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承包新法将提高农民收入

    现在,许多向中国销售产品的外国商人对“中国有13亿消费者”这一说法嗤之以鼻,他们认为他们的产品销售对象只是城镇居民。在很大程度上,中国数亿的农村人口并不是这些商人的目标,理由非常简单:这些人口无钱购买进口产品或合资公司制造的产品。

    多年来,农村人口的收入增长缓慢,但中国政府推出的新举措将在更大程度上保证农民对土地的承包经营权。从长期来看,这将大大增加农民的收入。这些改革措施具体体现在三月一日开始施行的《农村土地承包法》之中。

    这部法律保证了农民对土地的承包经营权30年不变,并限制了地方官员对农民所承包的土地面积进行变更的能力。尤其关键的是,《农村土地承包法》包含了以下一些条款:给予农民转让或出租土地的权利;保障农民阻止地方官员向他们施压、迫使他们放弃土地给房地产开发公司或农业公司的权利。

    这项特别的保护措施将激励农民增加对自己土地的投资,因此他们也将获得更高的回报。同时,农民拥有租用或出租土地的权利也将赋予土地以价值。南美洲的相关经验表明,这种作法能极大地刺激经济活动。

    秘鲁经济学家赫尔南多·德索托(Hernando de Soto)说:“一旦财产的界限得以确定,许多事情便会接踵而生。”德索托是倡导激活“死资本”(Dead Capital)观念的先驱,他倡导的方式是将所有权给予农民和“地下市场”的小型企业。德索托认为,这是中国向改革的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他说,秘鲁通过确保该国农民拥有130万块土地的权利,使这些农民的收入每年提高32亿美元。

    德索托同时指出,秘鲁从1990年代早期开始给予“地下市场”小生意(比如街头小贩)合法权利和保护。结果,在改革实施的前三年,秘鲁创造了50万个新的工作岗位,同时新增税收3亿美元。

    农村土地租赁市场的建立可能预示著更多土地被整合,并使中国走上一条与东亚其他经济体截然不同的发展道路。在中国的东亚近邻中,农用土地依然维持在小块儿的规模,农民则受到本国政府相关贸易和经济政策的有效补贴。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的中国农业问题专家斯科特·罗泽尔(Scott Rozelle)说:“未来几年中国发展的真正问题在于:以众多小型农村为主的农业经济能否利用租赁市场来扩张农场规模,并且增加农场的收入。”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台湾和韩国产生的经济奇迹究其根源则是土地改革。里昂证券新兴市场(CLSA Emerging Markets)的中国问题分析师安迪·罗思曼(Andy Rothman)认为,与上述国家及地区不同,中国农民不会得到土地的全部所有权,但农民可以将土地作为质押进行贷款。

    与此同时,中国宏观经济继续迅猛增长。今年前两个月,中国工业增加值较上年同期增长17.5%,固定投资额增长32.8%。今年一月及二月,出口额较上年同期增长32.8%至542.3亿美元,进口额猛增57.1%至548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2003年04月04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