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视点:短信诈骗何以席卷全国?

恭喜中奖、提供“六合彩特码”、出售廉价走私物品——近年来,我国不少手机用户曾被此类信息“骚扰”过。与此同时,各地公安机关也不断接到报案,称有人利用虚假手机短信和网络信息进行诈骗,金额动辄上万元,有的甚至几十万元、上百万元。

为什么诈骗犯屡屡得手,受害人屡屡中招?“新华视点”记者最近对此进行了调查。

广东一农民轻信中奖短信,三天被骗上百万元

2003年9月,山东济宁公务员杨某接到一来历不明的短信,被告知他的手机号中了大奖,杨某信以为真,按短信发送号码打过去,对方给了个银行账号,要求先寄去税费,然后是邮费。后来又说是中了更大的奖,税费、保险费和邮费也要增加,杨某一一照办。如此几番,杨某共寄去82840元后,对方再也联系不上,手机号拨打为空号。

还有更多听起来不可思议的诈骗案:广州市某工商局出纳为得到“六合彩特码”,将200万元公款汇给诈骗分子;广西某大学一教授,被一18岁女子以“有便宜汽车卖”为名,骗走22万元;广东省东莞市农民陈某轻信中奖短信,3天之内先后22次汇款,被骗走101万元……

厦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报案资料显示,仅在2003年1月至3月,就接到此类报案213起,被骗金额达140万元。上海市在2004年的前5个月内,有关此类案件的网上报案就达上千起!

福建安溪出现“家族式”犯罪团伙

厦门市公安局今年6月破获3起网络短信息诈骗案,3个犯罪团伙自2003年8月以来,以手机、网络等形式发送短信7000多万条,谎称可以提供六合彩开奖的特码,诈骗金额高达500多万元。

警方审查发现,3起案件的犯罪团伙成员都是来自福建省安溪县的农民。有的是母子联手,有的是兄弟联手,有的是姐弟联手,招募同乡入伙组成。40多个成员分8个点居住,每个团伙的成员吃住在一起,各有分工,各司其职。

随着诈骗团伙的出现,受害人像滚雪球一样爆炸式增长。厦门市公安局几乎天天接到受害人报案,少的一天2至3起,多的一天20至30起,范围几乎遍及全国各省区市,涉及社会各行各业、各个阶层。

福建省安溪县公安局副局长陈毅群介绍,他们抓获的196名犯罪嫌疑人主要集中在魁斗镇和长坑乡,中专以上文化程度的只有5人,绝大多数人只有小学文化。这些文化水平并不高的山区农民之所以能骗遍全国,主要是利用了受害人的人性弱点。

一些诈骗分子从网上下载电脑、电脑配件、手机、摄像机等商品的型号、价格等信息,然后将这些商品的市场价格打折约50%后,在其制作的网站和网页上发布、向其他商务网站上粘贴、直接向全国各地的个人电子邮箱发送。当有人被这些商品的低价诱惑、心有所动时,诈骗团伙的“业务员”就开始编造各种借口向其诈取钱财了。

诈骗分子有很多将受害人一步步套牢的办法。比如,先给受害人“打未接”,即打通后立刻挂断,等对方回电话。这不仅淡化了受害人被动接受的心理,还省了自己的电话费。免费给受害人寄“六合彩特码”光盘,光盘界面出现的“打击大陆外围设庄”等郑重说明,增加欺骗色彩;准确提供开奖的香港六合彩特奖号码,让受害人体会真实;一机两号的电话,让受害人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打到所谓香港六合彩总公司的电话,打来打去都是打到一个人的手机上……

神秘的“另类发明”——“土炮”

在厦门市公安局抓获的54名犯罪嫌疑人,已查明发出的虚假信息多达1亿多条。

这么少的人在短时间内是如何发出如此巨量的短信息?在福建安溪县公安局,记者见到了这样一个神秘的“另类发明”——手机短信“群发器”,俗称“土炮”:巴掌大的一块电路板,连个外壳也没有,生产厂家、生产日期更是无处可寻。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物件,却可以帮助不法分子昼夜不停地发送虚假短信。

