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打击赌博犯罪  /  典型案例
李树彪豪赌与郴州1.2亿住房公积金挪用真相
中国网 | 时间: 2005-03-02  | 文章来源:

今年1月30日上午,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何素斌在该院《工作报告》中称,2004年湖南共立案侦查100万元以上特大案件69件,占立案总数的5.7%。

何素斌所列举的一个典型案件是:“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主任李树彪挪用公款1.2亿元,通过珠海一地下钱庄兑换成港币到澳门赌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8000万元。”

至此,自2004年初李树彪豪赌案发以来,官方首次就其涉案金额及性质定调。

记者此前在郴州调查获知,初中文化的李树彪经历相当“传奇”:其职业从司机起步,做过媒炭生意,转干后,从副科级干部迅速爬上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副处级)位置,并最终将1.2亿元住房公积金乾坤大挪移。

副秘书长被害牵出李树彪

郴州宾馆一位负责人证实,事发当晚,李树彪也住在郴州宾馆,与遇害的上司肖鹏金在同一楼层。曾参与此案现场调查的一位郴州市公安局刑警透露,肖鹏金遇害前最后接触的人员中就有李树彪。而此后警方对其进行问讯时,李主动交待了其部分违法乱纪行为,但自称对肖鹏金之死毫不知情。

根据警方办案人员提供的信息,2003年12月29日,郴州市政府原副秘书长肖鹏金意外被害,令李树彪暴露在调查者视野中。

事发当晚,肖鹏金入住在郴州宾馆迎宾楼601豪华套间。当晚23时许,楼层服务员发现肖被害后报警。因死者身份特殊,湖南省公安厅、郴州市公安局及案发地北湖公安分局三级刑侦机构介入调查。

肖鹏金,男,1951年生,湖南宁乡人,转业后一直在郴州市政府工作,遇害前协助副市长分管并联系城建、公安、消防等工作。此人正是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李树彪的顶头上司。

郴州宾馆一位负责人证实,事发当晚,李树彪也住在郴州宾馆,与遇害的上司肖鹏金在同一楼层。

曾参与此案现场调查的一位郴州市公安局刑警透露,肖鹏金遇害前最后接触的人员中就有李树彪。而此后警方对其进行问讯时,李主动交待了其部分违法乱纪行为,但自称对肖鹏金之死毫不知情。

这位知情刑警介绍,当时,按湖南省公安厅的布署,先不惊动李树彪,等此案侦破后,由郴州市纪委彻查李树彪之事。

两个月后,郴州宾馆保洁员首春青涉嫌杀害肖鹏金被抓获。湖南省公安厅公开披露的信息是,首春青因赌博负债对肖鹏金抢劫而导致人命。

在抓捕首春青过程中,相关部门并未对李树彪采取强制措施。

2004年1月30日,即猴年正月初九,郴州市委、市政府领导亲自打李树彪电话,发现对方一直处于关机或无人接听状态;而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员工证实,主任李树彪年后就未来上班。

由于郴州市纪委已掌握李树彪部分犯罪证据,并已于年前移交市检察院。因此,当时郴州市检察院认为,李树彪失踪可能是“畏罪潜逃”。

正月初九当晚23点时许,郴州市反贪局局长袁亚军带3名办案人员连夜赶往广州,直扑李树彪在当地的住所———位于番禺区锦绣香江花园的一栋别墅。

次日上午,办案人员先请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切断水电,未见有房主咨询。就乔装成水电工入室,同样发现屋内无人。

下午4点半钟,李树彪开着他的广州本田出现在自家别墅门口,随即被押解回郴。

司机李树彪转干之路

1994年,李树彪离开市体改委车队,和朋友筹建郴州市科达燃料公司,挂靠在市体改委之下。此后四年间,李树彪活跃于郴州各产煤县市。1997年底,李树彪再次回到郴州市体改委,其身份已由工人转为干部。次年年初,李调任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为副科级。

