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亲切关怀 高端访谈 重大决策 重大进程 重大成就 发展前景 地方集锦 行业风采 展示平台
何东昌
优讯-中国网 china.com.cn/info  时间: 2009-07-14  责任编辑: 子不语

    何东昌在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上的讲话

    2007年12月2日

    同志们:

    刚才听了周济部长的讲话,我拥护。这几年来,我和职教的接触比较少,原来就不够熟悉,研究不够,再加上这一段接触比较少,没有什么发言权。但是我感觉到最近几年的职业教育,中央、国务院亲自抓,开了两次重要的会议,解决了很多重大问题。职教的形势是越来越好,现在党中央、国务院对教育事业的重视,特别是体现在胡锦涛同志,对我们优秀教师代表的讲话,教育要优先发展看起来要真正全面落实了,教育经费要占4%的GDP,讲了多年,有改进,但是并没有完全落实到位。现在从胡锦涛总书记的这一次座谈会的重要讲话使我们感到中央将采取重要的步骤。现在职教的形势也很好。十七大报告中也提到了要“大力发展”,所以形势会越来越好。虽然前几年我们职教遇到了一些困难,某些地方有一些滑坡,现在我们克服了,而且有更好的发展。所以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出要“建设人力资源强国”是有根据、是有基础的。当然比起发达国家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是我们全党、全民对职教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我们要有坚定的信念,所以我们有理由为这件事情而高兴。

    今天召开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的换届工作,我想有教育部从行政上自上而下的抓,我们学会自下而上的抓,这样两条腿一起走,会更有力的推动职教的发展。我们职教队伍是战胜了困难走到今天的,但是更重要的是那么大规模、而且持续、快速的现代化建设需要人才,客观需要优秀的、高素质的劳动者,这个劳动包括生产劳动、服务劳动。所以今天能够来参加会议我非常高兴,我向本次换届代表大会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

    现在恐怕是大规模的搞职教建设以来最好的一个时期。现在我们的智力结构和日本比较接近,我们是小学、初中普及了,这日本在四十年代就完成了,我们现在完成了。再就是高中,我78年到的日本,当时日本的高中基本上有90%的入学率,我们很快可以达到85%。高校,我刚去日本的时候也就是20%多,所以我们的智力结构和日本比较接近。日本这个国家过去搞军国主义,最后被打败了。全国解放前夕日本的经济也不是很好,但是战后日本的形势很快就上来了,日本的经济不发展,日本这个民族在世界上就没有地位,要发展经济,就要发展职教。

    我们中国的职业教育有了这么大的规模,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质量。质量问题要搞好恐怕要花相当长的时间,所以职业教育战线的同志有光荣的任务,我相信我们这支队伍能够打胜仗。85年的体制改革讲到,社会上存在鄙薄职业教育的思想。这个问题现在有所改变,但是要全社会来解决这个问题可能还要走相当长时间的一段路。教育的中心任务是要培养人,教育还承担另外一个任务,就是怎么样改变社会上对于人才教育不正确的认识。比如说克服鄙薄职业教育的思想。今年我见过汨罗的一个县级市负责教育的市委书记,汨罗因为坚持抓素质教育,现在老百姓对接受职业教育已经很普遍,政府不说老百姓也会提出来,比较自觉。这就是一种改变。真正要改变社会习俗观念中一些落后的东西,还是需要长时间的努力。从这个意义上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是有道理的。所以我们应当采取一些措施,比如说定期的进行技能比赛,大力的表扬优秀的有技能的青年,我们要建立人力资源强国,我们的职教应该在世界上有一流的水平。我们说实行素质教育,素质教育的难点是有些人一心一意只愿意上重点大学,因此要全力不顾一切地考取高的分数。这对强调职业教育,改变鄙薄、轻视职业教育的观念是一个铜板的两个面,它们之间是相辅相成的。现在有一个值得我们重视的现象,工人农民这样的职业很少有人愿意干,我们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这和宪法精神也不符。但这个问题存在,我们讲的工人农民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工人农民,农民要会劳动,要会科技,要会经营,是新时期的农民,工人也是知识化的工人。将来在第一线要像美国一样从事工业和农业,这样的人在人口中间不过20%多一点,大多在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其他从事服务劳动者是大量的。

