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经  济
财  经
国  际
法  制
教  育
科  技
军  事
文  化
体  育
健  康
旅  游
读  书
政策信息
权威论坛
地方通讯
华人社区
域外评说
世界博览
图片中国
文化周末
汕头:逃税骗税丧失信用 经济发展严重受阻

    目前,全国范围内正在开展整顿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的行动。市场经济是信用经济。如何使我国经济逐步发展成规范化的市场经济,成长为信用经济,这是需要人们深思的一个重要问题。

    在这场整治行动中,汕头市占有重要地位。广东省委、省政府明确提出:“广东整治得如何看粤东,粤东整治得如何看汕头。”

    曾经被誉为“希望的热土”的中国五个经济特区之一的汕头,一度被大规模的逃税骗税、制假售假以及六合彩泛滥的阴影笼罩。外来投资者望而却步,本地企业人心思迁,凸显汕头丧失信用的后果。

    我们希望以汕头为例,解读一个地方的信用如何丧失及其重建的可能;希望人们从其共性的因素中获得启示,也希望中国早日跨进信用经济的门槛。

    “最危险的时候”

    当历史进入21世纪的时候,如果在一座现代都市繁华的商业街头,在琳琅满目的广告牌中,能找到一句马列经典语录,在不少人看来是一件新奇的事情。

    然而在广东省汕头市,却是一个例外。

    在汕头风景最为美丽的海滨路上,一个广告箱上写着:1858年,恩格斯在《俄罗斯在远东的成功》一文中称,“汕头是中国惟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

    这句话代表了这座城市在19世纪后半期的成功。在恩格斯写这句话的3年后,即1861年,汕头成为对外通商口岸,8个国家在此设立领事馆,商业一时繁华。

    20世纪末,这座城市再次迎来了它的辉煌。上世纪80年代,汕头成为当时全国4个经济特区之一,享受国家一系列优惠政策,经济得以高速发展。

    然而,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汕头市一些地方近年来逃税骗税、制假售假、坑蒙拐骗等违法犯罪活动甚是猖獗,严重损害了特区的形象,影响经济的健康发展。

    大规模的逃税骗税,使汕头成为众矢之的。仅现在公布的数字表明,汕头共虚开增值税发票达100多亿元之巨,骗取国家出口退税额27亿元。与此同时,制假售假泛滥,使“潮货”在国内已出现严重的信用危机,有的地方已赫然打出“此街无潮货”的招牌。六合彩泛滥成灾,则使汕头社会风气深受毒害。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数据是,汕头因参与“六合彩”赌博而被刮走的民间资金竟然高达上百亿元。

    经济数据是一个城市发展最为直接的反映。汕头经济发展不仅已落后于珠江三角洲,有一些指标也落后于全省的平均水平。

    在汕头采访,不论是在政府还是在民间,你都经常会听到这样一句话,“汕头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字招牌”砸了

    1998年,位于汕头所辖的潮阳市谷饶镇的中国桂光集团董事长张桂溪当选为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一时间声名大噪。然而,令人震惊的是,这位前全国人大代表竟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7·9亿元。2001年4月,张桂溪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职务。

    被当地奉为“金字招牌”的张桂溪落马了,这对潮阳市来说绝对是个大地震。

    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企业家,按一个前潮阳市领导的说法,“在潮阳市,甚至在汕头市,张桂溪都具有标志性的意义。”他的桂光集团被称为潮阳市经济“四大台柱”之一。张本人也被誉为汕头市的“纳税之星”。

    5月26日,记者来到位于潮阳市谷饶镇的桂光集团。生产服装的庞大厂房大门紧闭,里面空无一人。庞大的职工食堂里的2000多个座椅已经蒙上了灰尘。而几个月前这里还是人声鼎沸,几千名桂光集团职工同时进餐的壮观场面曾是当地一景。

    发人深省的是,记者在当地采访中发现,骗了那么多税款的张桂溪原本也是靠勤劳发家,在出事前甚至给人“诚信立业”的印象。

    张桂溪及其父亲以前是做木材生意的,1988年与港商合资创办了谷饶上堡桂光制衣厂,以生产“桂光一族”系列牛仔服装而闻名。产品曾出口到港澳、东南亚、西欧。

    1995年,张桂溪及其兄弟更是一次性投资四五千万元,从国外购进电脑绣花机12台,形成先进的电脑绣花生产线,为生产高档服装、文胸等提供半成品。据目前主管绣花车间的陈厂长介绍,仅这12台绣花机,每天生产出来的半成品价值便达24万元。

    很快,桂光集团的产值便名列潮阳市乡镇企业的第2位。每年上缴的利税达一两千万元。

    让人费解的是张桂溪的另一面。谷饶镇一位副书记透露,早在1998年,张桂溪就因偷税曾被国家税务总局直接查处,要其补税1亿多元,张后来只补了几千万了事。张桂溪有“特殊身份”,此事在当地没有过多地张扬。张并没有罢手,暗地里加紧虚开增值税发票,最终东窗事发。