李树彪,原名李树标,郴州宜章县梅田乡荷叶塘村人,1964年生。

在宜章县城某街心,至今可见一处方形围栏,栏内植一苍劲松柏,旁有假山相衬。知情者介绍,这是李树彪发达后耗公款建成,意在标榜其原名“李树标”。

但此后不久,他又对一位朋友说,“树标”二字“太土气,没霸气”,遂改现名。

熟悉李树彪的人士介绍,李幼时家境并不宽裕,故只完成初中学业。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郴州市汝城县的郴州冶炼厂车队当一名普通司机。

这份工作得益于他叔叔李节生的帮助。

李节生历任郴州市统计局副局长、局长,退休前任市地税局调研员。

因郴州冶炼厂倒闭,李树彪一度待业。他曾回宜章做过煤炭生意,但无功而返。后经叔叔李节生运作,李树彪先后在郴州市统计局、市体改委当司机。

郴州市劳动局一位干部回忆,1990年左右,他亲自为李树彪办理了“军人”转业为“工人”手续,当时的材料均为假造。

知情者回忆,在郴州市体改委任司机时,李树彪喜好通宵达旦玩纸牌,搓麻将,以至于养成睡懒觉的习惯。单位原计划给他分配一辆桑塔纳,但考虑到其表现,最终配了一辆破旧的吉普。

1994年,李树彪离开市体改委车队,和朋友筹建郴州市科达燃料公司,挂靠在市体改委之下。

科达公司初期投入相当小,但签下了与广东省云浮市某电厂的长期合作协议。当时煤炭供大于求,故公司可以从煤矿低成本赊货,然后脱手套现,投资回报惊人。

此后四年间,李树彪活跃于郴州各产煤县市。知情者称,其公司基本上通吃煤炭生产和流通中的大部分利润,触角已延伸至生产、销售各个环节。

与李树彪合作多年的一位商界人士称,当时科达公司往广东送一列车煤炭,可赚10万元。

这段经历,不仅为李树彪带来了不菲身家,他还赢得了“文化不高、智商很高”的评价。但知情者表示,其中不能忽略郴州市体改委时任领导起到的作用。

1997年底,李树彪再次回到郴州市体改委,其身份已由工人转为干部。次年年初,李调任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主任,为副科级。

“可以肯定的说,李树彪为这个身份转换付出了代价,他的代价就是不断替人埋单。”一位知情人士说。

“财神爷”李主任

郴州下辖六县区的住房公积金划归市级统管,资金总额高达6亿元。而据《郴州日报》报道,2003年郴州各银行流动资金总额不过15亿元。就此,李树彪陡然成为当地各商业银行花大力气拉拢的财神爷。

2003年上半年,李树彪曾向多名朋友提起:“没想到自己能当这么大官,没想到自己能掌握这么多的钱。”

此话有其背景:2002年年底,郴州市体改委撤销,原从属于该委的市房改办,直接归市政府管理,与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级别升至副处级。

不仅如此,郴州下辖六县区的住房公积金划归市级统管,资金总额高达6亿元。而据《郴州日报》报道,2003年郴州各银行流动资金总额不过15亿元。

就此,李树彪陡然成为当地各商业银行花大力气拉拢的财神爷。

据检方事后调查证实,2003年,农业银行郴州市分行营业部从李手中争取到4000余万元公积金存款。这一数字,相当于该行年度存款指标的一半。

据国务院1996年8月发布的“国办发[1996]35号”文件规定,承办住房公积金金融业务的受托银行,原则上一座城市委托一家办理。

但检方调查显示,在郴州的各大商业银行和城市信用社,李树彪开设了数十个公积金账户。李时常因一些要求得不到满足,动不动就扬言要把资金撤走。

“谁能给他更大好处,他就把公积金存在哪家银行。”工行郴州市支行信贷部一位人士说。

同样将李树彪视为财神的,还有郴州各事业单位负责人。

郴州宾馆那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宾馆就依托李树彪,用公积金作为担保从银行贷出1000多万元用于宾馆资金周转。

具体的操作方式是,以宾馆职工个人名义向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提出申请,获得公积金担保后,每人贷款6万元,再聚零为整。