    周部长特别提到教育生产劳动相结合,我们教育方针这样表述“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教育和生产劳动相结合。”过去我们也提过“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为什么“劳”不搁在这里面,因为“劳”包括了德智体美的因素。使劳动形式的德智体美教育同教育形式的德智体美这两方面结合起来。是否要这样理解。所以职业教育怎么行恐怕还要研究。职业教育覆盖全社会,这里面的培养模式恐怕是多种多样的。比如说务农,是不是招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参加过农业劳动而且热爱农业劳动。然后招进来,能力提高了,他从农业劳动得到的收入超过了他参加职教所付出的成本。对农民来讲这是上算的买卖,而且能够经营这个农业,这样新型农民培养模式跟培养一个工人恐怕应该有区别,所以职业教育要分成若干个规范的培养模式,还要考虑文化基础。我在文革中间也劳动了两年,我感觉必要的文化基础是从事各种职业岗位的保证,这样学习新的东西比较容易。周部长提出注意教育教学改革的问题,我们职业教育要有中国的特色,同志们有丰富的经验,要很好的总结出来,包括国外的,然后规范成文件,有严格的标准来考核。现在我不知道情况已经怎么样了,我们职业教育机构里真正合乎规范的有多少。而且国际上发展的新趋势是什么?我83年到西德访问看到了他们的职业教育,当时他们的机械加工工人实训基地的机床,还是一般的机器,真正的数控机床,一个班的学生只有一台。每个学生在毕业前在数控机床上工作一段时间,还不是很普遍。而现在我们国内有的地方数控机床已经普及了,当然不是都普及,所以说技术发展的很快。恐怕职业教育要分成若干门类,按不同类型规范起来。使得职业教育培养出来的学生毕业时都是合格的,从而使我们的产品质量有大面积的提升。当然这个需要投入,办职业教育舍不得投入就不是真正的重视职业教育。德国人的职教质量高,这有他们的民族传统,“他们的机械产品世界上有声誉”,我们要看到自已的不足“知耻近乎勇”。

    所以这里要呼吁,我们中国面积那么大,如果说一个县县委书记,管教育的副县长或者副书记,教育局长,这几个人脑子里的教育观念、人才观念是符合实际的,是符合方针的,那这一个县就有希望。所以我们要转变社会的观念,首先转变这些人的观念。这样使得我们国家的劳动力资源,专门人才的资源,拔尖人才的资源,比较快地赶到世界前沿去。我们要为这一天的到来而努力。

    这里有一个前提,要使得我们培养的学生能够为自己将来从事的职业有一种自豪感。在我们改革过程中间,我们付出了一些代价,现在国营企业效益上来了,有的同志认识到,公有制、私有制对效益没有必然联系,这是国资委同志谈到的。昨天,《人民日报》讲了一个工人的例子,使人感到当国有企业的工人也很有奔头,因为他们的待遇也有所提高,这还仅仅是开始。我们中央关于技能人才的文件里也提到一句,意思是“培养高技能人才,也是增强工人阶级队伍的一种措施”,在社会主义国家作为工人不能感觉到自豪,这里确实有改革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问题,我们工人承担了很大改革的成本,社会上也出现了一些不正确的看法。我们培养新的工人,职教队伍将来是大量工人队伍的来源,我们要有一个政治思想觉悟,对自己的社会地位要有正确的认识。我想补充这一点。这个问题还需要总工会和各方面加以考虑,但是《党章》、《宪法》都告诉了我们正确的答案应该是什么。

    我的讲话不是系统的,就讲这几点意见,祝贺我们职教第三次代表大会取得圆满成功。在党组的指导下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作为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会长做得不好,没有起多大作用。不是职教学会不好,是我会长当的不好,我觉得行政上抓跟学会上抓在不同的角上度配合起来,要更加结合事业的发展情况来开展我们学会的活动。最后祝愿学会作为创造中国特色的职教体系、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职教人才。我们有一个规定,县处级干部以上必须是大学本科毕业,根据中央关于人才战略四个不准的决定,我觉得这种的规定恐怕要研究,那样职教毕业的人永远没法儿当干部了。这样的情况也不一定有利于素质教育,要研究进一步改革。

    我的讲话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