙述的语调相当平缓。

都几十年了,经历的案子太多了吧,葛大介绍说,像武打小说的情节一样,看得太多就都混杂在一起了。

就说个今年发生的大案吧。

诡异的“窑车”和“码车”

案子破在2004年1月8日,所以命名为“1·8”大案。

但是前期工作早在2003年的秋天就开始了,接到群众举报,郊县有人玩最时髦的“百家乐”。

情报的底版比较模糊,什么时候开盘,什么地点开盘、台面多少都不知道,只知道“窑车”的发车点在上海武夷路。

什么叫“窑车”呢?就是“赌博班车”,因为赌场被叫做“窑堂”,所以通往“窑堂”的“班车”自然要叫“窑车”。

“百家乐”是新近从境外传来的赌法,模仿境外赌场的操作模式,高薪请来正宗“牌师”,西装领结笔挺;赌场内有专职的会计、出纳负责钱和筹码的兑换,并监督抽头;有专门的木工和电工负责改装宾馆相关设备;有“窑车”专门接送赌棍并负责专用的物流;有专门的厨师、清洁员、服务员为赌徒提供各种服务……

我们要对付的就是这样一个具有丰富经验和警方周旋的赌博集团。

你们刚才问,谁向我们提供情报?告诉你,可能是老百姓,也可能是赌徒。为什么要举报?这些赌徒大多数是欠了“盘老板”的赌资的,如果把“盘老板”送进班房,他们的债务就可以废除了。

我们那天穿便服到达武夷路,一下子大跌眼镜:我们才一辆车,赌徒们倒有十多辆面包车、大巴士,俨然是赌博大部队的架势。

眼看浩浩荡荡的“大军”出发,我们来不及调整力量,只好远远尾随。

上高架后,“大部队”开到外环线吴中路附近突然出匝道停下,我们却不能停下,只好临时放下一个同志,继续往前开。

我们的同志观察到,“窑车”停下后,就有一辆吉普车靠上去,从窑车上卸下一个沉重的黑色大包,落地时“砰”的一声很闷。

那就是赌资,近百万元的赌资。很显然,“按规矩”,赌徒们已经在窑车上用现钞买好了筹码,现在“盘老板”将现钞卸下,放入“码车”(赌博集团用语,即接应现钞的吉普车),然后相互之间迅速分离,以躲避公安部门的打击。

为什么?因为“盘老板”知道公安部门的办案程序,捉赌一定要“起赃”,赌博现场没有现钞就定性困难。

而“码车”的奥妙就在于它平时是游走不定的,赌博结束后及时出现,和赌徒结账。

码车和“大部队”分离后,马上不知去向,我们决定暂不惊动他们,一定要摸清“码车”从哪里始发,锁定老巢,确认“盘老板”再动手。

抓赌现场,总是惊心动魄

经过五六次的跟踪,诡异的“码车”终于露出了马脚,一共两辆,一为吉普车,一为出租车,“出租”只是幌子,实质上是长包为“码车”的。“盘老板”为刘姓兄弟两人,老巢在“丰庄”某地,在全市的市郊接合部设了五个赌场。

2004年1月8日,我们的行动开始了。赌博集团仍然是“大部队”出发,我们兵分两路,一路跟窑车,一路跟码车。

跟窑车的一路尾随一段路程以后,确定了其聚赌场所,便迅速超车,提前到达赌场。

远远地已经可以看到赌场的“巡逻车”在赌场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缓缓梭巡,我们的车隐蔽接近村庄,农村地形空旷,外来车一旦停泊就很容易被发现,所以我们既不能多带车辆也不能多带人员,警力相当拮据。

赌场是一所老式的农村仓库,所有窗户都严严实实地赌死了,我们的车绕圈子到达仓库荒僻的“后路”设伏,那里荒草没膝,废墟矗立,可以从容地观察前场的窑车鱼贯而入,赌徒们每人提着筹码袋鱼贯而下,前场却无法发现我们。

此地名叫“王楼”,赌场内外站满了乍看为聊天晒太阳的警戒人员。

下午3点,行动正式开始,那可真是“说时迟,那时快”,警方兵分三路,一路拿下巡逻车、窑车、码车,一路拿下赌场警戒人员,一路直冲赌场。

但刚要启动,突然发觉码车不见了!大家十分紧张,这条证据链真要短缺了,将对行动非常不利,应该立即派车去丰庄拦截。

问题是警车刚驶出村庄,那鬼码车却又回来了,急切间无法掉头,只好用短信报告:码车回来了。答复是立刻拿下!重兵把守!

