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拉美行  /  滚动新闻
增进地球两端的沟通——“感知中国”文化周之际写给阿根廷朋友
中国网 | 时间: 2004-11-09  | 文章来源:

增进地球两端的沟通

——“感知中国”文化周之际写给阿根廷朋友

赵启正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

2004年11月4日

 中国人习惯用“天涯海角”来形容一个地方距离自己之遥远。但使用这个词的绝大多数人大概还没有机会感受阿根廷距离中国到底有多遥远。他们常常把中国的海南岛称为天涯海角,却不知阿根廷首都--如果从太空看地球,正好位于北京的对跖点上,即是说,从北京按地球的直径打个洞过去就可以直达布宜诺斯艾利斯! 我本人曾有幸访问过阿根廷:从北京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即便是乘坐最快的客机,除去中转时间,也要在飞机上度过二十多个小时,可见相距之遥远!

我们两国人民由于这种地缘,历史上相互来往和了解较晚。据说,在十六世纪后期,才有中国的商人、工匠、水手、仆役登上过美洲大陆。由于他们是从当年的西班牙殖民地菲律宾的马尼拉乘大帆船抵达美洲的,所以被当地人称为“马尼拉华人”。十九世纪初,又有一些中国“苦力”被英国和葡萄牙殖民者贩卖到美洲,于是有了较多的中国移民与这块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在拉丁美洲为争取独立进行的斗争中,在各国漫长的建国道路上,在拉美大陆走向现代化的进程中,中国移民曾做出过自己的贡献。

今天,世界已进入了互联网和宇宙飞船的时代,因此,我们应该更多地相互来往,事实上,两国经贸关系和文化交流已经蓬勃发展起来。我愿借此次双方的文化交流活动,向阿根廷朋友简要地说说中国文化。

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在世界四大文明中唯有中华文明不曾间断。时至今日,中国人不管身处何方,都带有难以抹去的传统文化印记。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现已确认的民族有56个,其中汉族人口最多,将近12亿,占全国13亿总人口的92%。其他55个民族因人数较少,习惯上称为少数民族,各民族都有非常久远的历史。由于少数民族的绝大部分都是在中国本土土生土长的,各民族的关系融洽。中国不存在相互歧视的那种民族和宗教矛盾。

汉族人信奉的宗教主要有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和基督教,但宗教徒的比例很小,不到10%。中国的五大宗教中,道教是土生土长的,形成于公元2世纪。佛教是在公元1世纪由印度传入,历史最为久远。伊斯兰教传入中国是在公元7世纪。到了公元13世纪,天主教才叩开中国的大门,但是大批传教士最终进入中国是在19世纪40年代。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人习惯于把新教称为基督教,它传入中国的时间是1807年。

世界上有学者把中国人两千年以来奉为圭臬的孔子学说称为“儒教”,有其合乎道理的地方,但中国人崇尚孔子并没有其他宗教所具有的组织和崇拜之神,因此我更以为它是一种学说、是“儒学”而非“儒教”。儒学影响中华民族之深是无疑的,以至于其它宗教,不管外来的还是内生的,都受到儒学的深刻影响。中国儒家文化的基本特征反映了中国人对生活的理想,让我们引用中国近代著名学者林语堂的话,把孔子与耶稣做一个十分有兴味的简单比较,林说,孔子是人文主义者,耶稣是理想主义者;孔子是现实主义者,耶稣是浪漫主义者;孔子是实验哲学家,耶稣是玄妙哲学家;孔子的精神是现世的、尘俗的,而耶稣的精神是来世的、神圣的。林还说,信奉孔子学说的中国人不大感兴趣于未来的人生,或生命不灭,这种典型哲学绝不能满足譬如欧洲民族,亦不能满足犹太民族,可是它满足了中华民族,不过,中国人对“超自然精神”的追求却在佛教中也在道教得到了弥补。

与阿根廷人活泼好动、热情奔放的民族性格相比较--这尤其表现在探戈、足球和马球;中国人多少显得内向和沉闷,这多少也与儒学有关。中国传统思维是“集体主义”取向的,相对于西方文化的“个人主义”,它是一种在社会意义上“特别注重他人反应”的思维方式,越是关照人际的关系,群我之间的互动联系就越紧密,个人作为群体的一份子意识较强,于是就显得较内向。当然,这样的民族讲和谐,讲和平,没有外侵性。

语言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如果说,阿根廷人在其500年的历史中,尤其是国家新生之后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语言,经常遇到“是欧洲主义还是美洲主义”、“是西班牙主义还是本地域主义”的问题,为此阿根廷作家有过许多彷徨和疑惑。那么中国人则幸运得多,尽管汉语的表达方式几千多年经历了不少变化,但是今人只要经过一点古文的训练就能读懂老祖宗的文章,可谓“两千年经典使人读白头发(皓首穷经)”。汉语铸就的不仅是中国人的语言,而且是独特的思维方式和逻辑,这种独特性使中国人在世界交往中需要有一个相互理解的过程。 1978年改革开放前,文化的和国际政治方面的因素使中国让外部世界了解较少,但如今情况已大有改善。

我们知道,世界上有五分之一强的人口讲汉语,然而,去年我访问西班牙时,西班牙国务秘书却曾不无骄傲地对我说,讲汉语的人的确很多,但讲汉语的国家却很少。我知道,这是我们对外交流的一个障碍,为此我们建立了许多外语媒体。我们有西班牙语的电视时段(CCTV4)、国际广播和网页,我希望贵国能够充分利用中国的这些媒体,了解中国文化和社会进展。(http://www.china.org.cn/spanish/中国网、http://spanish.peopledaily.com.cn/人民网、http://www.spanish.xinhuanet.com/新华网、http://espanol.chinabroadcast.cn/国际台、http://www.chinatoday.com.cn/hoy/《今日中国》、http://www.bjinforma.com/《北京周报》、http://www.rmhb.com.cn/chpic/htdocs/rmhb/X/《人民画报》)

