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文章 ] [ ]
《十年》书评一组
中国网 | 时间: 2006-01-11  | 文章来源: 中国网

乱弹《十年》

文 / 清岩叟

《红楼梦》里卸任的贾雨村游山玩水,偶然经过一间破庙,见到门口的对联,大为赞叹,希冀道:

“里面想必有个翻过筋斗来的亦未可知。”

结果只访得了一个聋哑老僧。

乱谈是否在爱情的路上翻过筋斗,我不晓得。《十年》里得冰蓝却翻了一个大筋斗,很痛。

冰蓝的悲剧早是可以预见的,只第一章我就感受到了不祥的气息,夹杂着颓废和肆意的荒诞,似是网络文学的共性,然而更是特性。其实冰蓝的个性并不突出,是猫吗?游荡于城市之间,捕捉着似真似幻的爱情,偶然找到一个温暖的窝蜷缩一夜;又或是一个妖精,聪明敏感,洞察着旁人所有的心思和举动,可我总觉得善于运用文字的女人似乎都有这样的特点,然而他们未必能碰上卓、碰上小兵、碰上蓓蓓和萧成,于是她们也便不会有这样的十年。

十年之前,冰蓝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的结局会是这样,因为一个喜爱文字喜爱幻想的少女,总会把自己的未来寄托于普罗旺斯遥远的游吟诗中;十年之后,冰蓝也一定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结局会是这样,因为她的身边实在不缺乏好人,卓是网络上的异数,蓓蓓是生活里的死党,小兵和萧成,哪一个不曾经深深的恋着冰蓝,她本该是幸运的,然而,生活却偏偏给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她本可以跟小兵相濡以沫,厮守一生,也可以和萧成旖旎缠绵,白头终老,可这两个男人最终还是离开了冰蓝,可悲的是,他们分手的原因其实都不过是一个误会,或者说是一个向左向右的无奈交叉。一个能够熟练的运用文字的女人,却恰恰因为这份敏感易碎的心,一再错过了幸福。她好似大观园中的林妹妹,虽然每天的锦衣玉食,还有宝玉的温存软语,紫鹃的心心相知,终觉得周围尽是那风刀霜剑,蜚语流言,敏感,是否是这些女人天生的症结?不知道十年后的冰蓝是否无数次问过自己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当时没听小兵的解释?为什么没法向萧成坦白自己的心?

起于重逢,终于失去,十年光阴,终只是一个迷梦,一个玩笑而已,于是又想起曹雪芹的一句名言: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岁月是我们最大的情敌

——评乱谈的长篇《十年》

文 / 朱航军

《十年》以爱情为主线,以十年的时光为背景,用细腻的笔触和女性独异的思想情怀,迂回描述着平常生活中的男女,在追寻爱情,享受爱情,体味爱情的酸甜苦辣和跌宕起伏旅程心迹。开篇的“重逢”是爱的伏笔,和结尾“我终于失去了你”遥遥呼应,昭示着一个十年的告别,终将会迎来另一个十年的重逢。

一、写作与生活的痛点

无痛则无故事,哪怕只是个小笑话,也让人记不住。一篇小说写作的成功在于,写作者的欲望产生于曾经的生活痛点。这个痛点像伤疤被重新揭开,也像记忆的脐带让你我感到生活的一个个源头。长篇小说《十年》的痛点就在于主人公冰蓝的四次爱情经历上,一次次相遇又一次次分手。痛点引出的不一定是喜剧,甚至悲剧,为之幸福笑的眼泪和为之凄美哭的眼泪都是眼泪,坚强和脆弱滚落在一起。没人喜欢哭泣,哭是因为痛,痛是因为爱,爱的河流太深,需要找一个出口流出。

不仅是写作,回忆我们的十年甚而一生,那些留在我们记忆中的东西,太多是让我们感到疼痛的事情。例如,《十年》中那个因难产而死的母亲,那个穿着黑衣的女人生活的痛点或暗含或明露于你的作品中,这些点会不动声色地刺痛你我,因为你我也是一个在生活中遭遇痛苦的人,你我会找到心灵的契合点。

