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城乡人口流动(从农村到城市)对环境与贫困的影响
中国网 | 时间: 2005-11-25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2003年有9900多万农民离开土地,成为农民工。如此庞大规模的城乡人口流动,对城市和农村的环境与贫困必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1对农村贫困的影响

从整体上来看,农民外出务工收入是在家务农收入的25倍。2003年中国农民人均纯收入(2622元/人/年)的20%来自于本地打工和外出务工收入,务工收入对农民增收的贡献率是37%,其中外出务工收入农民人均达346元(农调总队,2004),乘以目前大约77亿农民,意味着2003年中国农民在城市务工取得的收入大约是2600亿元。所以,农民外出务工已成为农民收入的重要来源,是农民摆脱贫困的重要途径。

但是,从农村不同收入阶层来看,外出打工者是农村中身体健康和营养良好的人,他们在农村不是最贫困的人,外出务工挣得的2600亿元主要是由这些相对不太穷的人获得的。另外,这么大量的资金由外地寄回家乡后,抬高了农村许多公共服务的收费水平,例如义务教育的费用显著提高,这使得农村中真正贫困的人口难以支付这些费用,子女辍学,陷入更加贫困的境地(李小云,2003)。

2对农村环境的影响

9900万农民离开土地(2003年),在城市和乡镇企业寻找到了非农就业机会,这对农村环境和自然资源的影响是显著的。

首先,这9900万农民及其家人摆脱了对家乡水土资源的严重依赖,减轻了人口对农村自然资源的压力。农村边际土地可以不再开垦了,并有了植树造林和封山育林的条件。

其次,从非农就业取得的收入,使农民有更多的能力来改善农村的居住环境,减少疾病的传播;使农民有更多的能力来改善饮水条件,如可以安装自来水系统,减少水传病害的传播。这些都将对农村资源环境产生有利影响。

但是,外出务工可以取得较高的收入,这实际上是增加了农民务农的机会成本,所以,农民不愿意在农作物秸秆的堆肥和其他有机肥的沤制、运输和播撒上花费时间,其结果,一个是增加农村农药、化肥的使用量,在有些地区过量使用导致了污染;另一个是焚烧秸秆,污染了环境,损失了养分。

改善了资源,污染了环境,这可能是大规模人口流动对农村资源环境的主要影响。

3对城市环境的影响

大量农民工进城工作,对城市环境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例如,规模庞大的外来人口使北京市的城市能源和基础设施负荷过重,给交通、供水、供电、就医等造成压力。据计算,254万多外来农民工每天用水达55万吨,每天市内交通客运量达170万人次,每日垃圾清运量380万公斤(北京市统计局,2002)。

另外,许多农民工住在城市和郊区的结合部,那里的市政基础设施相对薄弱,上水、下水、气、热等设施达不到的地方,公共卫生状况很差。北京市民虽然炊事全部用上燃气,但外来人口中有38%还用燃煤炉灶做饭烧水(北京市统计局,2002),这势必增加大气污染。

4对城市贫困的影响

这里包括两个问题:

第一,大量农民工进城工作,是否影响了城市居民,尤其是城市贫困人口的就业?

根据北京市统计局统计数据(2002),北京市外来就业人口占全部就业人口的228%,即每5个就业岗位中,就有1个是被外来人口占据的。但对外来人口就业行业比例的调查中,北京2002年有140多万外地人在商业、餐饮、居民服务等第三产业工作(占外来人口57%),40多万在建筑业工作(占16%),50多万在制造业工作(占21%)。这些岗位一般是工作环境差、劳动强度大,收入又不很高,属于“脏、累、重”的工种,如纺织服装业、环卫行业、采掘业、建筑业、蔬菜鱼肉批发零售等。城市劳动力主要因为就业观念、就业渠道、工资待遇等问题而使得这些就业岗位空缺,外来劳动力弥补了这些岗位人员的不足。虽然北京市2002年还有36万城镇失业人口(北京市统计局,2003),但似乎不存在农民工与城市居民竞争就业机会的问题。

第二,农民工向市民日常生活必需的服务领域提供了低廉的劳动力,这是否会降低城市居民,尤其是城市贫困人口的生活成本?

据北京市统计局(2003)统计,与市民生活密切相关的蔬菜等批发零售贸易和餐饮业就业人口中,外来人口比重达43%。外来人口的用工成本只是本地用工成本的一半,这必然降低了这些行业的成本。如果这些行业是充分竞争的,那么这些行业提供给市民的服务的价格就会随成本而降低。

(李小云 靳乐山 左停)

(本文摘自《环境与贫困:中国实践与国际经验)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