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亲切关怀 高端访谈 重大决策 重大进程 重大成就 发展前景 地方集锦 行业风采 展示平台
刘来泉
优讯-中国网 china.com.cn/info  时间: 2009-07-14  责任编辑: 子不语

    刘来泉:发展职业教育 把工作纳入世界职教体系

    我们聆听了职业教育的老领导、现任领导、职教专家学者、企业家和职业院校院校长十分精彩的发言,对中国职业教育所走过的30年历程做了深入、系统的回顾。大家从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层面回顾了我国职业教育改革和发展所取得的巨大成绩,所走过的艰辛路程,也分析了未来面临的挑战。研讨会以史为线,实事求是,内容丰富,发人思考,摧人奋进,使我们很受启发,很受鼓舞。回顾总结中国职业教育所走过的30年历程,无疑是对我国职业教育未来健康持续发展的有力推动,也是庆祝国家改革开放30年的一个最好的纪念。 让我们对王明达同志以及其他各位演讲嘉宾表示衷心的感谢!大家的报告非常精彩,非常清晰,我想我不必也做不到更好的归纳,以上权作我的一个最短的小结。因为今天是研讨会、是一个沙龙,我想利用会议为我安排的余下几分钟时间里,想就一个问题谈点个人想法,欢迎大家批评。

    从小平同志1978年4月22日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扩大农业中学、各种中等专业学校、技工学校的比例”的讲话以来,30年中,我国职业教育与培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中、高等职业教育已经成为我国高级中等教育、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成绩来之不易,是党和政府高度重视、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力需求、全体职教人的艰苦奋斗的结果。发展职业教育太难了,我们奋斗了30年,职业教育在中国的教育板块中仍属薄弱环节,甚至有许多方面还很脆弱。职业教育太复杂了,涉及的不仅是教育,或者说主要不是教育,而是社会经济的方方面面。职业教育太重要了,它是支撑现代文明和经济与社会发展这个复杂结构的前提条件(UNESCO 1974),在培养人才,特别是在培养技能人才当中发挥了基础性作用(中组部课题 2008)。

    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中有有利于教育和经济发展的积极的特点,也有阻碍教育和经济发展的消极的因素,其中轻视实用、忽略对科学和技术的应用,使脑体分离现象明显突出。这种文化的偏见无疑对职业教育的发展不利。这方面的情况,无论在社会上,应该说首先在教育界内部至今还严重存在。要想解决“太难了”、“太复杂了”、“太重要了”的问题,我们不应当仅从职业教育乃至教育自身去找原因,而是应当从为什么“难”、“复杂”和“重要”间的关联点和关键点去解决。因为职业教育比其他任何一类教育更是教育、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共同体,而绝不是教育本身。

    根据我国文化教育传统和现实情况,职业学校教育与职业培训在我国自然应当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以至于在我们的《职业教育法》中也明确规定“职业教育体系”是指职业学校教育和职业培训。借鉴国际经验和我们的实践,解决职业教育发展中存在的若干根本的困难和问题,仅靠教育部门似乎不大好解决,职业学校教育和培训必须与工作世界或用人单位的紧密结合,才使困难和问题得以解决。因此,我国的“职业教育体系”应是职业学校教育和培训+工作世界或用人单位,职教模式应该是职业学校教育和培训与工作世界或用人单位的紧密结合。这是我们职教发展的一个出路。就目前而言,如果说两个方面有结合,后者(即工作世界或用人单位这一块)是短腿或者是软肋,在我们强调职业教育是一个体系的时候,我们不应当只强调包括职业学校教育和职业培训在内的体系,而是应该把工作世界或用人单位作为职业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把这两方面结合在一起,才能构成我国完整的职业教育体系。

    在我国,工作世界或用人单位主要指行业、企业和其他事业单位,他们能提供职业教育所依据的教育与培训标准和供求信息,行业组织和企业参与教育,就业环境和就业政策信息等等。30年来,尽管职业学校教育仍然需要加强在工学结合、校企合作、双师建设、中高职衔接、教育培训、教育与就业以及提高教育质量等方面的研究和实践,但是对工作世界或用人单位方面的研究差距更大,需要改善的任务更重。尽管我们有了《职业教育法》,包括招生需求和就业信息、培养培训标准,企业投入责任、技能型人才政策等涉及到职业教育发展的根本问题,还远远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和解决,更多的是停留在文件里和口头的倡导上,靠教育行政部门和职业院校的努力,或者说是“一头热”。因此,我们应当提高教育自身的认识,不能仅靠教育,尤其是职业教育,需要动员社会各方面的力量,依靠各种话语渠道,下大力气,花大功夫,能在这方面有新的突破。我们要从国家层面的领导体制、制度、政策等方面,把工作世界或用人单位纳入职业教育体系,进而在这样一个大职教体系下发展我国的职业教育。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