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亲切关怀 高端访谈 重大决策 重大进程 重大成就 发展前景 地方集锦 行业风采 展示平台
王明达
优讯-中国网 china.com.cn/info  时间: 2009-07-13  责任编辑: 子不语

王明达:亲历,见证职教发展30年的感受与期待

(中国职教学会原会长、原国家教委副主任、原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

我是1985年6月国家教委成立时才到教委工作,分管职业教育,只经历过职教发展的部分事件。为了历史的延续,也必然会涉及到一些未经历的事件。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后,我国职教发展迅速,教育部工作力度很大,成为历史上发展最好的时期,有许多重大事件值得研究。

一、改革开放30年,我国职教发展改革取得了巨大成就

1.国家高度重视,教育部门大力推动,职业教育规模有很大发展。

以大力发展中等职业教育为突破口,使中等教育结构日趋合理。旧中国经济落后,职业教育非常薄弱。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我国仅有初中级职业学校564所,在校生77095人。新中国成立后,开始了大规模经济建设。各部门建立了大批技工学校和中专,1958年又建立了一批农业中学。到1965年文革前夕,全国有中专871所,学生39万,技校400所,学生18.3万,农业中学54332所,学生316万。高中阶段在校生中职业教育学生占53.2%。但在文革中许多职业学校被停办改为工厂。到1976年“文革”结束时,高中阶段的职业教育学生仅占5.8%,中等教育结构严重失调。

1980年5月8日、5月12日,中央书记处两次讨论教育工作,提出“中学教育结构是个很大的问题,非改不可。”1985年中央颁发了《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决定》中提出“调整中等教育结构,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力争在五年左右,使大多数地区的各类高中阶段职业技术学校招生数相当于普通高中的招生数”,“当前应以中等职业教育为重点”。中央有关部门和地方积极贯彻中央的《决定》。1986年、1991年、1996年国务院批准由国家教委、劳动部等几个部门联合,三次召开全国职教工作会议。在1991年10月国务院颁发了《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这些举措极大地推进了中等职业教育发展。到1995年底,三类中等职业学校已发展到17806所,招生数和在校生数分别达到366.2万人和921.93万人,分别占高中阶段招生和在校生数的57%和56%。进入21世纪以后,党中央国务院把发展职业教育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2002-2005年先后召开了三次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国务院颁发了两个关于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教育部加强了对职业教育的领导和工作力度,近几年中职招生连续几年大幅度扩招。到2007年我国中等职业学校招生规模达到810万人,在校生达到1987万人,中职招生数已占高中阶段招生数的48.3%,中等教育结构日趋合理。

高等职业教育规模发展很快。80年代一些大城市开始试办专科层次的职业大学,实行自费走读不包分配。到1984年就已经发展到84所,设专业200个以上,在校生近5万人。1985年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决定》中也提出要积极发展高等职业技术院校。但社会上对高职认识不统一,发展受到影响。1996年9月6日清华大学教授张光斗院士给李岚清副总理写信指出:“忽视职业教育的现象仍然存在”“高等职业学校数目仍然很少,而且还是本科压缩型的。”“近几年高专毕业生就业困难,因为学业不如本科生,又无工程技术和工艺操作特长,这对于我国工业建设很不利”。“必须进行改革”。9月13日李岚清副总理在复信中强调“从宏观上说,我国基础教育的问题是要从应试教育向素质教育转轨。农村教育要坚持农科教结合,从中国的国情出发,成才教育最大的一块应该是职业教育。中等职业教育应引起普遍重视,关键是进一步办出职业教育的特色和提高水平的问题。再有是办好高等职业教育,实际上是把大专逐步改制为高等职业教育,实践证明‘压缩饼干的模式’不成功。”

为推动高职发展,1994年国家教委成立了高职协调小组,经过广泛调研起草了《高等职业教育发展几个问题的汇报》,国家教委在1996年4月和9月两次向岚清同志汇报,汇报中提出:“高职的基本特点,体现在其培养目标和培养模式上,高职的培养目标是在生产、服务、管理第一线的高层次实用人才,在现场从事技术工作和运行管理工作。”岚清同志肯定了了汇报内容,指出:“发展高职有两方面需要,首先是高教改革,其次是各行各业需要”,“发展高职千万不要发起新建高职的风,主要在现有高校,职业学校的基础上发展。”“名称赞成叫职业技术学院”。

此后,高职就加快了发展步伐。教委确定了发展高职主要靠“三改一补”。1996年后教育部制定了进一步支持指导高职办学的政策,将审批权下放到省级政府。高职规模有了更大的增长。2007年高职招生283万人,在校生861万人,均占普通高校的一半。