这么一来,导致警力更加不足,冲赌场的只有8人,却要对付场内的近百人,于是葛大持枪冲入场子就扬声大叫:我们是警察,都别动!武警同志前场搜捕!穿制服的同志包抄走廊!都别动!手抱头,靠墙!蹲下!

大多数的赌徒被镇住了,然而有一个凶徒却发一声喊,抡起长凳挥舞着向警员逼近,刹那间赌场炸锅了,赌徒们鬼哭狼嗥,潮水一样向门涌来,空中筹码乱飞,门框当场被挤塌,时值严寒季节,赌徒们竟然一个一个地往河里跳……

但局面很快被控制了,已经由警察驾驶的窑车一辆接一辆地巡逻着,一个接一个浑身水淋淋的家伙见到窑车的门敞开着,就如同见到亲人般地扑上去大吼:条子来了!场子爆忒啦!场子爆忒啦!他妈的快逃!

乱哄哄地“房东”也来自投罗网了,将近4点许,这个出租“窑堂”的窑家骑着摩托车来看动静,见现场好不热闹便一头撞了进来,大叫:摇账好 ?摇账哪能?

警方问他:是不是房东?答曰是的。“那好,我们正要找你。”

至此,人、赃、车俱获,缴获筹码500余万,现金90余万,现场涉案人员100余人,包括“庄家”(出资坐庄者)、“窑家”(提供场地者)、“放水”(现场发放高利贷者)、“护场”(维持赌场秩序者)、“察毛”(赌场望风者)、“开窑车”(驾驶员)以及“苍蝇”(赌徒),各色人等,一应俱全,经甄别,刑事拘留21人,行政拘留24人。

抓赌现场总是令人感慨,治安行动队副队长庄巍说,“1·8”现场,女赌徒占了三分之一,年龄35岁至66岁不等,多为无业(其实大都从商)、离婚的本地人氏,每次被抓,都是痛不欲生,但是回到社会就故态复萌。

因此,我们的职责与其说是和地下赌博业厮杀,还不如说是在和人性的黑暗面作战。

这样的战斗,将很长很长。

保持高压打击态势 上海对赌博说不

阳光照耀着宽大的办公室,朱耀达的电话响着,正是节前治安关键的时刻,属下常有疑难问题向分管领导朱耀达请示,我们的访谈只能时断时续地进行。

新民周刊:赌博,据说是一种源于人类童年的“恶习”,有人说,大概北京周口店的山顶洞人或者欧洲的尼安德特人当初为争夺意中人的芳心时,最原始的赌博就开始了,这样的“恶习”为什么至今还“戒”不了?是不是和人的本能有关?最早的赌博和现代意义的赌博有什么本质性的不同?

朱耀达:现代犯罪心理学研究表明,赌博行为的确和人的某种本能有关联,什么本能呢?竞争的本能、自我肯定的本能以及对侥幸的预期,古人称“博戏”、“博弈”。中国古代最早的博戏——“六博”,据说始于夏朝末期,最初还带有游戏娱乐成分,秦汉以后就进一步蜕变成“戏而取人财”的赌博活动了,赌博,一旦以金钱为赌注,它的童年期就结束了,进入了邪恶的“成年”。

新民周刊:老头老太一般的“小来来”算不算犯法?是不是犯罪行为?

朱耀达:从法理上讲,“小来来”当然也是违法行为,但是如果情节轻微,危害性不大,对他们还是教育为主。我们指的赌博犯罪,是指以盈利为目的,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而且达到一定的赌博金额,一定的赌博规模的行为,因为危害性大,所以性质就变了,是犯罪行为,是我们重点打击的社会丑恶现象。

新民周刊:上海目前禁赌态势如何?您作为分管禁赌的领导,可否向大家介绍一下。

朱耀达:对于禁赌,我们多年来一直保持严打高压态势,禁赌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打击的重点是地下赌场和赌博团伙。近两年,每年端掉的、有一定规模的赌窝都在千个以上,2003年抓获的涉赌对象达7万余人。2004年1月至8月,抓获涉赌对象近5万人。一大批以开设地下赌场为业的盘老板、庄家,为赌博提供条件的违法犯罪人员,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新民周刊:今年以来,打击的频率和力度似乎都在增加?