办案组一位人士则透露,2002年郴州曾启动一个城建项目,因资金周转不过来,也由政府出面以住房公积金抵押从银行调用数笔资金。

据介绍,这些事业单位以上述方式获得住房公积金贷款,有的单位确实是用于职工集资建房,但也有部分单位负责人将资金投入了个人项目。

1999年实施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公积金管理中心不得提供担保”。但基于上述原因,李树彪一旦向关联银行提出抵押担保,银行办理贷款均一路绿灯。“甚至不问对方是什么单位、具体做什么项目。”知情者称。

豪赌纪录

有知情者表示,李树彪赴澳赌博实际赚了2000多万元。但按湖南省检察院发布的数字,被李树彪挪用的1.2亿元中,赌博输掉8000万元,另有4000万元被追回。

喜欢打麻将、玩纸牌,曾是早年同事眼中李树彪的主要个人特征。

但自2002年始,很少有人看到李树彪在郴州上麻将桌。“太少,不够刺激。”李树彪如此拒绝邀请他的人。

知情者介绍,李树彪第一次去澳门赌博,是由是宜章同乡张志指引下去的。时间大约是2002年。

那次赌博李树彪赢了100万元,这令他心花怒放。但接踵而至的第二次,他不仅将上次所赢资金输掉,还赔了200万元。

1965年出生的张志,2004年3月因涉嫌挪用公款和赌博被批捕。此前曾任郴州市政府驻京办助理巡视员。一位同事介绍,张志与李树彪两人转干,出自同一份文件决定。

张志在郴州的口碑不佳,熟知者称,此人的年龄、成长经历和级别跟李树彪惊人相似,“都是靠端茶倒水一步步爬到了副处级。”

在李树彪被捕时,办案人员从其身上搜出一本《港澳通行证》。证上的照片是李本人,但用的是化名“林康全”。

曾在郴州市政府任职的林华(化名)介绍,2003年9月的一天,他曾陪同李树彪去澳门目睹了一次豪赌,“最后一把,他赢了300万元。”

“场面太大了,看看也够受的,那不是我们去的地方。”林华说。

曾与李树彪合作经营煤炭的一位郴州籍女老板则介绍,李树彪在赌场上曾一次性下注400万元。据说因此一度引起国际刑警注意。

2003年无疑是李树彪赴澳赌博最疯狂的一年。据检方查证的记录,当年9月30日至10月18日19天里,李树彪共3次进出珠海拱北海关。

记录显示,李树彪从拱北海关频繁出入珠海澳门,通常都是头一天去次日便返回,也有当天去当天回的。而那19天累计在澳门呆了半个月时间。

李树彪被捕后也供认,他如此频繁地往来粤澳的目的正是为了赌博。

按林华的说法,每天均有来自郴州的商人或官员陪同李树彪赴澳赌博,澳门方面还有专人安排陪同人员的食宿。

有知情者表示,李树彪赴澳赌博实际赚了2000多万元。但按湖南省检察院发布的数字,被李树彪挪用的1.2亿元中,赌博输掉8000万元,另有4000万元被追回。

暴富生活

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李树彪在广东番禺、珠海等地购置了价值超过500万元的房产。在郴州本地,他在原体改委和现市政府附近也均有一处房产。

林华介绍,李树彪时常亲自驾车来往于郴州广州之间,并一定要请人陪同。

按李自己的说法,他是怕在路上出事。这种情形也同样发生在其赴澳赌博期间。不过,一旦陪同人员到了澳门,李树彪就会让当地人安排他们住宿,自己独自去赌博。

成为副处级干部后,李树彪的“坐骑”换成了广州本田轿车。他还以堂弟的名义另购至了一台广州本田。另有一台伊威特和一台沙漠王子,则主要提供给对其仕途有帮助的人士使用。

在外人面前,李树彪一边开着广州本田,一边乐此不疲地回忆当年开破吉普的经历。

林华亲眼目睹的一件事情是,一次在澳门赌博输钱后,李树彪与同行的一位老板通过海关回内地,此时看到两名美貌年轻女子,两人便打赌,要各自出钱将两女子包养一晚。

林华说,李树彪先开价2000元一晚,那位老板开出4000一晚,最后攀升至两万元一晚。两女子居然放弃出关,与李树彪一行返回内地。

郴州市公安局抽调专案组的一位警官称,对两女子竞价一事在提审中曾得到确认,但后来是否成事则不得而知。林华说,李树彪曾表示自己绝不会长期包养情妇,他情愿出高价和陌生女子过一晚。