    他在此事中表现出来的贪心和伪善令人吃惊,也让信任他的当地人心寒不已。

    潮阳市谷饶镇,桂光集团等4家民营大型企业的产值和税收占了全镇的60%。在这次整治中他们因涉及骗税逃税被查处后,该镇的经济遭到重创:今年1—4月份,该镇工业产值比去年同期下降78·9%。

    在小小的谷饶镇,这次牵涉到骗税案的就多达14家企业,都是镇领导说的“有头有脸”的大企业,罚金和补交税款就高达1·03个亿。

    推倒多米诺骨牌

    汕头当然不止一个张桂溪。信用倒下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就钻了出来。

    5月24日,记者到汕头市工商局采访时,和记者坐在一个板凳上的是两个愁眉不展的湖南常德人。他们和汕头一家企业做一笔生意,货是到了,却是来路蹊跷,难以正常销售。跟踪过来后,发现这个企业已经两年没有年检了,电话和地址都是假的。

    而在潮阳某镇采访的时候,镇领导介绍说这里有1000多家企业。可记者看资料上说的才400多家,这名镇领导尴尬地承认,只有这400来家是注册过的,有的是“作坊企业”,有的是“只做贸易”的“皮包企业”。

    当地造假的“魄力”令人印象深刻:1997年,汕头地区某镇被一举查出6条盗版VCD光盘生产线,一条光盘生产线的成本高达2000万元左右,6条生产线共价值1·2亿元。

    大“魄力”曾经带来大“产出”:按照该镇政府办公室主任的说法,“当时生产盗版光盘就跟印钞票一样。”

    当地造假者似乎不怕倾家荡产。上亿元的盗版光盘生产线被查后,他们又搞起制售假烟。从1998年10月至去年6月,该镇共查获制假烟机189台。按一台制烟机成本8万多元计算,制假投资高达1500余万元。

    所以有人说这里不出则已,一出就是大案,表现在此地颇受国家工商局和国家技监局的“关照”,他们经常光顾,当然不是为表彰而来。

    市场的反击是迅速而残酷的。

    光潮阳市虚开增值税发票就涉及13个省,被有关领导认为“影响了半个中国的市场经济秩序”。现在有一些地方向下属企业发了通知,提出不和汕头、潮阳市做生意。

    潮阳一家企业生产的化妆品,行业内颇有名气,广告响得很。可厂家舍得花巨资做广告,就是不敢写其厂址在潮阳,厂址被写成“汕头特区广汕公路旁”。

    由于人心思迁,近几年来汕头迁走的企业多达1200家,仅去年就搬迁了450多家。

    汕头市的一个领导痛心地指出,长此以往,汕头“发挥特区的窗口作用、辐射作用、示范作用”将“成为笑料”。

    信用在哪里丧失的?

    面对汕头今天的局面,不少人均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为什么汕头发展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汕头市委一部门负责人向记者谈了他对这一问题的看法。他认为,除了民间资本的发达外,还有两个重要因素加在一起,才导致了今天的局面。那便是:汕头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文化氛围,以及政府部分官员指导思想的偏差导致的吏治腐败。

    从自然环境来看,汕头的自然条件无疑是相当优越的。它地处北回归线上的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区,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然而,与自然条件好伴随的是人口众多。全市人口密度为2180人/平方公里,人均耕地仅0·16亩。为全国人口最稠密、人均耕地最少的地区之一。

    人多地少的现实导致的一个重要后果是生存问题的凸显。为了生存,潮汕人既以精耕细作出名,被人称为“种田如绣花”,也以勇于出国冒险、善于经商著称,被誉为“东方的犹太人”。在有空子可钻的时候,歪门邪路自然也成为一个选择。

    与自然条件相对是文化动因。作为潮汕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汕头人至今依然保持着很强的“潮汕人”的群体认同感。这一点使“人际关系”成为潮汕人最为重要的感情纽带。

    重视人际关系的另外一面是,不少企业和各级政府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正因为如此,才导致汕头的地方保护主义盛行,人情风、裙带关系猖獗,助长了犯罪行为的发生。

    这种种因素,深刻地影响着汕头近年的发展历程。

    80年代初,汕头被设立为全国首批4个经济特区之一。然而,如今回过头来一看,不少政府官员承认,特区的优惠政策进口来的商品和生产资料,没有被用来发展实业,而是更多地被倒卖到其他地方赚取差价。不少个人和机构从中牟取了暴利,从而更加助长了暴富的氛围。

      一些政府官员对自己角色的定位偏差,加上伴随而生的腐败,对企业的经济活动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部分政府部门对于那些没有人情关系的企业、尤其是对外商投资企业“卡、拿、要”现象严重,杀鸡取卵,致使不少企业不堪重负,纷纷搬迁。对这一点,汕头市新任市委书记李统书用“实在令人发指”一词来形容。