朱耀达:你说对了,市公安局今年已组织了三次禁赌专项行动。今年4月1日至30日,全市治安部门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禁赌”专项行动,查处聚众赌博案件746起,抓获违法嫌疑人员4910人(刑事拘留334人、治安拘留1198人、治安罚款2633人、其他处理745人,其中抓获在逃人员4人),收缴赌资人民币732万元、筹码837万元、赌博机474台。6至7月,针对欧锦赛期间本市赌球活动较为猖獗的情况,开展打击赌球专项行动,共查处赌球案件14起,抓获涉案对象110人(刑事拘留24人,治安拘留46人,罚款16人),缴获赌资48万元,涉案金额3000余万元。在9月中旬开展的新一轮禁赌专项整治中,各区县治安部门组成50人以上的专业禁赌队伍,我们市局治安总队也抽调禁赌骨干组成督导组,指导各单位开展禁赌专项行动。9月1日至20日,共查处赌博案件847起,抓获涉赌对象2964人(劳动教养9人,刑事拘留132人,治安拘留402人,罚款2241人),收缴赌资160余万元,赌博机229台。

重拳之下,赌博蔓延势头得到了遏制。

新民周刊:但是,听说上海的禁赌形势还不容过早乐观,首先是赌博的“花样经”好像越来越多,令人防不胜防,还有就是赌博的场所也越来越隐蔽?

朱耀达:对上海市的禁赌态势我们始终没有、也不敢掉以轻心,这么大的一个城市,1700万的人口哪,任何形式的松懈都是渎职行为。

说到赌博形式的多样化,从查处赌博案件的情况来看,既有传统的,也有近年才兴起的,还有的是从外省市、境外传入的。“花样经”的确十分“透”。

首先我们分析公共场合的赌博,最顽固的顽症,是棋牌室内以“搓麻将”为主要形式的赌博。“麻将”据考已经有400年的历史了,这一类赌博活动赌资一般不大,但分布广,频率高,参与者覆盖各类层次。其次是公共绿地、公园、小区等部位“斗地主”、“博眼子”、“红五心”形式的赌博。一些闲散人员聚集开设赌博摊点,虽然赌资不大,规模也较小,但堂而皇之,群众反响强烈。然后是游戏机房以及市郊接合部、郊区小店设置赌博机。由于投入小回报高,杂货店、小商店、游戏机房等部位设置赌博机频频出现。部分郊区还出现有组织的利用赌博机赌博团伙。2月19日,南汇分局查获了以王奎(男,31岁,安徽合肥人)为首的利用赌博机实施赌博的犯罪团伙,抓获嫌疑对象15人(逮捕13人),缴获赌博机30余台以及赌博机电路板21块。

这些都是“麻雀战”,“蘑菇战”,规模小而散,消耗了我们不少警力。最为恶劣的是,公开场合难以混下去的“小赌场”和受打击挤压无法在市区开设的赌场,目前已转移到郊区的养殖场、废墟、蔬菜棚,甚至猪棚鸭棚和“毷毷船”上去,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但是群众的举报非常积极,我们借助群众的举报,大量地“杀灭”了这些赌场。

新民周刊:很想听听“大台面”的介绍。听外地的赌徒介绍,上海“城市大,赌台小”,是这样吗?

朱耀达:上海的禁赌一直保持高压状态,大的赌场因此而不容易发育也的确是事实,但是,情况正在慢慢发生变化,规模较大的聚赌正在渐渐产生,一是“二八杠”聚赌,这是近年兴起的一种赌博形式,使用麻将牌中的筒子和白板作为赌具,由庄家坐庄,以比点子大小为输赢的一种赌博。因“二八杠”形式操作简单,决出输赢快,参赌者既可自行押注,也可跟风“飞苍蝇”,人数不限,成为聚众赌博活动中最为流行的方式之一。查获的“二八杠”赌场中,最多的一个参赌人数达140人,整整一窝“大苍蝇”,已经是一个“加强连”的规模了吧。还有就是“百家乐”聚赌。“百家乐”聚赌规模和赌注一般都较大,且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完全是学境外赌场的派头。今年查处的10起“百家乐”聚赌案中,涉赌对象573人,收缴赌资高达424万元、筹码1610万元,规模还算小吗,千万麻痹不得!网上百家乐赌博在上海也已出现,那是一种类似的“现场转播”,潜在的危害性很大。至于老式的“推牌九”、“梭哈”,聚赌规模也不容轻视。2004年4月19日,治安总队在奉贤区某度假村内,一举查获以公司团队活动为名,从事“推牌九”巨额赌博的违法犯罪团伙,抓获外省籍赌徒88人,缴获赌资人民币159万元。