安溪县公安局局长方贞群为记者作了现场演示:“土炮”一端接在电源上,另一端接在手机上,被启动后,它会按照程序自动识别正在使用的手机号码,然后将这个手机号的最后四位按照从0000到9999的顺序逐一拨打,将事先拟好的短信自动发到9999个手机号码上。

方贞群介绍,生产这样一个“土炮”,成本不过几十元,市面上“流通价格”也就200元至300元。可就是这样一个“非法”工具,至今也没能查清来源。安溪县公安局曾经破获一起非法倒卖“土炮”案件,可只查到广东一名叫“阿勇”的男子后,就再也查不下去了。

此外,一些诈骗分子还利用了电脑上的短信群发系统软件,用手机与电脑连接,上网后就可选定号段向某个地方的手机用户发送短信。平均每2至5秒发送一条,一台电脑最多可连接8部手机,一天可发几十万次。

如此大面积轮番轰炸,哪怕只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人上当受骗,也能给犯罪分子带来巨额“利润”。短信诈骗犯罪嫌疑人张新疆1个人就骗取汇款598笔,涉案金额170余万元。许多犯罪嫌疑人在被捕后,缴获的手机还响个不停,查封的账号还不停地有人往里面汇钱。

“低成本、高回报”,正是此类犯罪在全国迅速蔓延的原因。

受骗者:多沉默;骗人者:“隐身人”

事实上,能到公安机关报案的,只是受害人中极小的一部分。“我们最近破获的一起特大手机短信诈骗案中,已查明与犯罪嫌疑人有通话记录的受害人有2800人,但报案的只有15起。”厦门市公安局梧村派出所刑侦中队队长陈裕智说,许多受害人在警方打电话向他们核实情况时还不肯承认自己被骗。

福建安溪县警员陈福景,有一次按照犯罪嫌疑人通话的电话号码,一口气打了近百个电话,受害人都矢口否认。

为什么如此多的受害人选择了沉默?福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肖远鸿说,一是诈骗分子抛出的诱饵是超低价格的走私罚没物品、窃听器、监视器等国家违禁物品、赌博用的“六合彩特码”等,大多数受害人自知理亏,不敢报案;二是部分受害人有一定的身份和职务,怕丢名誉;三是有人有底案,怕牵连出来惹麻烦。

“多数受害人的不配合,客观上对诈骗犯起到了保护作用,也给警方破案增加了很大难度。”

在警方看来,短信诈骗案件的嫌疑人犹如“隐身人”:作案时大多使用无记名不挂失的手机卡,用假身份证或外来务工人员的身份证在银行开户,办理通存通兑储蓄卡。

他们不断变换上网地点,只与受骗人电话联系,跨地区流动作案,甲地发送信息,乙地联系、丙地取款。一旦受害人将款项存入指定账户,诈骗分子即从自动取款机将钱取走,数额较大的则通过转账后再取,且不断变换取款地点,形式复杂如洗钱。

警方一旦抓获诈骗嫌疑人,又面临取证之难。“不少银行网点和自动柜员机的录像资料只保存一个月,银行交易单倒是长期保留,可一笔汇款,要查到它的来源,需从省查起,依次查到地市、县区,再查到汇款人。有时账还没查清,一个月刑事拘留期早就到了。”福建省泉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陈宗庆说,取证难度大、认定案件较少、案值较低等,让这类犯罪行为不少达不到追诉标准,直接影响到打击效能。

酝酿实行手机卡销售“实名制”

在打击治理手机短信息诈骗犯罪专项行动的主战场——福建省泉州市,公安部门正在探索长效防控机制。一方面在全市范围内部署新入网手机用户实行实名登记制;另一方面,银行、邮政储蓄等部门,对个人账号开户实行身份证实名登记制。

但是,犯罪分子是流窜全国作案,在大部分城市未能对手机开户实行“实名制”的时候,仅泉州一地,无法控制犯罪分子异地买卡、继续实施犯罪的势头。

有专家介绍,韩国针对手机诈骗现象严重的问题,从2001年起,采取一户一网、机号一体的手机号码入网登记制,并且规定广告商在发布手机短信广告时,必须注明“广告”字样和发送者的单位、电话及手机号码。如果手机用户不愿意接收该信息,所产生的电话费将由广告发送者承担。为保护客户的隐私权,商家在每天晚9时至第二天上午8时之间不得发送短信广告。另外,韩国情报通信部还规定,对滥发垃圾短信者将处以最高8500美元的罚款。此后,短信诈骗案大为减少。