各种形式的职业培训规模发展更快,城乡每年参加各种培训的有上亿人次。

2.职业教育各项改革深入发展,相关政策法规日益完善,职业教育开始进入依法治教,涌现了大批办学条件和教育质量都很好的高水平学校,大大提高了职业院校在社会上的声誉。这期间有一些重要的事件。

职业教育立法取得突破。《职教法》从1989年前就已开始准备,其间经历了许多争论。经过七年,修改了13稿,经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后,1996年5月全国人大常委审议通过。《职教法》明确了职教的地位,职业教育的体系构成,政府和有关方面在发展职教中的责任。其中涉及职教经费的条文最多。职教法共40条,从第26条到第31条有12条都涉及职教经费。有些条文如“企业应当承担准备录用的人员进行职业教育的费用”,“地方开征的教育附加费,可以专项或者安排一定比例用于职业教育”,为后来各地职业教育经费的筹集提供了法律的根据。

改革办学体制,发展民办职业教育。形成公、民办共同发展格局。现有民办高校297所,2007年招生62万人,民办非学历高等教育机构906所,招生87万人,民办中等职业学校2958所,2007年招生119万人。

改革办学模式,借鉴德国双元制和澳大利亚等先进职教经验,在各地试点,实行校企结合,行业参与办学,工学结合,加强实训。高年级顶岗实习,使学生毕业后就能上岗。在农村,最先在河北,推动每个县建一所综合性的职教中心,乡村建农民文化技术学校。实行“三教统筹”,“农科教结合”,县职教中心要上挂、横联、下辐射,形成农村职业教育培训和技术推广网络。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农村职业学校逐步转到主要培养进城务工农民。城市职业学校也进行了布局调整,办好一批重点示范学校,减少学校数,扩大校均规模,更有效的利用办学资源。

教学改革深入发展,在培养目标科学定位、专业设置、教学内容、课程安排、教材编写、教学方法等方面有很多创新。重视职业道德教育,建设校园文化,培养人文精神,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多种形式加强实训基地建设,培养双师型教师,强化技能训练。教学改革突出了服务为宗旨、就业为导向,加强创业教育。1991年教委开始对中等职业学校进行评估,建立一批示范骨干学校。从2008年开始教育部又决定每年举行全国职业院校学生技能大赛。吸引了几十万学生参加技能比赛,这将大大提高学生的技能水平。

3.政府对职教经费投入大幅增加,职教基础能力建设大大增强

在80年代开始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初期,由于国家财力有限,对职教的投入难于增加。中央财政每年仅有5000万用于各地职业学校建设补助。经费主要靠地方多种形式筹措,办学条件较差,实训设备严重不足。进入新世纪后,国家财力逐步增加,对职教经费的投入也大大增加。自2003年以来,中央财政经费累计投入53亿元重点支持1080个职教实训基地,1235个县级职教中心和示范性中等职业学校,70所示范性高等职业技术学院的建设。实施中职教师提高计划,扩大了师资培训基地建设。国家加大了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和农村学生的资助力度,2008年各级财政用于中职学生的助学金将达180亿元,所有农村学生和城市低收入家庭学生90%获得资助。高职学生享受国家资助面达20%。

4.初步建立起了职业教育发展的支持服务系统

1991年10月17日国务院《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中就提出,“要逐步建立健全职业技术教育的研究,教材出版,信息交流,师资和干部培训等服务体系”。“要充分发挥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中华职教社等有关社会团体的作用“。现在职教的服务体系已经初步建立。从1987年夏开始,教委就提出要建立职业教育研究所,职教司已确定专人筹备。在1998年春中德政府间职教合作项目中,德方提出愿帮助中国建一个职教研究所。就是现在的职教中心研究所。在上海、沈阳由德方资助建立了两地方研究所。后来各省和一些高校也建立职教研究所。一批高校建立了职教的硕士、博士培养基地,职教研究网络初步形成。高教社专门建立了职业教育教材的出版机构。职业教育实训设备的制造业有很大发展,中国教育设备仪器总公司现在每年都举办职业教育装备展。为实训基地建设提供了很大帮助。为了加强师资培训,国家教委在90年代初就在教委直属的天津大学、浙江大学、西安交大、四川大学以及地方的湖南农学院、河北农技师范学院等院校建立了职业教育培训基地,培训校长和教师。每年还有一批人送到国外去进修。2000年后,教育部扩大了师资培训基地的建设,现已达64个,这些基地至今累计培养教师30万人次。中国职教学会和中华职教社每年都开展多种形式的活动,协助行政部门做了不少工作。中华职教社实施的温暖工程对上百个县,上百万农民工免费开展职业培训,在社会上影响很好。