新民周刊:广东警方日前侦破了一起利用国际互联网,跨境组织赌博的特大案件,“案前平均每天都有数千万元通过赌博网流出境外,高峰阶段高达每日数亿元”。这样的“恶赌”,你怎么看?

朱耀达:该来的还是要来的,我们严阵以待。事实上,利用互联网赌球的案件已经在上海发生,其形式无非是利用互联网登陆境外专业赌球网站下注赌博而已。赌徒一般直接在电脑上投注,参与面很广,隐蔽性也强,赌资数额大,近年来我们已查处了20起网上赌球案件。杨浦公安分局查处的“7·05”赌球团伙,仅在欧锦赛期间的一个月,在网上投注的赌球金额高达1000余万元。近日我总队又打掉了一个网上赌球团伙,初步查明投注的金额高达6000多万元。

另外,外省市的一些赌博方式,如“押宝”、“赌三名”、“炸麻花”、“六合彩”等,也在本市露头。

但是,我可以负责地告诉您,什么样的“酒”都难不倒上海警方,上海虽然计算机化程度较高,但是我们完全有能力遏制各种利用互联网赌博犯罪的行为!

新民周刊:奇怪,赌博的危害是明摆着的,千百年来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前仆后继”,明太祖朱元璋用尽办法禁赌,明代法律规定参赌者一律砍手。据说为了让赌徒感悟,他还专辟一栋赌具毕备的大楼,谓之“逍遥楼”,把全南京的赌棍统统集中起来狂玩,“无限量”地提供金银赌资,但不给吃喝,令其“尽兴豪赌”,结果统统力衰气竭而死,仍然没有一个悔悟的,可把他给气坏了。

朱耀达:我们现在可不能照搬“大明律”噢!我们也常常感慨,都知道赌博是万恶之源,但是一旦感染,就像吸毒,改也难呐!赌博可成瘾,是另一种类型的“毒品”。赌徒在赢了还想赢,输了想翻本等心理驱使下,深陷泥潭,不能自拔。古往今来,有多少家庭因为赌博而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近年来,本市公安机关收到相关的大量群众来信,痛诉赌博恶果。有一位署名为“一个心里在滴血的古稀老人”来信称,其子“本是一名公务员,近几年迷上赌球,不仅把自己的积蓄、房产输光,而且又把我的房屋产证骗去,私自将房产卖掉抵债。而他本人因此被单位开除,落得身败名裂,无家可归”。另有一位妇女来信反映:其丈夫参加赌博至今已经输掉几百万,现在其丈夫天天游手好闲,只知道赌博,原本还算殷实的家产也已经变卖还债,家庭面临破碎的边缘。2003年,我们治安总队在查处一起流氓恶势力案件中,有一名妇女在恶势力开设“二八杠”赌场内参赌,输掉十几万,由于无法按期还债,竟被人斩断小手指,原来居住的二室户也被人霸占,有家不能归。惨。

新民周刊:一群赌徒如果仅仅输掉了自己的钱,对社会的危害也依然很大吗?他们输掉的只是自己的钱,而且您多次提到“社会危害性”,能解释一下吗?