这好比点穴,不同的人,有相似的穴位,重要的是找到它,准确地把针扎进去。

二、阅读的陷肼

主人公冰蓝和萧成的重逢如其说是一次意外,还不如说是一次必然。因为冰蓝爱写字萧成爱画画,而字与画在艺术上必会有着某些相通处,从而共鸣之。“我看了看萧成的手,细长稳健的手指,终于找到了共性,这是属于医生的手,也是属于艺术家的手。手术刀和画笔原本都是艺术的工具。”,冰蓝和爱搞音乐的小兵相遇,也是如此。

作者又按排了一个骗局。当一场刺激加上车祸后,冰蓝得了障碍性失忆症,她的记忆丢掉了十年,在这种情况下,命运的捉弄来了,“小兵走了,他走的时候,手里紧紧地攥着那枚戒指。”、“冰蓝去了小兵的墓地,她只是注视着照片里雪狼般孤傲的男子”。后来,当冰蓝与萧成结婚的那天,那个 “死”去许久的小兵偏又鬼使神差般出现在现场。

另外,小兵竟然又是蓓蓓的哥哥,同父异母的哥哥,以至于冰蓝只觉得她自己在这十年里就像舞台剧里的一个小丑,总是生活在别人设的局里。而这个局正是作者的巧妙布局,有意的按排,给读者一个阅读的陷肼,不读下去是拔不出来的。

三、痴人水性似落花

惯看花开花又落,却怕缘起缘又灭。通篇读完《十年》中那迷乱的情事,究根寻性地一分析,我发现主人公冰蓝是个多情的女主子,她总是在追寻一种虚无缥渺的东西(这种东西有时是不适合晾晒在阳光下的),然后来感动自己。

这个“多情”难以权衡,可褒贬参半。自古多情空余恨,而多情又可能是遗忘的最好良药,因为“忘却痛苦的方法是制造新的痛苦,而忘却一个人的最好方法是尝试接受另一个人。”冰蓝是一个爱文字爱所谓艺术的人,这点注定她比一般人更脆弱、孤单、痛苦,甚至极端,这样的女人唯美,容不得瑕疵,为此她这个并不完美的个性所在,就一直在爱的荆棘丛中追寻,成了悲哀所在。于是,她经历了四个男人——苏阳、小兵、卓依然,萧成。于是,一段情感的结束,只是下一段心碎的续曲,她爱情的花朵开了四次也零落了四次。

于是,我在想,为何她的爱情就不能从一而终呢?假如她冰蓝不是冰蓝,而是像卓依然妻子那般的女人,或许故事的结局就不是这样。当然了,小说毕竟是小说,怎得有个戏剧性,冰蓝的一次次情正是一曲曲戏,她如是说:人生如戏,是演给别人看的,也是演给自己看的。所有的一切是道具,包括戏里的爱情,原来只是一厢情愿想在别人的心间划上一道深深的痕。可惜她的多情不是一把好刀,斩不断,理还乱。

道语云:痴人水性似落花,到头方知事如麻。

四、剖析爱情与婚姻

有时,小说中的你非你,小说中的我非我,我们都在小说之外生活着,而小说又来源于生活,脱离生活的小说就不是好小说。《十年》是部爱情故事书,也是教科书,文中就有很多对爱情对生活精僻独到的见解,哲思性强,易懂。文字于生活于爱情有益,给人教会,这点很重要。

“上帝不是来拯救世人的,他只是把困难和悲苦广泛撒播,让人们在磨砺中成长,继而在悲苦中开出幸福之花。”和苏阳的初遇,就成了冰蓝心中的花,在暗地里盛开。天真单纯的爱是无邪的,就这样“我怀揣着一个秘密,就像《小王子》里面那只等爱的狐狸,他因为喜欢小王子而喜欢上了麦田的颜色,我因为喜欢上了一个人而喜欢上了无聊的系统工程课。”这是爱真实的弦音,这就是爱的爱乌及屋。