要知道,阿根廷文化在中国还是享有独特地位的。我们这个年纪的人,40多年前都看过阿根廷电影“中锋在黎明前死去”,近十几年来,热爱足球的中国人知道了,“博卡”不仅是一支阿根廷足球劲旅,还是阿根廷移民在拉普拉塔河口最早的定居点。中国人还倾倒于探戈舞蹈,同时也懂得了在这扑朔迷离的情调里隐含着上个世纪移民的乡愁。

对于拉普拉塔河和布宜诺斯艾利斯背后的广袤潘帕斯草原,我们并不生疏,早在20年前中国就出版了阿根廷妇孺皆知的高乔人史诗《马丁·菲耶罗》的中译本。贵国作家里卡多·吉拉尔德斯的名著《堂塞贡多·松勃拉》不仅被译成了中文,还一直是学习西班牙语的中国学生的重要参考读物。19世纪贵国国务活动家多明戈·福斯蒂诺·萨米恩托的名著《法昆多》,以潘帕斯草原的历史和文化为依托,提出了“文明与野蛮”的命题,至今是世界范围内知识界、文化界争论的热点。而中国人则关心着在现代化过程中如何保持中国的文化传统。

古典作品之外,中国还译介了贵国一些现代文学精品,如胡利奥·科塔萨尔的世界名著《跳房子》,埃内斯托·萨瓦托的小说《地道》、《英雄与坟墓》。我们出版了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的全集中译本,感受到了他作品中对东方哲学与宗教的浓厚兴趣。今天,越来越多的中国读者通过了解阿根廷文学和现实生活,从而知道埃娃·庇隆不仅是一个传奇人物,对于阿根廷人她就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历史;马拉多纳作为足球队员受到人们爱戴,还因为他经常向世界传播爱憎分明的声音;诞生于阿根廷的伟大人物切·格瓦拉也为中国人所熟悉,对于切·格瓦拉的象征意义,中国知识界和青年始终没有停止思索和讨论。

近年,贵国的青年足球队、探戈和芭蕾舞访华演出,以及“布宜诺斯艾利斯文化周”促进了中国人民对阿根廷文化和艺术的了解。贵国的优秀电影《官方说法》、《旅行》也给中国电影界送去了新大陆的清新海风和深刻思想。阿根廷篮球队在奥运会前的一场热身赛中赢了中国队,中国队员和球迷都认为是我们该输,电视台一个著名的篮球评论员这样谈到阿根廷队:“我注意到阿根廷篮球队的神投手,人称‘白飞人’,他投篮时根本不认真看篮筐,抬手就出球,可见篮筐就在他心里,因此,阿根廷夺得本届奥运会男篮冠军是必然的。”

现在,阿根廷是中国在拉美第四大贸易伙伴。2003年,双边贸易额达31.76亿美元,同比增长122.9%。2004年1-8月,两国的双边贸易额为26.09亿美元,同比增长 42.22%。最新数据表明:阿根廷在华投资额为1.04亿美元,主要投资于制造业、水产加工、房地产开发等317个项目;中国在阿合资企业28家,合资总额2456万美元。

两国的经济联系也许不仅限于贸易和相互投资的层面,我们还面临经济改革中的类似困难。1999年阿根廷危机爆发后,国际上一些分析人士曾预料这一“探戈效应”也可能影响中国,原因是:中国的汇率制度与阿根廷危机前奉行的货币局汇率制度有不少相似之处;中国的财政赤字也比较大;中国外债规模虽然被控制在警界线内,但其增长速度令人担忧;此外,他们认为中国和阿根廷一样,也面临着贫富收入的差距大、国营企业效益差等问题。所幸的是,阿根廷已克服了危机走上了复兴之路。

中国人民亏了有邓小平先生“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哲学:既听取国外的建议,更根据本国的社会、经济、政治情况做决定;他告诉我们:中国既不要单纯相信书本,也不盲目复制外国模式。中国采取的改革方式是渐进的,譬如:在本地幼稚工业成长起来、建立反倾销机制之前,慎于实行贸易自由化;在建立金融监管体制之前,免谈金融自由化;在银行、金融部门成熟之前,以及建立对“对冲基金”等金融工具的自我保护机制之前,慎于开放资本往来项目;在充分发展私营经济、建立灵活的劳动力市场之前,国有企业的多元股份化改造要分步走,不泛泛提倡私有化;在建立社会劳动保障体系之前,慎于改组公共部门。至于这些办法最后效果如何,显然也需时间而有所调整和变化。

中国与阿根廷地处地球两端,但彼此心仪久矣,这大概是我们相距太远、差异甚大而相互吸引之故。两国文化之间的这种“交叉优势”,决定了中间的交流将结出最美好、最强大、最持久的合作之果。透过地心的强大引力把我们两国人民联系在了一起。听说贵国青年中已兴起了学汉语的热潮,以至合格的老师不够,作为中国新闻部长,我本人首先愿意提供帮助。

几百年前,麦哲伦曾把他的名字刻在阿根廷的版图上,他以环球航海而把个人业绩写进了历史。今天,在计算机和喷气飞机的时代,数以千万计的两国商人、投资者、旅游者、学者、学生、艺术家、政府官员,这些不在历史上、也不需要在历史上留下姓名的人们,却正在创造着两国新世纪交往的更加伟大的历史。

中国网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