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严禁官员赌博 公务员要发誓远离赌场(图)

近年来,全球各地的赌场呈蔓延之势。美国是全球博彩业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拉斯韦加斯赌城世界知名,每年吸引各地赌客不计其数。在西欧各主要国家,大型赌场也比比皆是。但很多国家和地区对包括博彩业在内的各类赌博市场管理很严,而且严禁国家公务员和政府官员参与赌博,政府官员更是休想动用公家的一分钱。

开赌场,为了赚外国人的钱

美国印第安博彩业管理委员会国会及公共事务处处长肖恩·彭尼奥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根据“国家博彩突击调查委员会”的调查,全美一年仅合法的赌金就有9000亿美元,每台老虎机年均“进账”10万至20万美元。

事实上,美国拉斯韦加斯的赌客,大多来自外国,尤其是亚洲国家。据报道,由于一些州对开设赌场的要求越来越高,很多业主选择了到加拿大与美国边境的城市开赌场,专门吸引赌客尤其是美加两国的亚裔赌客。欧洲一位赌场的负责人也直言不讳地说,他们要赚的是外国客人的钱,像亚洲游客尤其是中东国家的巨富,都是他们的“贵客”。

公务员要发誓“远离赌场”

欧洲有句俗话:“想发财别做公务员”。在德国,每个公务员在上岗前需签“廉政合约”,并在国旗下宣誓,严格遵守《公务员行为准则》,以“传统的普鲁士官员的道德标准”要求自己,做到廉洁奉公,公私分明。

为了预防和减少贪污受贿,德国对公务员接受礼品作出比较严格的规定。政府公职人员必须将15欧元以上的礼品与酬劳上报,收受现金更不允许。法国制定了《反腐败法》,如果哪位公务员敢越雷池一步,那么他不仅要被判1天到10年的有期徒刑,而且还会被罚得倾家荡产。不管是《公务员行为准则》还是《反腐败法》,都有详细的条文规定,公务员一律不准进赌场赌博,违者将受到公务员的最高处罚———开除公职。

肖恩·彭尼奥表示,他们监督和管理的400多个印第安赌场分布在美国28个州。肖恩向记者解释说,很多州都有自己的博彩业委员会,其职责是向本州赌场颁发执照,并进行行业监督和管理,在这种单位工作的人只能管理赌场,不能参赌。作为联邦机构,印第安博彩业管理委员会的成员不能到下辖赌场赌博。

审计、司法和财政联手惩治官员赌博

除了法律法规的约束,欧洲各国的职能部门还携手治赌。如德国各联邦州成立了反腐工作机构———腐败案件处理中心。它是检察院下属的一个部门,协同另一个独立机构———联邦审计署专案小组一起工作,必要时还请联邦警察署协助办案。查处官员赌博是它们的工作之一。

由司法部门、审计部门、财政部门等公务人员联合组成的监察协调部门,通过监视器探头,密切监视着赌场内的一举一动。比利时财政部门的官员每天都要在现场监督赌场的收入情况。赌场不能请客送礼,引诱人们前来赌博。荷兰的赌场中还设有监视录像系统,对那些下大赌注进行“豪赌”的人,赌场人员可以举报,以便司法人员调查这些赌客的收入来源。

比利时联邦赌博(管理)委员会主席莫尼克先生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与荷兰不同,比利时的赌场均为私人所开。因此,为避免这些赌场成为一些人的“洗钱”场所,所有赌场的持股人背景必须遵守“透明”原则,接受国家委员会的监督,一旦发现有违规嫌疑,立即立案调查。

欧洲反腐部门还建立了普通市民举报机制。为了保证举报人的利益,他们不仅对举报人的个人资料严格保密,而且实行500欧元以上不封顶的奖励措施。数以万计的电台、电视台及平面媒体,对官员赌博等腐败问题非常关注,经常为腐败案件处理中心及审计署等部门提供线索。

同时,欧洲各国还积极合作,开展“禁赌外交”,共同构建了防范、打击和引渡经济犯罪分子的机制,以“禁赌网”来有效地封堵“赌博网”。

公务员被列入“禁赌名单”

为了防止官员赌博,欧洲各国政府机构还在赌场、银行等场所设置了重重“关卡”。最主要的是身份检查。赌场的身份检查绝不比中情局的身份检查松,绝不容许公务员、未成年人入内。对于本国人,赌场采取高价会员制的方式加以限制,到这里来赌博的普通老百姓很少。

比利时明确禁止司法部门官员、警察、监狱管理人员进赌场。去年12月,比利时在国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4万人的禁赌名单,并将这一名单输入司法部门的电子管理系统进行监管。这4万人中,4000人是被视为具有病态赌博心理的“赌徒”,其他3.6万人则均为从未进过赌场的国家公务员,其中有3.2万名警察、2000名法官、1000名司法公证人和1000名司法执行人员。