据了解,公安部已与信息产业、金融等部门协调沟通,酝酿在全国范围内实行手机卡销售实名登记制度,以遏制“垃圾信息”的泛滥蔓延。

公安重拳打击短信网络诈骗 40多天破获案件1400余起

自公安部6月1日开展“打击治理利用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犯罪专项行动”以来,到7月16日,全国共破获此类案件1404起。

记者从公安部了解到,各地公安机关以侦查破案为专项行动突破口,刑侦、经侦、治安、网监、行动技术等部门联同作战,通过深入调查摸排,采取打现行、串并案、破积案、追逃犯、挖团伙等方式,向利用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犯罪发起猛烈攻势,取得了良好效果。目前,已抓获犯罪嫌疑人448名,打掉犯罪团伙40个,收缴电脑70台、手机602部、手机卡657个、存折及银行卡884个。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说,除了对利用手机短信、网络诈骗犯罪行动进行严厉打击外,各公安机关还主动联系通信、金融部门,探索建立打击防范手机短信和网络诈骗犯罪活动的长效机制;积极与新闻媒体合作,揭露犯罪分子的骗人伎俩和不法行径,教育群众提高防骗意识。

这位负责人同时指出,尽管现在“电话号码中奖”的虚假短信已经很少出现,但是,兜售假证件、迷魂药、枪支、窃听器等短信依然不时出现,网上叫卖各类试题的情况时有发生,广东、福建等地提供“六合彩特码”等信息仍有市场,打击力度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我是这样一步一步被“套牢”的——一位受骗者的自述

福建省厦门市公安局思明分局梧村派出所今年破获了系列手机短信诈骗案。其中一位受害人陆续给犯罪团伙的人汇了13次款,受骗总金额高达45万元。是什么让他一次又一次相信了骗子的谎言,一步又一步深陷骗局不能自拔?这位受害人懊悔地讲述了自己受骗的全过程。

第一步:给点甜头,诱鱼入网

2004年5月初,我在上“六合彩”的网站时,看到有个消息说可以“中后付款”。我再仔细看注释,说是“香港六合彩管理局港台六合彩证券公司为了打击大陆外围庄家,挽回公司名誉,维护彩民利益,特推出六合彩精选光碟。”如有兴趣可与李先生联系。我立刻与此人联系,他说要将光盘寄给我,我就将我家的地址告诉他。5月10日,收到光盘后我很是高兴,迫不及待地插入电脑,才发现进入后每期还要密码。

第二步:设连环套,引鱼深入

我打电话问怎么得到密码。有人给了我另一个手机号,我打通电话后对方自称马主任,让我先汇800元的光盘费。我照办后,他又说他们是香港六合彩马会,要使用光盘就要交入会的会员费2880元。我又按那个户头汇了钱。他又说要通过光盘得到每期的特码还需要每期输入一个不同的密码,公司每次是以三期捆绑出售密码的,需要汇5400元密码费。汇完后,他告诉我只要钱到账,他马上就将三期密码以短信的方式发到我的手机上。让我等着。

但我一直没有收到密码。我又和马主任联系,对方称钱都到了,但5400元只是一期的密码费,还差两期的密码费才能将密码发过去。我信了他的话,又汇了10800元。汇完我马上和他联系,他又说密码给我也没用,我的电脑光盘没有开通国际网络,开通要付12000元。我马上又汇了钱过去。汇完他又说还要汇3万元的三期密码押金。我就开始有点不相信他了。他见我不相信,便给了我一个说是香港总公司曾总的电话,说可以打电话向他们老总询问。我打通这个电话后,好像是另外一个人接的,他说这3万元是一定要交的。我没办法只好汇了。