朱耀达:这样的想法太天真了,赌徒输钱以后,人性的恶的一面就必然疯狂膨胀,这是人性弱点必然导致的后果。事实上,聚众赌博对社会治安危害非常大,已经成为滋生盗窃、使用假币、抢劫、打架斗殴、绑架、凶杀等严重违法犯罪活动的温床。地下赌场老板招徕社会上一些有违法犯罪前科的闲散无业人员,成为流氓恶势力。“以赌养恶,以恶护赌,赌中生恶,赌恶相依”,流氓恶势力涉入地下赌场,聚众赌博已成为流氓恶势力滋生的土壤之一。赌场需要恶势力保护,恶势力依附赌场生存发展。在禁赌行动中,每年都要查获一批地下赌场老板用于保护赌场(也称看场子)、收赌债的大砍刀、土制手枪甚至爆炸装置。

在赌场中,最黑的就是“诈赌”,诈赌的现场,人称“猪猡棚”,被“杀”的“猪猡”当然就是那些上当者了。

开盘的老板或庄家诈赌的方式是多样的,从已查获的案件来看,有针孔窥视录像;磁性骰子配以磁场磁性赌台板,配合专用遥控器操纵骰子点数;赌具上做暗记;相互“抬轿”引诱不明真相的赌徒入彀,即谓之“杀猪猡”;用来诈赌的还有荧光扑克、透视麻将等特制的诈赌工具,都具有相当高的科技含量,普通的“猪猡”根本没法识别,我们的调查表明,一个诈赌团伙往往由十多个人甚至更多的人组成,内部分工明确,组织严密,十分隐蔽,常人难以识破。与一般赌博团伙相比,诈赌手段恶劣,保赢不输,内幕黑暗,与公开抢钱无异。

在整个地下赌博业中,诈赌组织者的暴富速度是最惊人的,一本万利,连最黑的赌徒都骂他们是“直接抢钞票”,所以一旦被赌徒发现,赌徒便集中起来买凶报复,对诈赌者砍手挑筋搬脑袋,报复手段极其残酷,诱发的社会冲突也就愈益激烈,造成的不安定局面也严重,故而是我们打击的重点又重点,毫不手软!

赌博的社会危害性,还可以由高利贷逼债诱发。赌场内高利贷,日息一般高达5%,也就是贷出1万元,往往要收一天500元的利息,输急眼的赌徒,总是不惜借高利贷企图翻本。一旦借贷,则滚雪球计利,债台高筑,根本无力偿还。债主逼债索要不成,就会雇佣打手,殴打胁迫欠债者还贷,轻者拳打脚踢,重者动刀动枪,致人伤亡,甚至绑架作为人质,当然,负债者也“不是吃素”的,不买账也要动刀动枪,血溅五步。浦东分局破获的“2·23”绑架案就是本市南汇人顾某赌债债台高筑,纠集他人绑架本市某公司副总经理尹某,勒索人民币500万。

最后,你们局外人还不知道,在赌徒的眼里,“赌场就是战场”,经常发生的“抢台面”,就是最容易引发社会公共危机的暴力行为。看过香港电视剧《上海滩》的就知道,控制赌场的恶势力团伙,为争地盘抢赌客经常发生武装斗殴,冲锋枪、机枪什么都敢用,最最令赌徒亢奋的就是纠集一帮亡命之徒冲入赌场公开抢“台面”,那就可能发生流血冲突。反过来说,聚赌组织者为保护赌场,防止被抢或者报复对方,也不惜花重金购置刀枪,把自己武装到牙齿。如此这般,两帮恶势力一旦开战,这社会秩序岂不完了?!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赌场“狗咬狗”式的斗殴,如果是使用“冷兵器”则双方一般均不报案,若不及时侦破,必将引发更大的报复式群体斗殴,引发严重暴力刑案。

新民周刊:我们都注意到,公安部门的剿赌是下重力的,可是好像“割韭菜”,灭了以后又产生,为什么?还有赌场的内情究竟如何?若分社会群体的话,哪些社会群体在参与赌博呢?

朱耀达:先回答您第一个问题——屡禁不绝的原因很多,但是根本的原因是“开盘者的暴利驱使和特定群体寻找精神宣泄的结合使地下赌场趋多,屡禁不绝”,这就决定了禁赌工作的长期性和复杂性。

现在回答您第二个问题:赌博活动中,一般把赌场的组织者称之为“开盘者”或“盘老板”,盘老板按一定的比例向庄家“抽头”(亦叫“窑花”),根据办案实际,一个20万元赌资的赌局(小型的)运作一天,一般情况下开盘者可获取抽头费2万元。而需支付的租场费,雇人望风、看场费等,并不是很高,也就千余元左右。如果类似的开盘者可日进万金,那么金钱的魔力就可以使人铤而走险,组织赌徒参赌,“投资者”反正是“庄家”,无需一分钱投资,运用“空手套白狼”的手法,开盘者即唾手可得丰厚利润,所以我们对“盘老板”的打击力度是很厉害的,查处的赌博案件,总是把“盘老板”列为首恶。