“我暗恋苏阳的这个秘密,我并没有告诉那个能跟我分享一切的丫头。”这是间接描写爱情的自私性,读来可信。

“有些东西,像毒品,一旦习惯了便摆脱不了。”、“有些东西,是不适合晾晒在阳光下的。”、“而这个男人又总能在恰当的时候以恰当的方式乘虚闯入,只须一句话便能触到我的软肋,并为之妥协。”、“心思细腻柔情的卓,在我看来,似乎生来就是要辜负女人的。”这些都是点睛之笔,为后文作铺垫,写冰蓝以一个第三者的身份,同有妇之夫卓的必然网恋,其间有依恋、有背叛、有发泄最终见不得光,如肥皂泡般破灭。 

“男人最怕两件事,一是老婆无法掌握,二是,情人开始认真。一种患得患失的情绪,会把男人逼走,他要的是真心。”这是萧成和冰蓝离婚原由所在。

“婚姻也是一个过程,是生活的必经的一所学堂,只有经历了才能领悟。人生有太多的岔道,一个选择会改变一生,而选择就代表着放弃”这是关于得失之间的感悟。 

五、值得赞美的理性

文中提到冰蓝只是个太过理想主义和感情用事的孩子,注定要不断受伤。但她还是理性的,体现在一次次情感的遇见与告别上。

冰蓝最初单恋时,小舟的出现只是个假象,于是冰蓝就想到了借机成全蓓蓓和苏阳。她想到,心要彻底死掉才能安稳,她要蓓蓓幸福,是的,她不要哭,我们不能为了一个善良的决定而流泪。因为在感情上勇于认输是一种美德,因为友情也同样高尚。冰蓝和卓依然的分手时,还能和卓妻友好地在咖啡馆小坐了会。冰蓝结婚后还能与小兵坦然面对。特别是她和萧成最终的离婚上,是那么平静,不像很多夫妻那般为此争争吵吵。

一场婚姻的结束,屡见不鲜。在法律上,它叫做“离婚”;生活中,我们叫它“分手”。都是一回事。

但我还想说是“分手”,因为一个“分手”,可以稀释离异的痛苦与尴尬,可以暗含双方的宽容与祝福,也可表现彼此的品格与境界。因为“分手”虽也是一种告别,却更多的是一种“再见”。

是了,我们赞美“分手”只是相对于“离婚”而言,只是不愿把“离婚”弄得那么残酷,只是不愿完全地否定过去及彻底地拒绝未来——虽然我们也很明了,“分手”也是痛苦也是无奈。只是这个痛苦和无奈,属于无论如何也不能避免的。

既然这个痛苦和无奈无论如何也不能避免,我们何不留下尽可能多的美好,而去人为地夸张并激化往日的不快?

是了,我们得承认我们终于认清了彼此性格的不合,为此我们曾经做过努力,努力于理性的艰难调适。但可惜,性情不合就是性情不合,它不会时时由理性支配,它在根本上是“天然”或叫“天性”。

是了,我们得承认我们艰难的调适没有取得成功,那么,与其每天在一起互相折磨——尽管我们是多么的不情愿,就不如分手罢。

罗列来罗列去,到头来还不如小说题目“十年”二字来得简洁明了。且不管它杂乱与否,但作为一篇文章如果就这样草草收笔的话,不算弃品也算断章或残节,好歹得考虑给它一个尾巴。对于《十年》这部作品来说,我不能单凭阅历轻言其好歹,我只能说它厚重,如十年的时光般厚重;故事的结局说不上悲剧,因为它只是个谈不上要命的命运。对于爱情来说,你我都不可能是永远的胜者,我们一直还在路上寻觅、争取,就算败了也是虽败犹荣。因为我们真正输给的不是某个人,而是输给了岁月,因为岁月才是我们最大的情敌,我们只有同接二连三的十年抗争,抗争!

