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治境外赌博的关键还在境内
中国网 | 时间: 2005-01-14  | 文章来源:

据《新京报》1月5日报道,去年12月14日,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交通运输管理处处长蔡豪文挪用公款到朝鲜赌博案件被通报。资料显示,2004年,从延边出境计25万人次,其中5万人次参加了专程到朝鲜罗先市“英皇娱乐中心”赌博的“休闲游”。相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英皇就是“中国人在养”,每年有上亿元人民币输在英皇。纪检部门坦承,“游客出境赌博在目前管理上还是个难题。”特别是在控制党员干部出境赌博的管理上存在难度,而且掌握到境外的公务人员赌博的确实证据很难。

每年数以亿计的人民币输在英皇赌场,其实还只是冰山一角。据《南方周末》报道,在中国周边地区,一张庞大的赌博网已经悄然形成。这一网络原来以东南亚为主,而今天,网络已经慢慢延伸到中俄、中朝、中韩,甚至中蒙边境,每年正将巨额资金如抽水机般从中国抽走,如何应对这一局面将是中国面临的巨大考验。

能在境外赌场一掷千金的,一般是腰缠万贯的富豪或贪赃枉法的公职人员,最值得公众关注的还是那些公职人员参与赌博的情况,因为他们动用的往往是公款,赢了就是自己的,输了就是国家的,挥霍的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如果说界定一般公民到境外赌博的行为还有待明确,那么党员、官员出境赌博显然为党纪、政纪所不能容忍。也许纪检部门说的是实情,掌握到境外的公务人员赌博的确实证据很难,有鞭长莫及之叹,但是控制境内公务人员挪用公款完全在有关部门的职权范围内吧,而后者的意义更为重要,它卡住了公务人员境外赌博的“源头活水”。

近年来,内地贪官境外豪赌的报道屡见于报端。原沈阳市常务副市长马向东,曾频繁利用周末飞赴澳门赌博,甚至3天内就输了上千万元。原湖北省驻港办事处主任、宜丰公司总经理金鉴培,在赌场上每笔赌注七八百万元是家常便饭,短短两年,高达1.4亿港元的公款被他挥霍一空。相比之下,蔡豪文在300余天的时间内,将300多万公款挥霍一空只算是“小巫见大巫”。显然,治赌的关键不在于切断某条旅游线路,而在于查查贪官们何以轻易得到巨额公款,那些钱是通过什么手段挪用出的,如何能源源不断地转移到境外赌场。

有效禁赌难就难在对政府官员的监督控制,在这方面,欧洲一些国家的作法值得我们借鉴。德国虽不禁止公民赌博,但决不允许公务人员进赌场,违者开除公职,剥夺有关补贴。有的欧洲国家对公务员的管理尤为严格,甚至规定了官员出国所带资金的最高限额。平时,普通公务员的收入是保密的,但政府高官却须定期公布收入情况,接受财务审查,一旦发现有大额不明来源收入,有关部门可立即进行调查并冻结其资金,以防止其向国外或亲属转移资金;必要时有关部门还可联系出入境管理部门,将企图外逃的当事人截留。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些作法为我国治理官员赌博提供了有益的借鉴。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2005年01月07日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