莫尼克先生介绍说,比利时法律规定,任何人在进入比利时全国180个赌场时必须出示身份证,因此,这4万被禁者只要进入赌场,电子监管系统会在几秒内亮起“红灯”,告诉赌场管理人员,此人系赌场被禁人员,属劝阻之列。如果赌场不遵守这项规定,其经营执照就有被吊销的危险。而对那些不遵守禁令的国家公务员,则要视情况给予不同程度的惩罚,如停发一段时间的工资或彻底砸掉其公务员的“饭碗”。

莫尼克先生指出,设立这个名单的目的,除对那些病态赌徒进行劝阻外,更重要的就是保证那些在敏感部门工作的公务员远离赌场,维护其在工作中的廉正性。而且这个名单每周都更新,保证不会因人员的流动与变化而使名单“过时”,让一些不该进赌场的人钻空子。目前,比利时正与邻国荷兰、法国的赌场协商,共同监控那些被禁人员跨国赌博。

前不久,德国明斯特市的一位叫皮特的副市长,同几位好友进入赌场赌博。那天他虽然进行了精心打扮,戴上了墨镜,但是仍旧逃不过赌场的身份检查。第二天,赌场通过媒体曝光了此事。这位副市长只好主动请辞,同时还被剥夺了公务员的退休补贴。

资金去向监督相当有效

在谈到遏制贪污腐败的其他因素时,美国得克萨斯州道德委员会的罗伯特·曼纳斯先生说,美国多是信用卡和支票消费,顾客的消费情况都记录在案。政府官员如果犯案,执法人员对他们的资金去向一目了然。因此,这对政府官员也有震慑作用。

一旦发现官员在境外赌博,或以公款赌博,更将严惩不贷。欧洲国家对政府官员和公务员的管理很严格,甚至还规定官员出国所带资金的最高限额。普通公务员的收入是保密的,但政府高官需定期公布收入情况,接受财务审查,一旦发现有大额不明来源收入,有关部门可立即进行调查并冻结其资金,以防止其向国外或亲属转移资金;必要时有关部门还可联系出入境管理部门,将企图外逃的当事人截留。

审计部门对赌场资金去向的监管也是有效手段。每家博彩公司的计算机都连着审计部门的计算机,因此任何一笔交易都可以在第一时间被监测到。法国审计局一位官员说:“我们办公室的机器是整个法国最机密的,关于赌博的数据我们最清楚。”

“紧箍咒”还来自民众和媒体

除了政府的监督机制外,政府官员的“紧箍咒”还来自民众和媒体,即政府官员随时置于公众舆论的监督之下。

美国各级政府官员对媒体相当敬畏,即使没有把柄,也不敢怠慢。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市市长办公室社区联络部主任李吉女士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很多官员是靠选举上台的,如果名声不好,就可能失去选民。媒体的监督作用对预防官员贪污腐败发挥着重要作用。

另外,欧洲各国普通大众对官员赌博等腐败现象的界定标准非常严格。每次媒体一披露,就会引发一次舆论的批判。去年8月,德国下萨克森州的一位部长,在美国度假时借用公款“境外赌博”,受到严惩。此事被揭穿后,他不仅遭到了公众谴责,还“连累”上司,该政府部门被迫集体引咎辞职。民众认为,这是杜绝公款赌博的重要手段。

那么,美国的政府官员们又是如何看待赌博的呢?罗伯特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但可以说,绝大多数政府官员都会自律,不参与赌博。罗伯特表示,他从未进过赌场,一来他对赌博兴趣不足,二来担心一旦成瘾,容易出问题。莫尼克先生也说,对一般比利时人来说,进赌场赌博是件“不光彩的事情”。因此,在比利时实际存在某种程度上的“社会舆论控制”。

绝不能拿公家一分钱去赌博

据了解,上至国会,下至县市,美国政府官员操守规定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不得利用政府资金和财产进行赌博、娱乐或其他私人目的”。李吉说,美国政府官员,不管是联邦的还是地方的,绝不能拿公家一分钱去赌博。

现在,各州政府基本延续着众院道德委员会的政府官员操守准则。罗伯特说,他们监督的内容包括州长、议员的日常活动;游说集团的登记、报告和活动等。此外,政府的审计部门也不断地对各单位和个人的财政支出进行监督。李吉称,一方面,美国的政府支出都不是一个人说了算,官员不可能有贪污或挪用公款的机会。另一方面,政府支出都要接受司法部门的检查,保证支出的透明度。在市政府工作长达11年的李吉,至今每年都要申报个人收入状况。在她看来,利用公款赌博是天大的事,无论数量多少,都将面临法律制裁。坐牢不说,仅是名义上的损失就让人吃不消。在严格的管理制度和透明的监督机制面前,谁也不敢铤而走险,拿名义和地位做赌注。对于高层官员来讲更是如此,小小的经济问题就可能断送自己的仕途。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钟翔 本报驻比利时特派记者 姚立 本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青木

《环球时报》2005年01月19日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 @ china.org.cn 电话: 86-10-68326688