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河:网络文学目前是大河奔流,泥沙俱下 
曾麒

《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三部历史小说曾经被人们热喻为“落霞三部曲”,而根据其改编拍摄的大型清代历史剧”康熙大帝“与”雍正王朝”的热播更是好评如潮。三部小说的作者二月河的名字也因此在一夜之间家喻户晓。

日前,中国网记者恰随"网上河南行"媒体采风团行至南阳,有幸拜会了著名作家二月河,并就大家感兴趣的话题对其进行了采访。

中国网:你的“落霞三部曲”——《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已经是家喻户晓,在创作完这三部作品之后,您还有没有新的创作?

二月河:大家都以为我很健康,事实上,我从2000年以后就中风了,半身不遂,写作也是“做活”,但是我现在“大活”已经做不下来了。

长篇小说创作有点象盖楼房过程中的水泥浇筑,中途不能停止,如果停止,水泥浇筑就作废了。写长篇小说也如此,不能留下尾巴,如果留下尾巴让别人续,常常是一种非常大的遗憾。因此,在身体恢复之前我不能再写长篇小说了。

现在市场上出现了一部《二月河语》,是我养病时的一个结果,是平时所写的一些随笔、散文之类。这些文章大多发表在国内外一些报纸上,做专栏文章。

中国网:您的文章都发表在哪些报纸上?您能介绍一下吗?

二月河:香港的《民报月刊》、马来西亚的《新周日报》,还有台湾一些报纸。笔名还是二月河。

中国网:您的笔名"二月河"有什么由来呢?

二月河:"二月河"这个笔名很好解释。《康熙大帝》这部小说描写的是300年以前的历史故事。我本名叫凌解放,太现代化了,和小说的内容不能很好地协调。所以起了"二月河"这个笔名,意为二月的黄河冰凌解冻,向下游奔放。因此,其实还是我这个名字,变了变,一个是谜面,一个是谜底。

中国网:在您所有创作完成的作品中,您对哪部作品最满意?

二月河:我很难回答你这个问题。因为这三部作品好象我三个女儿,我都付出了巨大的劳动和很多的心血,这三个作品我都爱。

当然,这三部作品有很大的区分。象《雍正皇帝》这部书,我对雍正这个人物的认识,过去和很多读者都是一样的,对他很反感。为了转变这种感情认识,我花了两年时间。这部书耗时比较多,好像女儿难产,所以感情会比较特别一点,会更亲一点。当然,作品里面也有令人羞愧、令人汗颜的地方,我想通过你们网站告诉更多的读者,希望他们提出宝贵意见。

中国网:您现在的很多作品已经被改编成影视作品,比如《康熙大帝》、《雍正王朝》等。不知道您有没有看过?有何想法?

二月河:我自己的作品改编成电视剧以后,有时间我会看一、两集。但是我不可能公正的来看待自己的作品被改编成电视剧,因为,我会带着有色眼镜、会带着一种挑剔的眼光来看。

中国网:相对来说,有没有一部根据您的书改编的影视作品让你感觉比较满意呢?

二月河:从瞟两眼、看两集的角度来看,我认为《雍正王朝》是努力接近我的作品。别的我不说什么了。

中国网:这三部作品之后,您有什么新的创作呢?

二月河:我的身体不大好,所以想等到身体好点之后,才能做"大作品"的考虑。(呵呵)现在我感觉自己笨了,需要有进一步学习的过程。关键是觉得自己老了,这种心理状态需要调整,如果调整好了,我会继续创作;如果调整不好,(呵呵),文坛上没有不落的太阳,"二月河" 也会死。

中国网:那么如果您继续创作的话,题材会选择哪一方面的呢?

二月河:(笑)这个暂时保密。

中国网:您的作品大多是在南阳创作的。南阳本身是一个历史文化底蕴非常深厚的地方,您认为这里对您的创作有没有影响?

二月河:南阳这个地方的环境氛围非常好。南阳有一个非常好的作家群,这个作家群相当团结,不象别的地方的那些文人互相拆台。南阳这个作家群是全国最好的作家队伍之一。南阳这个地方人民非常喜欢我,我感觉非常好。

一个作家如果没有良好的心境、没有那种良好的氛围,就算有再好的天分,也只能在创作中夭折。曹雪芹不就是那样死的吗?当然,我这是类比,不是攀比。

中国网:您平常除了写作之外,还有些什么爱好呢?

二月河:我喜欢下棋,下围棋,(笑)但我棋艺很臭。

中国网:您对网络文学这一新兴文学形式有什么看法呢?

二月河:我还一个网盲。(笑)前几天才开始学习上网。但是,我已经认识到它的厉害,我对网络的态度,一是敬,一是畏。

从总体上,我觉得网络文学还是处于无序状态,是大河奔流,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我感觉到网络文学对于整个中国人民来讲都是一个全新的事、全新的业。应当允许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清理、整顿的过程。需要你们这些网络工作者,考虑到青年、考虑到少年、考虑到儿童。你们的责任很重。象我们写小说,有几十万人看,已经了不得了。但是网络小说通过网络这个途径散播开去,将会有几倍、甚至有几十倍的读者来看。如果你们引导得法,你们就是历史的功臣;如果引导的有问题,可能你们也负不起这个历史责任。

中国网:读您的作品,发现您对河南有相当多的描写。而且也可以看出您对河南的感情也很复杂。一方面,您对河南有那么多的历史文化底蕴而感到自豪,同时也对现在河南一些优秀文化的流失比较失望,是这样吗?

二月河:去年我在北大作了一次讲学,当时也有朋友提出这样的问题。目前中国舆论界,主要是民间舆论界对河南有很多的微词、非议。我是这样回答的:我本人是山西人士。河南这个地方和我的血缘方面没有什么关系。我从1948年离开山西,渡过黄河,来到河南,至今已经半个世纪多了。我是吃河南的米,喝河南的水长大的,是河南人养育了我二月河,是河南人栽培了我二月河。现在河南的人有"难"--主要是外界对河南有很多不好的、不公平的评价,我二月河愿意与河南人共进退。一个人不能靠别人的可怜来解决问题。一方面河南要对过去的辉煌要有个总结,另一方面,要对现状要有清醒的认识,要认真的思考一下现在的问题。

中国网:能谈谈您的日常生活吗?

二月河:我们这个家是各干各的。我的女儿、夫人都有自己的事业,谁也不依赖谁。当然,我女儿和夫人都依赖我。(大笑)我夫人是铁路局的三八红旗手;我的女儿是军人,现在读军校。她爱读琼瑶、三毛。

中国网:您女儿读您的作品吗?

二月河:她也读,不过不象喜欢琼瑶、三毛那样喜欢我的作品。

“二月河”原名凌解放,1945年09月出生于山西昔阳,学历高中,国家一级作家,现任河南省文联副主席、河南省作协副主席,南阳市文联副主席、南阳市作协主席,主要著作有《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以上统称“落霞三部曲”)、《匣剑帷灯》、《二月河语》等。

中国网2004年4月28日


零距离接触二月河
二月河:我给读者写情书
唐浩明和二月河等荣获首届姚雪垠长篇历史小说奖
南阳作家群:中国文坛上的一支令人瞩目的生力军
二月河纵论历史小说创作
二月河:在名声与恬淡中的生活
搞文化的人要有健康心态——访十六大代表、著名作家二月河
二月河:我只想静静地流淌
鸿篇巨制是这样问世的 ——访作家二月河
二月河军人本色——访著名作家二月河
二月河首谈《康熙帝国》女主角苏麻喇姑
二月河成为内地“富翁作家”
笔名“二月河”
二月河:我有这么酷吗?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