李树彪妻子李庆容,1970年生,在郴州市工商局某工商所工作。身高一米六八,颇有姿色。相熟者称,李庆容属于“拿了钱就不操心其他事”的人,对李树彪在外的情况,她从来不闻不问。

2003年,李树彪以妻子李庆容的名义在广州番禺区锦绣香江花园购得一别墅。曾多次光顾此别墅的林华告诉记者,这是一套3层200多平方米的联体别墅。装修并不豪华,但用料都是高档材质,其中60×120mm的地砖还是特制的进口货。

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李树彪在广东番禺、珠海等地购置了价值超过500万元的房产。在郴州本地,他在原体改委和现市政府附近也均有一处房产。

检方人士称,2003年李树彪与李庆容办理了离婚手续。但这被认为是真办手续假离婚,意在转移其家族资产。李庆容也因窝藏罪,与李树彪同期被逮捕。

另据知情者介绍,李树彪的其他家族成员也分享了他的财富,他有两个弟弟在宜章做生意;另有一个亲戚专门为他管账,此人也于去年被批捕。

1.2亿元构成与去向

公诉材料显示,李树彪以公积金抵押的方式,套取银行贷款将近7000万元。他的另一个套钱手段是以假委托贷款之名直接骗取公积金。检方公诉材料称,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李树彪用伪造借款委托书的方式,从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下属的六个管理部贷出了5111万元的公积金。

李树彪的钱从哪来?用郴州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现任主任彭中华的话说,全市6亿元住房公积金,几乎成了李树彪的“个人提款机”。

李树彪从中心套钱方法之一,是抵押贷款。

检方公诉材料称,农业银行郴州市分行营业部获得4000余万元公积金存款后,作为回报,该银行先后为李树彪的堂弟欧阳山青提供19笔项目贷款,其中最大一笔的贷款金额达1000万元。

公诉材料显示,李树彪以公积金抵押的方式,套取银行贷款将近7000万元。

按照国务院颁布的《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规定,对住房公积金,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做他用,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不得向他人提供担保。

但李树彪甚至不满足于抵押贷款的敛财方式,他的另一个套钱手段是以假委托贷款之名直接骗取公积金。

委托贷款是住房公积金正常的使用流程,需贷款者向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领取申请表后,填上个人信息递交中心,经该中心信贷部工作人员、分管信贷的副主任及主任李树彪本人三级审批。

据检方查证,2003年上半年,市政府官员吴某协助李树彪伪造了一份集体借款委托书,从管理中心贷出了300万元资金。资金到手头天,李即以一张假身份证在银行开户,分3次汇入珠海地下钱庄。

建行郴州支行一位信贷员告诉记者,当时他不同意按李树彪要求办理贷款,但随即被安排与另一信贷员对调岗位,300万元的贷款很快贷出。

《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规定,住房公积金的管理必须执行“住房委员会决策、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运作、银行专户存储、财政监督”的原则。但在郴州,所有程序均由李树彪一人说了算。

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分管贷款的原副主任王诗义,去年3月也被检方逮捕,原因是违规审批贷款申请。在骗取贷款过程中,李树彪先后私刻了包括郴州市电力总公司、湖南烟叶复烤厂、郴州电力燃料公司等单位共计11枚公章。

检方公诉材料称,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李树彪用伪造借款委托书的方式,从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下属的资兴、汝城、桂阳、嘉禾等六个管理部贷出了5111万元的公积金。目前尚无渠道证实,郴州宾馆那1000多万元贷款,是否计入这5111万元之内。

这意味着,李树彪通过公积金抵押贷款、诈骗贷款共套取1.2亿元资金。农行郴州市支行信贷科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李树彪贷出的钱不能及时归还,银行马上可以把公积金的钱拿来填窟窿。

