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电讯破产故事如同安然

     这是一家快速发展、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公司,华尔街的宠儿;担任这家公司审计任务的是安达信;这家公司股东们的投资已基本血本无归,而董事长却在公司申请破产前兑现了大量股票……只是这次,这家公司的名字不叫安然,而叫环球电讯。

    快速成长不可一世

    环球电讯名义上以百慕大为基地,但实际上公司的“神经中枢”在美国洛杉矶。公司历史不长,1997年,擅长于资本市场运作的温尼克,向投资者筹得了200亿美元,旨在创立一个全球性的光纤电缆网络企业。

    经过短短5年的发展,通过一系列收购和兼并,公司从电信行业一个无名小卒,摇身变成“实力雄厚”的行业巨子。目前,环球电讯旗下的光纤电缆连接着美、欧、亚三大洲27个国家200多个城市。1999年5月,环球电讯股票每股达64.25美元,公司市值470亿美元。被《福布斯》赞誉为“以光的速度致富”。

    发展战略如出一辙

    和安然一样,环球电讯走的捷径也是大举提高财务杠杆比例、快速占领市场份额之路。安然试图建立一个用来交易宽带容量的市场,没能成功。而环球电讯试图通过直接向电话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以及大型跨国企业出售通信容量来获利,同样惨遭失败。环球电讯下注最大的“宽带未来”远没有所期望的那么美妙,部分海底电缆至今仍是无人问津的死货。

    环球电讯称,它的破产是由于财务状况上的问题,而非运营方面。而它所提到的财务状况问题就是指沉重的债务负担,其经营活动带来的收入已不足以抵偿这些债务。而安然也是因为沉重的债务负担和投资者的信心危机而陷入破产,并非是能源交易业务本身的缺陷。

    梦幻破灭危机难渡

    可以说,自从创办以来,环球电讯就从未真正实现过年度盈利。在过去五年的运营中,公司一共亏损了大约70亿美元。

    为了渡过难关,环球电讯曾想方设法实现重组。去年第三季度,公司宣布削减资本支出,裁员3200人,并出售部分海底网络和桌面交易系统。但在整个美国经济复苏乏力的大环境下,环球电讯苦日难渡。股民更是用脚投票,1月28日,公司因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未超过1美元,被纽约证券交易所停牌。在融资困难,无法偿还巨额债务的情况下,公司只能选择申请破产保护之路。

    公信无存私囊饱藏

    与安然一样,负责环球电讯审计的同样是安达信。2000年,环球电讯向安达信支付了230万美元的审计费用,而咨询等其它服务费用却高达1200万美元。

    安然董事长肯尼斯·莱在1998年10月到2001年11月期间,共抛售了180万股安然股票,获利1.01亿美元。环球电讯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温尼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去年开始,温尼克共抛售了所持的环球电讯公司股票约1000万股,获利7.3亿多美元。

    而其他投资人就远没有像温尼克这么幸运了。2000年3月份,环球电讯的股价还超过了60美元,现在仅为13.5美分。不到两年,公司400多亿美元的市值几乎蒸发殆尽。

    政治投资非同寻常

    更有意思的是,安然因投资华盛顿政治圈轰动整个美国,布什政府也受到了来自多方面的“死盯”。而环球电讯公司在这方面也丝毫不差,政治投资堪比安然。据《华盛顿邮报》披露,环球电讯1999年和2000年向共和党捐款20万美元,从而赢得了某些国会议员的回报:联邦通信委员会放松了对海底光缆线路的限制。老布什也曾以演讲费的名义笑纳了8万美元的股票,后来这笔股票涨到了数百万美元。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麦考利夫手中的10万美元环球电讯股票,共获得了上千万美元的巨额回报。此外,温尼克还向克林顿总统图书馆捐赠了100万美元。

    随着时间的推移,环球电讯的种种“暗箱作业”正在不断曝光。谁也无法预言,它是否会成为“安然第二”。 (黄文莉)

     上海证券报2002年02月07日


和黄欲接盘环球电讯
环球电讯申请破产保护 提供审计服务的是安达信
环球电讯破产抖出克林顿
安然破产丑闻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