迷失在情感的陷阱

——评乱谈的长篇小说《十年》

文 / 傻的可爱

这是一部描写女性情感经历的长篇小说。小说的女主人公冰蓝,是一个超现实主义者。她在长达十年充满荆棘的情感生活中,经历了几个不同“口味”的男人,爱、恨、别、离,最终依旧是孑然一身。她的爱情和婚姻无疑是失败的。

作者笔下的冰蓝狂热地追求理想的爱情,渴望遭遇激情,渴望被爱,然而,现实是无情的,理想的东西,一旦溶入残酷的现实,她潜心打造理想的陶将会被撞击的粉碎。

这种爱是飘渺和难以存在的。生活中不光有花前月下,不光有怦然心动,不光有激情碰撞,而且还要有白开水或锅碗瓢勺的平平淡淡。与冰蓝发生情感纠葛的几个男人:聪明、理想化与冰蓝具有相似品质的卓依然,阳刚、性感、激情的小兵,富有、没有情调,犹如白开水般但可以依靠的萧成。

从这几个男人的个体看,冰蓝真正喜欢把他们三个人的特点捏合在一起的那个虚无缥缈的那个超现实的模拟。正如小说中卓依然说的:“冰蓝,你的文字有太深的潜质,只是你不轻易把它表现出来。而你是个太过理想主义和感情用事的孩子,注定要不断受伤。”“卓说,你应该是一个去捏陶的女子,性子里有着那样的潜质。”小说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敏感的视角,生动地刻画了出现在冰蓝生活中的几个男人,思想鲜明,个性突出,使这几个男人活生生地跃然纸上。

现实生活中,像冰蓝这样的人物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很少,其感情生活最终都是以孤独而告终。但是,正因为这样的人很少,却说明一个非常深刻或值得思考的问题:世上有理想的爱情么?追求理想的爱情或理想的男人真的错了么?

在我的身边就有这样的女人,美丽、聪明、浪漫,文学修养很高,她追求纯美的爱情,渴望激情,虽然她并不是性格外向的人。凡是类似冰蓝这样的人,都不是具有外向性格的女人,但是她们的内心却是燃烧的火山,尽管从表面上看不出来。然而,罗曼蒂克式的爱情是短暂或不存在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终究要回归现实。我们不禁要问:当浪漫或激情一旦冷却下来,或者走入围城之后,带给双方的将是什么?是归于平淡?还是爱情的的坟墓?事实证明,理想终归是理想,现实就是现实,你不可能不面对现实。情感迷失在情欲里。对情欲的过分苛求,把情欲当作感情生活的全部,是冰蓝情感失败的主要原因之一。问题是必须弄清情欲在人类生活中究竟占什么地位?这是问题的出发点。

根据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人类的生产活动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生产;另一方面是人自身的生产,即种的蕃衍。”人类自身的生产不能依靠别的外力,所谓“上帝造人”、“女娲补天”都不过是虚妄的神话。人类自身的生产只能依靠人类性本能即男人和女人的结合。于是性的吸引、性的要求、性爱便产生了,发展了。著名作家郁达夫说过:“种种的情欲中间,最强而有力,直接动摇我们的内部生命,是爱欲之情。诸本能之中,对我们的生命最危险而同时又最重要的是性的本能。恋爱,性欲,结婚,这三重难关,实在是我们人类宿命的三种循环舞蹈。”

既然情欲在人类生活中占有如此高的地位,那么怎样处理或者如何摆正“位置”是每一个正常人必须面对的问题。性爱、友谊、同情、责任、舍己精神孰轻孰重?单纯、苛刻、情欲至上的观点或者把情欲理想化,是小说中主人公冰蓝的一种精神缺失,也是冰蓝在感情生活中受到重创的主要原因。

小说的语言是唯美的,小说的结构比较合理的,尤其是后半部分的两种假设,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女性作者细致观察和越轨的笔致,又增加了不少明丽和新鲜。小说中对于性爱的描写比较含蓄,尺度把握的很好,丝毫没有淫秽的感觉,正是这种尺度的把握,才真正表现出性欲的真实和唯美。小说中的叙事和人物描写胜于写景,其实景物和人物的性情总是息息相关的,假如在景物的描写上在多加点笔墨,与人物的情感、情绪结合起来,其效果会更好。

从小说中可以知道:支配主人公全部精神的欲情,一种是纯一的爱情,一种是间断偶发的冲动。这种偶发的性欲冲动发作的时候,使得小说中的冰蓝丧失了许多宝贵的东西,同时也迷失了情感。

[ 编辑信箱 ] [ 打印文章 ] [ ] [ 关闭窗口 ]
国内新闻24小时排行
国际新闻24小时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国
阿里巴巴公司库
商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