从当前参赌主体来看,大体以三种群体为主:一是下岗工人,部分因种种原因待岗在家的下岗者,思想压力大,无所事事,郁闷之际去赌场消遣,也有想凭运气去博一记的,但往往血本无归。二是外地来沪打工者,远离妻儿家庭,空闲之时较多,在同乡朋友诱惑相邀下涉及赌场。从查处的案件看,外省市籍参赌的占多数。三是“老板”群体,本市一些人员下海经商致富成为老板,部分外地来上海淘金者,经过多年苦心经营,腰缠万贯。这些老板腰包鼓起来后,为寻找所谓的精神刺激而涉足赌场,这一参赌群体人数不多,但出手大方,投入赌注多,成为地下赌场的重要经济支撑。这三种群体的积极参与,地下赌场兴旺,屡禁不绝。

新民周刊:直截了当问一句:我们上海的禁赌前景如何?

朱耀达:我也直言不讳——禁赌工作需要社会各界、广大群众共同参与,最理想的就是“人民战争”,光有警方打击,力度是远远不够的。

市公安局治安部门是禁赌工作的主要职能部门,我们将保持严打态势,端赌窝,惩赌头,持久禁赌,不断加大打击整治的力度。针对近期赌博团伙的活动规律,在加强调查研究的同时,结合各区域实际情况,开展区域性的专项整治。此外,公安机关也将重视严处赌博活动的法律研究,灵活运用现有法律法规,按照“重点打击赌头,不放弃打击赌棍,教育参赌人员”的原则,对赌博组织者、为首人员或参赌金额较大人员追究刑事责任,对以赌为“生计”屡罚屡赌的参赌者,予以相应的刑事处罚、劳动教养。

赌博是一个社会问题,禁赌工作是一项综合治理的工程,遏制赌博蔓延态势,标本兼治,巩固长效,主要有两方面工作:

一方面就是必须动员社会方方面面的力量,积极建立与“两级政府、三级管理、四级网络”社会化管理体系匹配的禁赌工作体制,最大限度地启动社区资源,形成齐抓共管、常抓不懈的局面。同时,相关行政职能部门要从大局出发,牢固树立禁赌一盘棋思想,建立禁赌协作机制,明确公安、体委、工商、文广等职能部门职责分工。对普遍存在赌博现象的棋牌室和容易被赌博人员利用的废旧厂房、仓库、农舍以及绿地等,体委、工商、房地、社会发展、农委、园林等职能部门要落实管理责任,防止被赌博者钻了管理的漏洞。

另一方面要建立禁赌激励机制,明确举报有奖。群众举报是发现和打击赌博案件的重要线索来源之一。市公安局正在逐步健全群众举报奖励机制,筹措专项奖励基金,充分发动群众、号召群众检举揭发。对提供赌博线索且查证属实的,在给予精神表彰的同时,应给予相应物质奖励。

借此,警方也提醒市民,不要为蝇头小利,为组织赌博者提供场地、车辆等条件,一旦查获,将按“为赌博提供条件”追究法律责任。

上海的明天,一定是美好的,但是就像我们的星球有了白昼,也就会有黑夜一样,负面的东西不会自行退出社会舞台,只要我们对它们保持高压打击的态势,它们就永远成不了气候。(胡展奋) 

新民周刊 2004年10月3日

相 关 新 闻
· 干部赌博成为行贿受贿的暗道、滋生腐败的温床
· 陕西:禁赌通知下发 下属涉赌领导将被问责
· 黑龙江公安狠刹跑官要官、赌博等"八股歪风"
· 广东韶关破获涉案金额上千万的特大网络赌博案
· 河南:洛阳警方摧毁一大赌场
· 沈阳:节日期间干部参与赌博将一律免职
· 警方破获南京最大蟋蟀赌博案 58人涉赌被抓
· 深圳公职人员赌博五禁令 一半赌资奖励举报人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