    对与自己有人情关系的企业,不少政府部门和官员则是拼命保护,任其弄虚作假,严重助长了一些企业不正当的私欲,导致骗税、造假横行。一个如今已被广泛报道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潮阳市铜盂镇国税所一个专管员在镇上租赁一家酒店,让37家“三无”企业携带31台税控机入住,全部干着虚开增值税发票、骗取出口退税的勾当。该镇的书记、镇长竟不闻不问,任其发展,甚至还从中谋取好处。

    更加令人震惊的是,记者在潮阳采访,听不少人反映,真正使张桂溪等人走上骗税道路的,实际上是工商、税务、海关等某些部门的内部人员。很多人相信,实际上是这些部门内某些人员的教唆乃至内外勾结,才导致不少企业走上骗税道路。

    为了证明这一点,潮阳一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了这样一件事:他曾在一家全国颇有知名度的企业所在镇任职,据该企业老板称,从1993年,就有税务、海关等部门负责人多次教唆,劝其进行骗税活动,被其拒绝。

    政府开出的药方

    2001年3月底,中共广东省委调在深圳工作19年的原深圳市市委副书记李统书任汕头市委书记。这是一项颇为意味深长的任命。深圳和汕头同为经济特区,然而,深圳始终保持了惊人的发展速度,而汕头则在九十年代后期逐渐落伍。调原深圳市委副书记任职汕头,显然有借助深圳的经验,在汕头目前的关键时期发挥作用的考虑。

    果不其然,李统书上任一月之后,从4月25日至27日,即与汕头市市长李春洪一起,携市委、市政府、市直主要职能部门及各区县主要负责人共63人前往深圳考察。回来后很快提出向深圳学习的口号。

    在这位新任市委书记为汕头整治开出的药方中,名列第一位的并不是整治本身,而是“造就一支高素质的干部队伍”。

    这表明了一点,即在李统书看来,汕头目前信用的丧失并不能简单地归结为部分企业的不法行为,其根源还是在于吏治不清。吏治清明,各尽其责,职能规范了,企业自然会走健康之路,因为歪路和漏洞已经被堵死了。

    故而他将“清吏治”列为治本之策。

    在5月16日的汕头市委常委扩大会上,李统书公开承诺:“在汕头范围内,谁买官卖官,向我报告;我若买官卖官,向我的上级报告。请大家共同监督。”

    据称,此言震动了几乎所有与会者。

    5月24日,汕头查处了68名违纪的党员干部,其中有58人涉嫌偷税骗税、走私骗汇和制假贩假。

    除此以外,是改进政府职能,减少审批权,尽可能杜绝政府对企业的不正当干预,这是汕头学习深圳经验的一个重要方面。

    随后才是对不法企业的整治。与此同时,为扶持正当企业的发展,汕头市政府也接连推出了多项措施。就在记者采访期间,一项重大措施出台:一类工业用地的地价削减50%,即从34·6万元每亩削减为17·3万元。其他类用地也降价一半。降价幅度之大,实为空前。

    重建信用有多难

    对目前的汕头来说,它显然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困难。

    作为潮汕人的李嘉诚先生对汕头的捐赠额高达27亿元,但最近几年几乎没有到汕头投资过。因为1994年起,李嘉诚的公司曾参与了汕头海湾大桥、汕头集装箱码头、汕头三个电厂等重大项目的投资,但汕头某些部门对他的承诺没有兑现,因此对这里的信用程度一直有看法。

    而在汕头看来,财政的压力使他们的政府信用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90年代初开始,汕头为了改变基础设施落后的局面,利用多种途径筹集到大量资金,开展基础设施建设。一个统计数字是,汕头市在最近5年内投入基础设施市政建设的资金达240亿元,平均每年近50亿元。而该市2000年的财政收入也仅为38·3亿元。

    这些超前的建设固然使汕头的硬件环境在几年内有了大的飞跃,然而,也使政府背上了沉重的财政负担。

    另一个现实也严峻地摆在汕头面前。在这次整治中,相当一部分正当经营的企业,其年审、退税等问题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按照新任潮阳市市委书记李楚平的说法,众多企业因为身在汕头,身在潮阳,从而连正常的待遇都不能享受。这不仅严重影响了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部分企业还因此更产生了搬迁的念头。

    毫无疑问,这是这座城市近些年来不规范发展所必然要付出的种种代价。

    如今的汕头,几乎所有的人都相信,汕头必须重新在广东、在中国、在世界树立起它的新形象,重新建立起信誉,从政府到企业到个人。用官方的说法是,这是新世纪汕头的生命工程。

    只有这样,它才可能拥有未来。

    南方周末 2001年06月01日

相关新闻

庄礼祥说,汕头将通过澳门加强同欧盟合作

参考文献
相关专题

相关站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