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明敏——“台独教父”   
刘佳雁

    彭明敏于1923年8月15日生于台中县大甲镇,祖籍台湾省高雄县。彭氏家族是五代以前从福建迁到台湾的。从其祖父开始,彭氏家族就是台湾基督教长老教会的成员。彭明敏的父亲最初在台中县大甲镇行医达18年,并拥有了大量的田产(以当时计量约合40甲以上),此后才回到高雄。

    由于家境富有的缘故,彭明敏从小学到中学上的都是日式学校,这在当时是仅有少数台湾上层子弟才能享受的教育。1939年高雄中学肄业后,彭赴日本求学,先后就读于关西学院中学部和京都第三高等学校文科,1942年毕业后考入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政治科。彭明敏在日本读书期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盟军反攻阶段。1945年,因战争关系被迫肄业,当年为逃避日本的强制征兵,彭明敏前往长崎投靠在那里行医的长兄,途中遇上美军空袭,被炸断了左臂。战后,彭明敏于1946年返回台湾,进入台湾大学政治系学习,1948年夏毕业后留校任助教。1951年,彭获得“中华文化教育基金会”奖学金,赴加拿大麦吉尔(McGill)大学学习国际航空法,取得法学硕士学位。1953年7月,彭明敏转入法国巴黎大学,一年后取得法学博士学位。

    1954年夏,彭明敏返回台湾,随即被聘为台湾大学政治系副教授。1956年,彭又赴美国哈佛大学国际事务研究中心进行访问研究,回台后晋升为教授,时年34岁,成为台湾战后最年轻的教授。1961年8月,彭出任台湾大学政治系主任、公法研究所主任,彭也因此一跃而成国民党当局刻意栽培的少数“台籍精英”之一。作为岛内的国际法学权威,彭备受国民党当局重用,曾代表当局出席了分别于东京和美国西雅图举行的哈佛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会与“中(台)美文化合作会议”等国际性学术会议。1961年至1962年间,彭不仅获聘为“行政院国家发展科学委员会”讲座,而且还获国民党当局“遴选”,参加了专门讨论台湾教育、科学发展问题的第二次“阳明山会谈”,成为当时岛内年轻有为的“社会名流”。1961年,彭还以法律顾问身份成为台湾当局“驻联合国代表团”中唯一的台籍人士,备受瞩目。1960年和1962年,彭明敏先后获蒋介石两度接见。1963年,在国民党当局控制的“国际青商会中华民国总会”主导下,彭当选为台湾第一届“十大杰出青年”,成为台当局的“明日之星”。

    然而,由于从小受日式教育的熏陶和长老教会家庭的深刻影响,同时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彭明敏并没有如外界所揣测的那样,成为国民党当局刻意培养的“学术精英”、“明日政坛之星”,相反却变成了“台独”势力的同路人。

    1964年中秋节,彭明敏与其学生谢聪敏、魏廷朝共同起草了“台湾人自救运动宣言”,未及散发即被台湾当局逮捕,次年4月彭与魏廷朝各被判刑8年,谢聪敏则以撰稿人被判刑10年。由于彭的主张符合美国政府的“一中一台”政策,为寻求国民党之外新的代言人,彭明敏事件发生后,美国以所谓人权为借口进行干涉,在彭做了口头与书面“悔过”的前提下,国民党当局被迫于1965年11月给予彭特赦,免刑出狱,但台当局仍对其进行了日夜监视。1970年1月,在美国的精心策划下,彭明敏化妆逃出台湾,在瑞典寻求“政治庇护”,并曾担任瑞典斯德哥尔摩人类博物馆亚洲部门资深研究员。随后,台湾当局以涉嫌“内乱罪”为由,对其下达了“通缉令”。1970年9月,彭又以所谓“无国籍政治难民”身份进入美国,先后受聘于密歇根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资深学术研究员兼法学院访问教授、俄亥俄州赖特(Wright)大学客座教授。

    在美国期间,彭明敏彻底走上了与“台独”分子合流的道路。彭一到美国,就着手创立了“福摩萨研究所”。1972年,彭出任“台湾独立建国联盟世界本部”(简称“台独联盟”)主席,但不久便因其想法、做法与其他成员格格不入而分道扬镳。但是,彭并未因此放弃其“台独”理念,随后他又参与发起成立了“台美协会”,出任董事。1975年间,彭还巡回美国芝加哥、洛杉矶、休斯敦、华盛顿等城市,参加所谓“台湾人民众大会”,并担任主讲人。1979年,他又参与创立了“台湾建国联合阵线”,并率团游说美国国会及在美国众议院作证,要求美国政府制定“与台湾关系法”。但受当时整个中美关系大气候的影响,总体而言“台独”势力在海外华人圈中的影响有限。

    1982年,彭明敏参与发起成立了“台湾人公共事务会”(即FAPA),出任名誉会长,1986年当选会长。在其主持下,该组织积极从事游说美国国会的活动,企求国际势力压迫台当局解除“戒严”,实现民主化。但由于彭缺乏组织能力,加上财务困难,1988年被迫辞职。1989年3月,他另起炉灶宣布成立了“亚太民主协会”并自任理事长,宣称要“促进国际社会对台湾的正确认识,协助台湾国际地位正常化”。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岛内外政治局势发生了深刻变化。随着李登辉的上台,台湾当局采取纵容、放任“台独”势力的政策,海外“台独”势力纷纷返台,岛内“台独”势力也快速发展,“台独”思潮在岛内泛滥蔓延。1990年5月,台湾当局筹备召开“国是会议”,李登辉拟议邀请彭明敏出席,但因当时国民党内非主流派的强烈反对而未能实现,但在岛内外造成了一定的声势。1991年6月,台“最高检察署”正式宣布撤销了对彭的“通缉令”,从而为其返台从事“台独”活动扫清了障碍。1992年底台湾举行第二届“立法委员”选举前夕,彭觉得返台的时机已经成熟,遂于同年11月1日由美国经香港返回了台湾。当时,民进党视其为台湾的所谓“政治先知”,并组织了2000群众和200部宣传车前往机场接机。

