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全球化和贫困
中国网 | 时间: 2005-11-25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讨论可持续发展时,人们常常提到,这些既得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现在正以某种方式被加以“全球化”,这种方式超越了个人、社区、国家和国际公约的权威。全球贸易实力正被集中在大约500家公司这一少数人手里,与此同时,贫困和不平等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在加剧,环境在恶化,不可更新的自然资源正在被耗竭。对一些人来说,权力集中在越来越少的公司手里,这正在改变着人类的历史,不像以前那样人类只是通过国家之间的争斗破坏我们这个星球。西雅图和热那亚的抗议者所表现出的绝望,表明无助的人们多么渴望扭转经济和政治权力被集中在少数人手里的现状。

但是,全球化并不是什么新东西,也不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自从商人们意识到,通过获取或掠夺自然资源以及“外国人”的劳动,可以建立起个人或政治帝国,从那时我们就可以看到,那些强大的人们将他们生活方式的成本转移给那些无法做出选择的弱势群体或国家。现在,只是这种事情的规模发生了变化。同样,长期以来,不论是国家或是国际的经济权力和政治权力总是相互勾结,为了他们这些既得利益集团的共同利益,排斥原住民和贫困群体。国家级的政府积极地把自己的权力转移给全球化的公司,方式是通过制定一些规章条例、撤销一些规章条例、投资和补贴。这些政府希望以此来获得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优势,进而获得经济增长及其成果。许多世纪以来,这些成果都到了北方和西方国家,而东方和南方国家很少得益。

自由市场式的资本主义的确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但是市场的成功并不总是来自于市场自由,并且,造就自由市场成功的人不见得能够分享市场成功所带来的成果。资本在全球范围的自由流动受到积极鼓励,但是,劳务的自由流动却受到限制,并且在立法上限制所谓“经济移民”(economic migration)。现在,发展中国家越来越多地向发达国家开放自己的市场,从发达国家进口烟、酒、饮料和快餐,但是,这些发展中国家却无法利用对方的市场以出口自己的产品,因为按照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有关“竞争”的政策条款,发展中国家的产品缺乏竞争力。

贫穷国家发展经济离不开外部投资,但这些国家发现这些外部投资总是和“自由化”(liberalize)的要求分不开,这就破坏了他们传统的贸易方式、交换方式和交易方式。现有的债务偿还规则意味着,发展中国家贷款1美元,就要使它能产生9美元,这样才能偿清债务。当今信息技术在促进经济发展上起着重要的作用,但是,不同国家在获得和使用信息技术方面很不平等,这就造成发展中国家缺乏与发达国家对等的竞争舞台,缺乏相同的竞争环境,因此竞争是不公平的。这种“不自由的”(unfree)全球市场资本主义导致的结果是,市场红利越来越集中于资本操纵者和为其开路的政治家手里,那些通过自己的劳动和本地的资源创造财富的人们,却享受不到这种市场的成果。2000千禧年国际债务减免行动虽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是,富裕国家对这一行动表现出很大的抵触情绪。这无疑表明,那些富裕强大的国家认为他们控制贫弱国家是理所当然的。

全球资本主义,按其最近的表现,实际上表达着这样一种观念,即市场机制巩固和超越了所有伦理道德考量,市场有自动纠错机制,它在无形中能关怀到每个人,所以,至少从理论上讲——政府——不应该干涉市场的运作。这种观念无视这样一些事实,即国家间的差距在拉大,贫富收入差距在加大,这不但发生在发展中国家,而且也发生在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大潮,并没有抬起所有的船只,成功者对弱势群体的反哺也并没有发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等也越来越承认这一点,也注意到久已忘却的亚当·斯密的信念,即自由市场的成功运行,需要有由规则、赏罚和价值观等构成的“社会基础”(social foundation)。在21世纪和今后,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规则、赏罚和价值观来作为市场经济的社会基础,这个问题对我们讨论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

全球化本身不见得是个坏东西,如果它能促进在全球范围内消除贫困和饥饿,促进和关心自然资源公平和可持续地利用,全球化就不是负面的现象。但是,要想使全球化成为一件好事情,它的“社会基础”应是安全可靠的。这就是世界首脑会议和重要国际公约要做的事。如何构建一个全球发展的社会框架,这也是基层社区、区域和国家要做的事。现在看全球资本主义有多大的负面影响,有一个衡量标准,就是看看对其“社会基础”的讨论已被漠视到什么程度,以及重视和参与这一政治进程的程度。一种观念是,政府的经济职能主要是提供使市场能自由运转的环境。这种观念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使大家认为,一个好的政府的标志,就是提供低税收和低的公共支出,而不管社会财富分配是如何不平等,也不管社会需要什么。这样实际上是领导缺位。一些政治家虽然意识到放任自流的市场资本主义以长期观点来看所具有的弱点和危险性,但是,他们和这一市场的短期受益者联系太密切了,他们是不会去面对和处理这种危险和问题的。政治家们将要面对的挑战是如何制定一套可持续发展的行动准则,并维护准则的贯彻执行。

(Damian killeen,贫困联盟[PA]; Shaheen Rafi Khan, 可持续发展政策研究所[SDPI])

(本文摘自《环境与贫困:中国实践与国际经验》)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