5.职业教育的国际合作交流有很大发展

国际合作形式多样,与国际组织、政府之间、民间团体、学校之间都有合作。各地各种形式的考察访问,进修学习遍及主要发达国家。国际组织方面,主要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劳工组织、世界银行等合作。从1988年开始世行对我国职教安排了两期共8000万美元的贷款,支持了150所左右的职业学校的实训基地和专业建设,随项目还培训了一批师资。这些学校后来多成为示范骨干学校。

国家间的交流主要集中在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美国、日本等,其中与德国、澳大利亚政府间的合作规模和影响较大。与德国的合作是由两国政府总理推动的。其中一件重要的事件是在1988年春,国务委员兼教委主任李铁映同志在钓鱼台和德方政府委托的代表伯克博士,就中德职教的状况与交流合作问题交谈了上下午一整天。最后有两项实质决定:一是由德国政府出资协助在北京建立一个职业教育研究所,并派专家长驻。后因涉及到与世行职教项目的关系,德方又增加在上海和沈阳再建两个地方职教研究所。另一项决定是在1988年下半年派沈阳、苏州、无锡、常州、沙市、芜湖六个城市的主管副市长、教育局长、劳动局长和企业与学校的代表近30人到德国考察培训一个多月,然后在这些城市选点推行“双元制”职教经验。这是我国学习德国“双元制”影响较大的一次活动。

澳大利亚的TAFE职教模式,许多地方和学校都考察过。从1997年中澳政府间开始探讨职教合作。2002年政府间签协议,将中澳职教合作项目放在重庆。从2002年-2007年澳政府投入了2000万澳元。项目的实施使重庆职教改革取得了很大成效。重庆现在正在结合国情探索C——TAFE模式。

二、工作中的几点感受

这30年职业教育取得的巨大成就来之不易,是党中央国务院正确领导,教育部门大力推动的结果,各级地方政府、民主党派各部门以及广大的职教工作者都为我国职教做出了许多艰苦的工作。作为在职教战线的一位管理人员,为各方面对职教的支持、帮助、奋斗深受教育和感动。有几点主要感受。

1.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对第一线实用人才的需求是职教发展的基础。无论是宏观决策或是微观的教学改革都必须充分了解社会的需求。这种需求是动态的。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有些职教需求就有很大变化,企业对技能人才的要求也随技术进步而变化。从事职业教育的管理和教学人员都要花大力调查研究,了解社会的需求。我曾亲历的一件事,感受较深。在上世纪80-90年代社会上对中专定位有不同看法,有的说中专不应列入职业教育,它是培养干部的。有的主张两专变一专,也有的主张取消中专,技校、职高的界限,都叫中等职业学校。我一直认为职业教育的主要特点体现在培养目标和办学模式上。名称只是形式。如果培养目标不同,名称相同,反映在办学上还是有差别的。中专大多是行业部门办的,其定位必须充分听取行业部门的意见。和职教司同 志用了半年时间走访了17个部门的主管领导,覆盖了部门举办中专的60%。发现有些部门在当时情况下仍需要中专生做技术员。通过调研认识到在当时对中专的定位要区别对待,不能简单处理。统一了认识后在1993年召开了一次全国中专会议,岚清同志还致信会议,肯定“中专教育是符合中国国情的”。但是随着技术进步,高等职教迅速发展,中专的定位也必须变化。

2.政府领导重视,加强领导力度是推动职教发展的关键。30年政府对职教重视程度之高,领导力度之强在历史上是空前的。以国务院或者国务院批准有关部门联合的名义共召开了六次全国职教会议。在关键时刻,中央主要领导都及时发出指示。面对文革后中等教育结构极不合理的现状,1978年,小平同志就指示,“要扩大各种中等专业学校和技工学校的比例”。在职业教育处于低谷时期,1999年6月江泽民同志在全教会上讲话指出:对职业教育“各地各部门要狠抓10年,20年必会大见成效”。在新时期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再次强调要“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早在1986年第一次全国职教会上,面临职教发展初期的一些困难,李鹏同志就指出“发展职业技术教育要实行多层次多形式和大家来办的方针”。温家宝同志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把职业教育放在更加突出的地位”。这些讲话对各时期推动各地重视职教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争取地方领导的支持也很重要。早在1986年全国职教会上,教委就提出有条件的县,可以集中力量建好一所职业学校。只靠教育部门力量难以推动。河北省教育厅在鹿泉县抓县职教中心建设试点,刚开始就请省委书记邢崇智去视察,我也同时去了。汇报了建设县职教中心的好处,邢书记讲话,给予充分肯定支持,并表示要求各县都要尽快建一个中心。很快,各县都开始建立县职教中心。后来,教委在河北召开了骨干示范学校建设经验交流会,来的都是主管副厅长,真正在各地推广,还要争取省领导重视支持。我请了江苏、黑龙江的副省长去考察河北的县职教中心,他们都反映很好。江苏、黑龙江的县职教中心建设很快开展起来。中央电视台宣传报道了河北的作法。现在全国对建县职教中心有较广泛的共识,没有地方主要领导支持是不可能的。