    彭明敏返台前后,虽一再声称将“无意问鼎公职”,不涉足政治活动,但实际上自其返台之日始,便投入民进党“立委”候选人的助选活动。1994年3月,彭明敏纠集一帮跟随者成立了彭明敏文教基金会,积极扩充实力,并以此为阵地组织“台湾国际论坛”,宣扬“台湾主体意识”和“台湾命运共同体”观念。台当局确定“总统直接民选”后,彭明敏便开始筹划参选“总统”。为此,1995年2月彭突击加入民进党,以争取民进党支持其参选。同年3月20日,彭正式宣布参选,历经半年的党内初选,在基本教义派“台独”势力的声援与支持下,彭最终成为民进党“总统”候选人。然而,由于彭参选后坚持强烈的“台独”诉求,在次年3月的选举中彭只获得21%的得票数,创下民进党成立以来历次重大选举中的最低得票记录。选后,民进党内对选举结果进行了深刻检讨,激进的“台独”主张被认为是此次选举失利的主要原因之一。民进党随后开始了“转型”。出于对民进党“放弃台独理想”的不满,1996年4月9日,彭明敏从民进党出走成立了“建国会”,并自任会长。此后,以彭明敏为首的“建国会”与民进党内的基本教义派相互呼应,成为民进党“台独转型”的牵制力量。2000年“总统”选举中彭公开出面为彭明敏助选。同年5月,民进党上台后,彭明敏被聘为“总统府资政”,2001年再获续聘。

    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彭明敏因为在国民党一党统治时代,公开鼓吹“台独”而成为“台独”分子眼中的“英雄”。30多年来,彭一直坚持“台独”立场,并提出的一整套的“台独”谬论,因而被“台独”势力奉为“台独教父”,也被民进党内基本教义派尊为偶像。

    彭明敏的“台独”思想及其主张的核心是“一中一台”。这种主张集中反映在“台湾人自救运动宣言”和《台湾在国际法上的地位》等著作中。彭宣称:“‘一个中国,一个台湾’早已是铁一般的事实”,“日本统治台湾五十年,(台湾)完全跟中国断绝了”、“台湾就是台湾,中国就是中国。台湾非中国的一部分。”

    彭还是“台湾地位未定论”的鼓吹者,他认为,“自从1895年台湾割让给日本以后,直到现在并没有任何条约或任何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将台湾重新划归给中国。1943年开罗宣言和1945年波茨坦宣言……并无法律约束力”;“1951年日本与盟军所订和约和1952年日本与国民党所订和约,都仅规定日本放弃对台湾主权及其他一切权利,但这些条约并未曾指明日本放弃台湾以后,谁取得台湾主权”,“台湾及其台湾人民的国际地位必须重新确定”、“台湾地位不是中国内政问题”。

    “住民自决论”也是彭明敏“台独”的主要主张。彭宣称:“让我们台湾人决定我们自己的前途,台湾属于台湾人民”。为“住民自决论”寻找依据,彭还处心积虑地将两岸的中国人作一区隔,捏造出“命运共同体”观念,声称台湾人“同大陆中国人从来没有共同的历史”,“台湾住民几世纪来所经历的,是与中国人完全不同的体认,结果便发展出与中国人不同的性格和认同”,台湾的当务之急是“建立台湾命运共同体”。

    为因应岛内形势的变化,彭对其“台独”主张一度做出过某些修正,特别是1995年参选“总统”后,彭开始回避“住民自决”口号,转而声称“台湾事实上自1949年以后就没有受过其他国家的统治,台湾早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甚至说“维持现状,其实就是等于支持台独”等等。然而,这些所谓调整只是一种虚应故事的表演,其内心里的“台独”理念始终没有改变过。

    彭明敏与李登辉主政时期的台湾一些政坛重要人物有着朋友或师生关系。据彭自夸:“被捕的前一天还与李登辉在一起”,“在大学的时候,我和李登辉就是很熟的朋友,郭婉容(前政务委员)是我的亲戚,连战的结婚证书上介绍人是我,钱复(监察院长)的大学毕业论文,指导教授也是我”。而且,彭在民进党阵营也有许多学生如姚嘉文、张俊雄、李鸿禧等,其中李更成为陈水扁当政后的“国师”。彭与李登辉的关系超常密切也已是公开的秘密。彭在美国期间,李就曾派其亲信好友与彭联系,李登辉非常重视彭的建议,多年来,彭一直是李的“超级幕僚”,李登辉有关台湾是“独立主权国家”、“两岸分裂分治”、“总统直选”等主张大多来源于彭明敏的思想。由于长期以来坚定的“台独”信念,彭也一直是“台独”势力争取与支持的重要人物。彭明敏因与李鸿禧的特殊关系,而与陈水扁渊源较深,颇获陈的倚重。陈入主“总统府”后,立即聘彭为“资政”,彭也成为少数几个在府内专设有办公室的人。可以预见,彭的“台独”思想对民进党当局的决策特别是有关两岸关系政策将产生一定影响。

    (本文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

    中国网2002年4月9日


“北社”成立 陈水扁李登辉彭明敏同台出现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