第三步:假装好心,变换花招

钱汇过去了,马主任主动给我打手机,又编了个理由要我再汇48800元给他。我当时手头已经没钱了,就四处筹钱。5月17日我又把钱汇给他。但等了几天仍未见密码。到了20日,马主任又给我打电话说是公司规定,要密码还得交每期14000元、三期共42000元的密码信息发送费。但到了6月1日,密码还没有发过来,我又给马主任打电话。他说给我密码前要先给香港总公司交12万元的担保,他可以帮我担保9万元,但我必须交3万元。我照办后,他又说公司出台新规定,他只能给我担保6万元,我还必须交3万元。我又打电话问曾总,也说是如此。我看已经投入这么多钱了,也就将信将疑地又汇了3万元。

第四步:出尔反尔,收网捕鱼

可马主任又说,香港总公司正在查他跟大陆彩民合伙搞六合彩的事,不让他担保了,让我将12万元担保金补齐。我就又汇了6万元。可第二天密码还没发过来,我又给他打电话。他告诉我公司又有了新规定,三期的密码不能同时发送,只能十五期同时发送。我已经交了三期的密码费还要补十二期的密码费。我当时反问他既然要补十二期的密码费,那十二期每期1万元的押金还要不要交。他说不用。我又打电话给曾总,他也说不用。我便又汇了每期5400元总共十二期64800元的密码费过去。10日,我又打电话给马主任,他说他到电脑里查了一下我前三期的押金都有交,按规定只能再补齐十二期的押金才能领到密码。我又四处筹钱,给他汇了12万元。11日下午我再打电话给马主任,知道他已经被厦门警方抓获了,我才明白被骗了。

真是后悔啊!我是走火入魔了。实际上,我自己开了一个做小家电和零配件的贸易公司,经济上并不困难。只是看别人买六合彩,心里有点痒。在网上看到有六合彩特码才特别高兴,心想特码百发百中,拿一个40倍的大奖,这辈子的钱都够花了。哪想到,不光公司的流动资金全被骗进去,还欠了几十万元的债。一夜暴富的美梦不能做呀!

“不贪心的人,想骗也骗不了”——一位诈骗犯罪嫌疑人的“告白”

一双细长的眼晴,看起来总有点睡不醒的样子,略显苍白的皮肤,让人感觉有点单薄——若不是在厦门市第一看守所见到易某,真让人难以相信,这样一个秀气的年轻人,居然是个疯狂从事网络诈骗犯罪活动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他诈骗了70多人,骗得人民币近50万元。

当记者问起他是用什么“诀窍”,让这么多的人上当受骗时,他只轻蔑地说了一句话:“受骗的人都有问题!不贪心的人,想骗也骗不了!”

易某走上网络诈骗道路,也是他自己一次受骗经历的结果。2003年9月,他上网浏览发现有网站出售窃听器材等违禁品,就马上联系购买,并汇去500元。后来发现上当了,气得当天晚上一夜没睡着觉。

“我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在生意场上混了这么久,居然也会被骗。”易某当时就认准窃听器材一定是冷门热销,立刻花钱请人制作一个主页,贴上出售窃听器材等虚假商品信息的广告。在被警方抓获时,他正在厦门湖光路的一家咖啡馆与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商务代表谈生意,要以2500元的价格让这家网络公司为其在网上发布商品“广告”,准备“大干一番”。

“我做窃听器材诈骗心里很有底,这是国家违禁品,对方被骗了也不敢告。再加上买窃听器材的不是目的不可告人,就是用来危害社会,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对于自己选择这样一桩“生意”,易某感到很是得意,“上套的对窃听器材感兴趣的最多,有的是做房地产生意要投标,想偷听标的;有的是私人老板要用来监控工人;有的是黑社会团伙老大想看小弟有没有出卖他;还有的是老公要看老婆是不是红杏出墙,老婆要看老公是不是养了‘小蜜’。”

“在网上,反正你想要什么样的东西,我都有,但实际上啥也没有。”他说他的窃听器材最贵“卖”到几万元,最便宜“卖”到1000元。“如果对方牛哄哄,好像很有钱,就狠宰他一刀,大家各取所需嘛!”

“有的人真是好骗,可他就不想想,要是真有六合彩特码什么的,那帮人自己早就去买了,还打电话卖光盘干什么,真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 (“新华视点”记者李薇薇、余瑛瑞)

新华网 2004年07月21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