黑钱入澳通道

经查,李树彪的赌资主要通过吴明丁的地下钱庄转账至澳门。吴明丁以一个叫“讯达士多”的日杂百货店为依托。通常的做法是,李树彪通过化名将钱从郴州汇给吴明丁提供的账号,如深圳的金利来公司、珠海的万年华贸易公司等,均为吴明丁开设的空头公司。然后,钱庄负责将这些汇款通过“水客”带到澳门。

通过骗贷和抵押筹措到巨额赌资后,接下来是如何将其转移到境外赌场去。

一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在李树彪被捕当天,从他包里搜到一张汇款单,票面填写的日期是1月19日。此时已是肖鹏金遇害足足20天了。

通过汇票从华新房地产开发公司汇到深圳金利来公司450万。表面上看是两家公司之间的正常账目往来,但检察机关通过银行对账发现,这450万元是李树彪利用住房公积金做抵押贷出来的一笔贷款,已被他拿去赌博了。

2004年2月22日,专案组依此线索南下珠海,一举摧毁吴明丁的地下钱庄,并将吴押至郴州。

经查,李树彪的赌资主要通过吴明丁的地下钱庄转账至澳门。吴明丁以一个叫“讯达士多”的日杂百货店为依托。通常的做法是,李树彪通过化名将钱从郴州汇给吴明丁提供的账号,如深圳的金利来公司、珠海的万年华贸易公司等,均为吴明丁开设的空头公司。然后,钱庄负责将这些汇款通过“水客”带到澳门。

所谓“水客”,是指频繁往返于珠海、澳门海关的人。他们进出海关的主要目的,就是将商品以“蚂蚁搬家”的方式随身带过边防站,这样的商品包括化妆品、药品、手机及现金等。

李树彪再凭钱庄提供的纸条,到澳门提款。不光是提钱方便,吴明丁开设的地下钱庄在澳门还开有码房,专门为赌徒们“洗码”,也就是把赌资换成筹码。赌徒们拿着筹码就可以进出赌场。

据吴明丁口供,李树彪通过吴明丁的地下钱庄转移了25笔赌资,涉及的金额高达9087万元。

而根据省高检的说法,警方在摧毁此钱庄过程中,追回近4000万元的赃款。

艰难善后

有消息称,郴州市政府考虑在对李树彪等人刑事量罪之后,对几家涉案银行发起民事诉讼。这一说法记者也从市委宣传部获得证实。

李树彪案发后,郴州市委、市政府当即成立专门领导小组,下面再细分为专案组、侦破组、稳定组和宣传组,其中专案组成员多达80人。省高检的通报称,截至今年1月,李树彪案立串案15件21人。

郴州市纪委一位高层领导告诉记者,省里还有领导特意叮嘱:“要把钱控制住,要把人控制住。”

而目前专案组已控制李树彪及其关联人员的现金及多处房产、轿车等固定资产。

但官方公布的8000万经济损失,目前尚不明了其责任承担情况。

据新华社报道,李树彪从1999年9月8日到2004年1月15日总共4年零5个月的时间里,共骗取公积金贷款和银行贷款共计44笔,平均每年作案10多笔。

一位检方办案人员称,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每年定期向财政部门和住房委员会报送财务报告,其编制的住房公积金年度预算、决算经财政部门审核后,需提交住房委员会审议,“李树彪过去两年动用了如此大的资金,做领导的不可能不知道。”

有消息称,郴州市政府考虑在对李树彪等人刑事量罪之后,对几家涉案银行发起民事诉讼。这一说法记者也从市委宣传部获得证实。

表面上看,郴州市各商业银行似乎仍很平静,农行郴州市支行已经委托了专业律师介入此事。该行信贷科一位负责人表示,“从程序上看银行并不完全违规,所以我们不可能承担所有损失。”

记者从郴州市委宣传部获悉,针对1.2亿被挪用的资金,目前有关部门仍在积极追缴。目前管理中心对公积金的管理已经重新纳入了正轨,各方正在尽最大努力来弥补损失。

“百度”一下“住房公积金”,相关网页达745000篇。湖南省检察院高层透露,郴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主任李树彪通过手中掌握的6亿元住房公积金,共从银行套取公款1.2亿元,大部分用于到澳门赌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8000万元。(记者罗昌平 湖南郴州报道)

《新京报》2005年03月02日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