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  /  纪念活动
罪恶之证 历史之镜 "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巡礼
中国网 | 时间: 2005-09-19  | 文章来源: 人民日报

“泣泪历史,震撼人心;民族复兴,我辈重任”。9月11日,一位游客在参观完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后留下了如许文字。

9月12日,当记者赶到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时,恰逢“12·13”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在这里举行,一位满含悲愤的女孩说:“我是含着眼泪参观完的,虽然现在的生活一片光明,但我仍从展览中感受到了深深的痛。”

走进九一八历史博物馆,走进了那段中国人永志不忘的屈辱与抗争史。

1931年9月18日夜10时20分许,在日本关东军的策划下,日本独立守备队自爆南满铁路,制造柳条湖事件,闻声而动的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突袭北大营,第二师团第二十九联队旋即攻占沈阳城,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

“从这一天起,日本帝国主义制造了一件件灭绝人寰的惨案,创下了一个个令整个人类至今毛骨悚然的罪恶记录。从这一天起,华夏儿女经受了5000多个只有仇恨没有眼泪的日日夜夜,整个中华大地遭受了史无前例的凌辱。”在博物馆序厅的长明灯周遭,用中、英、俄、日4种文字铭刻着这样的文字,整个设计宛如一座坟墓,埋葬着一段滔天的罪行。

抓捕、监禁、酷刑,为了维护其野蛮的法西斯统治,日本帝国主义建立了一整套军警宪特机构,颁布了一系列反动法令,制造出一起又一起血案,白色恐怖笼罩了这片黑土地。经济搜刮、奴化教育,甚至是赤裸裸的屠杀———1932年9月16日,日伪以“通匪”罪名,对抚顺平顶山村400多户、3000多居民进行大屠杀!累累尸骨作证,刽子手的罪行罄竹难书。

山河变色,民生凋敝。流亡,成为痛苦的必然选择。“‘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脱离了我的家乡,抛弃那无尽的宝藏。流浪,流浪,整日价在关内流浪。哪年?哪月?才能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哪年?哪月?才能够收回我那无尽的宝藏!爹娘啊,爹娘啊,什么时候,才能欢聚在一堂?”一首《松花江上》,唱出了满腔悲愤。

侵略者的残暴引发的不是屈从而是仇恨,同志的鲜血唤起的不是消沉而是越发坚定的斗争。“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白桦林海里,莽莽雪原中,东北人民革命军的战士们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斗争。杨靖宇、赵尚志、李兆麟、马占山、赵一曼,这些英雄而传奇的名字,代表了用鲜血写成的中国抗战史上最为悲壮的一页。“起来吆,果敢冲锋。逐日寇,复东北,天破晓,光华万丈涌!”在中共满洲省委的领导下,1936年成立的抗日联军成为东北抗日斗争的核心力量,和广大爱国官兵、知识分子及社会各界一道,形成了民族统一战线的抗日洪流。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12日,八路军、新四军进军东北,日本关东军及伪满洲国一时间灰飞烟灭,东北光复。

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的结尾,是关于原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展示。在原抚顺战犯管理所,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中国人民将战争魔鬼改造成人。1956年6月21日,我国政府释放第一批335名战俘,悔恨的泪水显示了人性的复归。

“那是为了将来,只有种下谅解、宽容的种子,人们才能好好相处。”站在一座由日本1450名战争遗孤自发捐建的铜质雕塑前,姚明君的妈妈刘女士对他说。雕塑的碑座上写着“感谢中国生父母碑”,雕塑中一对中国农民夫妇,领着一个日本男孩,母亲慈爱地俯视着孩子,孩子依恋地仰望着母亲。这是一幅流淌着中日两国血液的三口之家的真实写照———战争中的日本遗孤,受到了善良的中国农民的照料,后来大都成为两国友好的使者。

走出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沈城初秋午后和煦的阳光中,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恍如隔世。夕照中博物馆广场上的纪念建筑宛如一本翻开的巨书,向世人昭示着什么。正在冥想中,一条读者留言闪现记者脑际:

忘却苦难,苦难就会重叩国门;不思未来,未来却会弃国门而去。(徐元锋)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