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字短信:时尚瓶中的民俗酒
王静

短信是时尚的,70字文的提法也是新颖的。然而无论从语言、内容、表达方式还是意义上看,短信也好,70字文体也罢,都带有浓厚的民间文学的意味,是装在手机这一时尚酒瓶中的民俗烈酒,是一种现代“俗”文化。

当前流传的手机短信在形式上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它仅能提供70个汉字或160个英文字母的文本空间。字数的有限性使得短信在发展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文体——70字文,而70字文体反过来又促使短信的发展以几何速率迅猛上升。短信是时尚的,70字文的提法也是新颖的,然而无论从语言、内容、表达方式还是意义上看,短信也好,70字文体也罢,都带有浓厚的民间文学的意味,是装在手机这一时尚酒瓶中的民俗烈酒,是一种现代“俗”文化。

70字文体的重要标志就是它充分地运用了各种修辞手法。

字数的限制,必然要求人们在使用短信或写手在编写短信时尽量做到言简意赅。于是,原本在文学中用以凝练文字、丰富内蕴的各种修辞手法,在短信这一新的天地中得以大展手脚。70字文体的重要标志就是它充分地运用了各种修辞手法。譬如:排比、夸张、比喻、拟人、对偶、借代、双关等,使得短信语句铿锵有力、朗朗上口。试举几例:

押韵:天涯何处无芳草,要找别在单位找。本来数量就不多,何况质量也不好!

排比:盐水漱口、流水洗手,饮水多休、戒烟戒酒,慢跑快走、通风气透,少见朋友、心情莫愁,坚持长久、健康无忧!

谐音:狮子和熊分别在果树旁方便。一个月后发现狮子方便的树比熊的那棵长得粗壮。于是人们总结出一句经典的格言:狮屎胜于熊便!

节奏感鲜明的短信不仅让人在阅读时能够产生审美的快感,而且让阅读者能够记忆犹新。

悬念的存在是许多短信之所以出彩的重要因素,许多短信因为其巧妙的悬念和转折得到“热传”。悬念在娱乐整人和荤笑话中出现的频率最高。

都说流星有求必应!我愿在星空下等待,等到一颗星星被我感动,为我划破夜空的寂静,然后让它载着我的祝福,落在你熟睡的枕边……砸死你。

短信前后内容的巨大落差常常会使阅读者恨恨不已,然而又不得不为文字游戏本身的巧妙拍手叫绝。

短信融合了人际传播和大众传播的种种优势,成为一种最佳的宣泄方式。

70字文体的另外一个明显的特征是它的内容充斥着浓郁的民俗气息,用最朴素的语言表达了平民最现实的欲望和需求,生动准确地反映了当代平民的生存状态。

希望2004年,领导顺着你,汽车让着你,钞票贴着你,公安护着你,房产随着你,小蜜跟着你!

最简洁的语言,让我们在电子数字的冰冷面纱后,看到了人们掩饰不住的热气腾腾的欲望,关于金钱,关于权力,关于性……

天苍苍,野茫茫,今年的希望太渺茫。水弯弯,路长长,没钱的日子太漫长。

楼高高,人忙忙,恨不得抢银行。

在这些朴素的言语词句中,充斥着悲情式的“黑色幽默”,平民百姓们生活的困窘和无奈溢于言表。和众多的“张大民”一样,他们对生活的要求是那样的简单,心目中的“幸福生活”又是那样的实在:位高权重责任轻,钱多事少离家近,每天睡到自然醒,工资领到手抽筋,别人加班你加薪。文字是朴素的,欲望是简单直白的。在相互的祝福和倾诉中,短信给予了平民百姓一个打趣式的发泄平台。

握着上司的手,点头哈腰不松手;握着纪检的手,浑身上下都发抖;握着财务的手,拉起就往餐厅走。

短短的几十字里,贪官们钻营苟且、欺上瞒下的勾当和嘴脸被刻画得栩栩如生。

人们对官场腐化的牢骚愤恨亘古有之,延绵不断。在短信未出现之前,人们往往以民谣、谚语的方式口耳相传。因而,它既属于一种民间的大众传播,也属于一种人际传播。短信融合了人际传播和大众传播的种种优势,成为一种最佳的宣泄方式。

在70字之内,人们将汉语的精髓发挥到极致,将传统、民俗与时尚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把喜怒哀乐表达得淋漓尽致,为古老的中国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

作为一种民间文化,短信充分体现了古典语言特色和民间的智慧。古典诗词的言简意赅与短信不谋而合,所以,从古典诗词或民间俚语中寻找灵感,或者直接借用,都是短信写手十分钟爱的。短信写手们在短信这个时尚的酒瓶中倾注了许多古典与民俗佳酿,将传统文化和现代时尚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使得这类短信显得优美含蓄,韵味十足。

首先,短信沿袭了许多民间俚语、传统箴言和古典诗词。无论逢年过节的祝福,情人的相思蜜语,还是朋友的激励鼓舞……中国五千年的悠久民间文化和灿烂的古典文学宝库,都为短信写手和短信用户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的资料源泉。

岁末寒冬,年节将至。除旧布新,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福降众生!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无论《诗经》、《论语》,唐诗宋词,还是形式各样的对联俗语,在这个版权失落的领域里,短信写手们信手拈来,不亦乐乎。

古典诗词作为一种“根文化”,作为中国的一种传统的审美精神,早已渗入中国人的血液里。但如今生活中,西方文化的色调似乎越来越浓。因而,当古典诗词以短信这种现代方式传播时,无异是在浓重的西方文化氛围中吹入一股清新之气,令人耳目一新。

直接引用古典诗词和民间谚语,尽管词优句美,意蕴深远,但是,总免不了有抄袭之嫌。于是,人们充分发挥了填词写诗的潜能,在古典诗词格式里添入时尚新鲜的血液,使古典诗词变得“年轻”起来。且看这几首典型的“填词”:

风雨送春归,非典迎春到,已是市场低迷时,犹有口罩俏。俏也不争春,只把疫来报,待到五一休假时,惟有药店笑。(卜算子)

今日北京,千里病风,万里菌飘。望长城内外,人心慌慌,京城上下,顿失吵闹。吃板蓝根,服维生素,欲与SARS试比高。(沁园春)

在古典词牌这一“严肃”的框架中大行搞笑之能事,无疑能使“诙谐”的意味显得更加浓厚,或许在许多古典文学学者眼里这是极为不敬的。且不论这种商业化的“文字游戏”究竟是对古典文化的传扬还是摧毁,至少在西方文化的包围中,这些古老的言语仍然会被拾起,这已经是值得庆幸的了。

在70字之内,人们将汉语的精髓发挥到极致,将传统、民俗与时尚巧妙地结合在一起,把喜怒哀乐表达得淋漓尽致,为古老的中国文学注入了新的血液。

《中国教育报》 2004年06月10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