3.重视培养中青年职业教育的骨干,特别要培养一批对职教热心投入的积极分子。现在中央发展职教的方针很明确,制定了很多支持职教的政策,发展思路也很清楚,各地也积累了很多好的经验,涌现了一批办学水平高的典型。但发展不平衡,除了有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外,主要还是要有人去实干,把中央各项政策落实。应该看到办职教有很多困难,需要事业心很强的积极分子去奋斗。很多地方往往相邻的两个县工作差别就很大。究其原因还是在人的差异上,事在人为。因此培养依靠一批热心职教的积极分子,是事业持续发展的重要问题。要创造各种条件让各方面的中青年骨干成长,包括学术研究人才,管理人才,双师型教师等等。骨干积极分子越多,中国的职业教育就更兴旺发达。我非常支持职教学会学术委员会坚持年年办中青年职教论坛。通过论坛这个平台培养他们对职教的感情,提高他们的学术水平、工作能力。将来他们中很多人就会成为推动中国职业教育的骨干力量。

4.要建立中国现代化的职业教育,任务还很艰巨。正如江泽民同志指出的:“现在中等职业技术教育虽然有了发展,但总体来讲,还刚刚开始做”,任重道远。现实工作中没有一批事业心强的积极分子,工作难于打开局面,但又不能只靠个人的努力。人是要流动的。必须要逐步建立一套制度,用法规来保障制度持续稳定。对职教的一些提法需要稳定。中国很大,基层对中央行政部分的一些提法很重视。过去出现过在文件中把大力发展职教改为积极发展职教,后来又由积极发展变为大力发展,反复过几次。基层的同志就猜想“积极”是否比“大力”的要求低一点?是否方针有了变化。现在教育部已经决定修改《职教法》,新修订后的职教法将对职教的持续稳定发展发挥更大作用。

三、对未来发展的期望

我国现代化建设愈发展,愈需要高水平的职业教育。中央提出建设人力资源强国,大力发展职业教育仍然是战略重点。

我国职教规模已很大了,随着人口出生率下降,未来中等职教的规模已不可能再有很大增长,高职的增长速度也不会太快。提高各级各类职业教育质量将是今后工作的战略重点。提高质量比扩大数量难度要大,要求更高,任务更重。提高质量有几个问题必须下大力解决。

一是经费投入。提高实训水平是提高质量的关键,需要设备器材的较大投入,没有足够的经费保证是难以提高的。不能只依靠政府增加投入,要落实《职教法》的规定,行业、企业和社会有关方面都应承担费用。

二是校企结合,工学结合,这是世界各国发展职教的必由之路。目前虽有一些好典型,但全面推广形成制度,还有很多困难。国家要从政策上支持学校与企业,实施校企结合,要做出规划,针对不同行业,企业情况,区别要求。要有鼓励企业愿意与学校结合办职教的政策。专用性强的专业如航空、远洋运输等行业,校企结合有自我发展的动力。重点要关注通用性的专业,企业觉得社会容易找到人才,对校企结合不太积极。有的地方遇到的困难还较多。校企结合的形式要多样化,因地制宜,大城市、经济发达地区企业多,活动余地也大。中小城市企业少,困难多一些。要更细致的研究,区别情况,逐校落实校企结合的方式。

三是双师型师资的培养,这和校企结合有密切的关系。现在总体看高水平的双师型师资缺乏。解决双师型师资,除学校要努力外,国家在将来修改《职教法》中应规定,使企业工程技术人员和职业院校教师要定期交流或交叉任职。从制度上保障双师型教师的成长。只要这几个问题解决好了,学校的教学改革,校长教师都会大展宏图,开拓创新,创造出很多经验。

最后简单谈一下新型农民培养问题。中央提出建设新农村要培养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现在农村职业学校办得好的,主要是培养进城务工的农民。新农村建设的主体是新型农民。这方面的职业教育薄弱。农村职业学校很多涉农专业招生困难,有的就停办了。长久下去,即使职业学校有为农业服务之心,也无为农业服务之力了。上个世纪80、90年代推行农村教育改革时,总结出“三教统筹”、“农科教结合”,高校要支援农村,帮助农村职业学校,形成农村职业培养网络。在新时期应在过去的经验基础上有新的发展。培养新型农民在一定意义上是培养创业农民的问题,比一般按就业需求培养难度大。但这个问题不能回避,在新时期一定要开拓出培养新型农民的新路来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